惊世皇者小说、惊世皇者小说无广告

酒客 都市情感 2020-11-20 14:05:26 0 0

惊世皇者

惊世皇者小说、惊世皇者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4-25 12:53

字数: 794,269

状态: 已完结 285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惊世皇者小说简介:世界著名的老中医叹息道:我如果有子进一半的医术,我就可以把死人给医活了!

胡三太爷苦笑道:在子进面前,我等只不过是区区一野仙!

教皇对着血族血皇哀求道:求求你,你让袁子进离开梵蒂冈吧,我可以把圣女送袁子进!

武松宗师跪在袁风面前讪笑道:求求你,你能不能把你的武术教给我?我可以把我女儿嫁给你!

阎罗王一脸惊恐的道:什么?袁子进来了?告诉黑白无常,关门拒客,无论是谁,一律不见!

袁风望着一众女无奈道:我只不过是想成仙,你们为何缠着我?啊——不要,不要脱衣服!

惊世皇者小说预览

第一章袁风耸耸肩,说道:“这病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她除了月事不正常之外,她的月事暗红,并且,还有白带。这病要是不抓紧治的话,身体难受是小,最后都有可能导致不孕。”

“而且,她气运过低,导致一些冤魂厉鬼跟着她,要是她在不小心的话,命不久矣。”

孟纤满脸通红,谢琳娜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袁风说的全对,她一脸古怪的看着孟纤,好奇的问道:“孟纤,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妇科病?”

“什么嘛,他是胡说的,一个疯子而已,还说什么鬼不鬼的,简直跟精神病差不了多少。”孟纤说道。

谢琳娜自然不会相信她的话,她一脸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你还会什么?”

“我会的东西多了,跟你说一天一夜也说不完,而且,跟你说了你也听不懂,完全是对牛弹琴。”袁风一脸高冷的说道。

“那有没有办法帮她治,你也清楚,她一个女孩子,自然不好意思去医院看这种病了。”谢琳娜问道。

“有啊,但我为什么要帮她治?我跟她又不熟,看她一脸母夜叉的样子,就算我帮她治好了,我也不会得到善因,只会得到恶果,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才没有兴趣呢。”袁风理所当然的说道。

“娜娜,你还真信他的话啊?”孟纤一脸吃惊的看着谢琳娜。

谢琳娜无奈点点头,孟纤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不相信他自然正常,但是她知道啊,她既然说了出来,那么他自然不可能吓唬她,肯定是真的。

“一对神经病,你跟这个神经病玩抓鬼吧,我去洗澡!”孟纤哼了一声,转身便往楼上走。

“别去洗澡!”谢琳娜的话刚说出来,她便见到孟纤已经消失在她面前。她转过头一脸谨慎的看着袁风,说道:“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总而言之,你不准上楼去。”

袁风撇撇嘴,说道:“你是不是还在认为我在偷看你洗澡?你错了,我之前说的都是真心话。”

“我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总而言之,你就是不准上去。”谢琳娜哼道。

袁风表示同意点点头。

谢琳娜也不走,就坐在沙发上瞪大眼睛看着他,一脸监视的摸样,袁风无奈摸了摸鼻子。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流水声不断传入袁风耳中,袁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忽然猛地站了起来。

“你干嘛?”谢琳娜一脸警惕的挡在他面前。

“那只厉鬼要动手害她了,我得去收了那个厉鬼!”袁风说道。

呵呵……

谢琳娜冷笑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我之前还真相信你了,你真是一个色狼,居然找这么烂的理由。”

袁风一阵气急,他抬头望去,眼中闪过一道金光,那只厉鬼已经把手放在孟纤的肩膀上了,身子已经将孟纤缠了起来。

“不好!”

袁风一声惊呼,一把掠过谢琳娜的身体,直接对上掠去。

谢琳娜一惊,急忙追了过去,“袁风,你个大色狼!”

袁风根本来不及跟她解释,手掌一推,房门支离破碎,紧接着,袁风身体一动,直接冲了进去,手结剑指,大声喝道:“孽畜,尔敢!”

“袁风,你疯了,孟纤会杀了你的。”谢琳娜跑了过来,一把捂住袁风的眼睛,同时她也将目光看了过去,见孟纤双眼紧闭,脸色苍白,静静躺在浴缸里面,在她肩膀上出现了一道青色的手印。

“这是?”谢琳娜颤抖的问道。

“鬼手印!”袁风说道,然后将谢琳娜的手拿了下来,将目光看向孟纤,她的皮肤真的很白,前凸后翘,充满了爆炸力,袁风看了一眼鼻子便流出血来。他也不浪费,将鼻子上的血擦掉,同时摸在剑指上。

“剑指符!”

袁风一声轻喝,剑指闪烁出金色的光芒,一道阳刚至极的剑气从他手指上散发出来,同时大声喝道:“孽畜,我念你修行不易,你敢伤人?”

“臭道士,不管你的事,识相的就滚,不然的话,我也让你魂飞魄散!”那厉鬼披头散发,身穿上海时期的服饰,脸色苍白,眼中闪烁着滔天般的怨气。

听了它的话,袁风冷笑一声,手指一甩,剑气放佛穿越了空间,直接出现在厉鬼的头顶,剑气直直将它罩隆在其中,然后袁风冷声说道:“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退还是不退?”

“不退,有胆你就杀了我!”那厉鬼咬牙说道。

“自找的!”袁风冷哼一声,手指一弯,剑气直直从厉鬼头上穿了过去,而那厉鬼则是惨叫一声,化作一团气体消失不见。

“恩?怎么了?”

就在厉鬼消失的时候,孟纤忽然呻吟一声,然后睁开眼睛,望着袁风与谢琳娜在她面前,她微微一笑,刚要打招呼,她放佛想起来什么似的,猛地尖叫了起来。

“啊……流氓!”

啪……

客厅内,孟纤与谢琳娜坐在沙发上,而袁风坐在地上,叶孟纤满脸怒气,而谢琳娜则是一直帮着袁风说好话,说他是因为除鬼才进去的。孟纤怎么可能会相信?她一脸怒火的说道:“你说他是因为除鬼才冲进去的,好,这句话我相信,但是他鼻子上的两道血痕是怎么回事?”

对此,袁风也是满脸尴尬,老脸通红,他也暗骂自己不争气,一眼就让自己流鼻血了,自己可是即将成仙的人,居然会对这红粉骷髅产生反应。

袁风现在极其狼狈,他左脸上有着一道红色手印,那是谢琳娜的,而右脸上也有一道手印,那是孟纤的。

“这个,这个是因为他除鬼的时候受伤了嘛。”谢琳娜底气不足的说道,望着袁风那一脸红印就是一阵不爽,这个混蛋,是不是故意的?

“娜娜,这次我看在你面子我就不找人收拾他了,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必须做出一些事情让我消气,不然的话,我就给他送进警察局!”孟纤哼道。

“袁风,快答应啊!”

“凭什么?我明明帮她除鬼了,你虽没看到,但是我看的清楚,那厉鬼怨气滔天,缠上她她准没好,甚至会死亡。我做了好事,你凭什么要让我跟她道歉?而且,不是我说你,你都交的什么朋友,她身为女儿身,却会被厉鬼缠上,我真为她惋惜。”袁风叹息道。

“袁子进!”谢琳娜眼睛要喷出火来,这个混蛋,自己帮他说话,他不但不领情,反而还反咬自己一口。

“干嘛?我说的没错啊,你干嘛要这么看我。她明明是女儿身,你可清楚,女人本属阴,鬼属阴,鬼来到她身旁不会得到什么,反而会被女人的阴邪之物所伤,哦,也就是月经,那只鬼冒着灰飞魄散的威胁来到她身边,她不是做了亏心事,就是对不起那只厉鬼。”袁风说道。

谢琳娜听袁风的话后,她将目光看向孟纤,虽没有说话,但眼神中却问着她怎么回事。

孟纤目光有些闪躲,说道:“娜娜,你别听他胡说,我哪里做了什么亏心事。我不管,他看了我的身子,你知道的,我的身子除了你之外,没有被其他人看过,现在被这个邋遢鬼看到了,我不会原谅他的,你稍等我马上报警。”

“报警是啥玩意?”袁风好奇的问道,这又是一个他不知道词语。

谢琳娜哪里有心思给他解释,她拉着孟纤的手撒娇道:“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谅他?”

“我之前说了,他给我道歉,并且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原谅他。”孟纤哼道。

“还编出什么鬼这个鬼话,你以为我会相信?”

袁风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这个女人招来厉鬼,不是她做了亏心事,就是对不起那只厉鬼,在不就是别人想整死她。不过,这些都跟他没有关系,他不想因为这个因,得到不善的果。

“袁风,你快点跟她道歉,好好答应她让她让你做的事情。”谢琳娜一脸焦急的说道。她见袁风无动于衷,她接着说道:“如果你不按照她说的办,我就不领你去皇家姑了。”

袁风无奈,站了起来,作揖道:“这位姑娘,刚才是在下错了,请你原谅。还有,我刚才的话绝无谎言,你仔细想想,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这个不用你管,你只需记住,你欠我一件事,到时我让你办的时候,你不准不同意。不过你放心,以你这个小剧组龙套,你也办不了什么事情。说不定你运气好,我会把你忘记了。”孟纤哼道。

闻言,谢琳娜松了一口气,接着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你消失了那么久,你怎么会突然来找我了?”

“开学了!”孟纤看着谢琳娜说道。

谢琳娜脸色一变,眼眸黯然了下来,开学了,就意味着她要上学,她上学就意味着她要看着柳倩和刘凯这对狗男女。

“开学就开学吧,我明天会上学的。”谢琳娜轻声道。 第二章孟纤将谢琳娜搂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并没有多说什么。

谢琳娜放佛找到依靠一般,趴在孟纤怀里大哭了起来。

“女人,真是复杂的生物,长空不骗我。”袁风嘀咕一声。

“你说什么?”谢琳娜猛地怒视着袁风。

袁风急忙摇头,“没有,我只是说今天天气真好!”袁风真怕谢琳娜会突然不带他去皇家姑了,魏商夫人虽然以死,但是他相信,肯定有他后人存在这个世界,他只要照顾好他的长空后人就好。

“话说,你怎么找到这个一个邋遢男人,并且还把他带回家?”孟纤疑惑的问道。

“这个女人真不讨人喜欢!”袁风心里哼哼一声。

“这个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以后有机会在与你说,你跟我上楼,我今天买了一些衣服,给你看看怎么样。”谢琳娜说道。

孟纤点点头,她不愿意跟袁风待在一起。

“哦,对了,你自己老实在楼下待着,如果无聊就看电视。诺,这个是遥控器,这个是调台,到时你自己研究。”谢琳娜交代好,见袁风乖巧点头,她这才放心带着孟纤上楼。

“娜娜,你接下来怎么办?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难不成你就这么让她们逍遥,不断吞噬你父亲一生的心血?”谢琳娜闺房中,孟纤脸色郑重的对她说道。

“当然不是,先让她们逍遥几天,我会让她们付出代价的。”谢琳娜满脸怨恨。

孟纤点点头,说道:“这么做就对了,你放心,我绝对站在你这边的,只要你能用上我的,你尽管开口。”

“谢谢你,纤纤!”谢琳娜感动道。

两人相拥无语!

“孽畜,本座在此你还敢出来,难道你真以为本座不敢让你魂飞魄散不成?”

“你在看哪?本座在这里!”

“说话,本座就站在你面前。”

“好,既然如此,那么就别怪本座无情了。”

轰……

一声巨响,谢琳娜脸色一变,猛地站了起来,从房间跑了出去,站在楼上向下看的时候,她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挂在墙上的电视已经消失不见,与而代之的是一个大坑,电视机的碎片在地上静静躺着,一丝丝黑烟从电视机的碎片散发出来。

“哼,真以为本座不敢动手不成?”袁风冷哼道,他手握淡红色长剑,剑尖上吐着剑芒。

“袁子进……”

谢琳娜眼睛都快喷出火来,这可是她的七十二寸液晶电视啊,居然就被他这么毁了。

“你不用怕,厉鬼已经没有我打的魂飞魄散了。”袁风说道。

“娜娜,你带回来的不是神经病吧?”孟纤一脸古怪的说道。

“王八蛋!”谢琳娜对着袁风大吼一声,一脸心疼的跑到墙边,手拿着电视机碎片,欲哭无泪,自己干嘛那么欠让他看电视,要是不让他看不就好了,现在倒好,他把电视给毁了。

“你给我过来!”谢琳娜怒气冲冲的喝道。

袁风乖乖走到她身边,谢琳娜一把拉住他的手,然后便把他往书房带,然后随意将他甩了进去,怒声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待在这个房间,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准走出这个房间,还有,房间里面有书,你自己看,不懂的问题自己悟,总而言之,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准出来这个房间,不然的话,我就不带你去皇家姑了。”

“哦!”袁风点点头。

恩?

谢琳娜一脸古怪,气也消了不少,他居然这么听话?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不过,只要袁风不出来,她的别墅就安全了很多,要是在让他看到什么,他都得给毁了。谢琳娜将她今天给袁风买的衣服拿了过来,随手扔了过去,说道:“自己换上,明天跟我去学校。”

“学校是学堂吗?”

“没错!”

“太好了!”袁风高兴了,他知道自己与现在这个世界已经严重脱轨了,学堂是最能学到东西的地方。

“纤纤,我们回去。”

“喂,等一下!”

“你又怎么了?”

“我想吃米线!”

……

翌日,谢琳娜与孟纤早早起床,她们买了包子,然后把袁风给放了出来,当袁风出来的刹那,她们的眼睛顿时一亮。

袁风换身衣服让他整个人都有了变化,他上身穿着白色衬衫,下身淡白色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布鞋,身上的气质宛如邻家男孩一般,不但如此,他身上还有一股缥缈的气质。

“过来吃饭!”谢琳娜勾勾手,袁风乖乖走了过去,见桌子上是包子,他顿时胃口打动,在商周时期,包子这个东西可是很少见的。

吃完饭后,他们三人便出了别墅,孟纤是自己开车来的,她们走到车旁,谢琳娜刚要坐上去,忽然想起袁风粗暴上车的手段,她急忙打开后车门,然后不由分说将其塞了进去。

“娜娜,你什么时候会这么伺候人了。”孟纤调侃道。

谢琳娜翻了翻白眼,心里暗道:“要不是你的车,我才懒得管呢。”

“开车!”

孟纤嘿嘿一笑,一脚油门踩下,车子宛如利箭一般冲了出去,一路疾驰,红灯闯了一个又一个。在开车的时候,孟纤不断看倒车镜,见袁风一脸平静,她心里好奇了起来,之前谢琳娜的种种都代表这个男人的不凡。她问了很多便袁风是怎么来的,但每次都被谢琳娜给含糊过去,对此,她内心对袁风更加好奇了起来。

没有多久,他们便来到一间名为华夏金融大学。

孟纤将车停好后,她们这才把袁风拉了出来,这间学校很大,她们带着袁风走了很久才走进一间教室。袁风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跟在她们身后。谢琳娜见这一幕暗暗称奇。

她们把袁风放在自己身边坐了下来,然后拿出化妆品开始补妆。

学生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当一男一女出现的时候,谢琳娜与孟纤同时将目光抬了起来,袁风好奇的望了过去,见是商场的那两个人,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刘凯也看到了袁风,他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带着柳倩走到一旁靠窗户坐了下来。

没用上多久,教授走了进来,上的金融课,袁风听的一阵迷糊,心境烦躁了起来,猛地站了起来,当着教授的面对外走去。

“站住,你干嘛去?”金老知道自己讲的东西枯燥无味,他允许学生在自己的课上睡觉,也允许玩手机,但就不允许逃课。如今居然有一个学生当着自己的面要出去,这怎么能让他忍的了?

“你讲的东西太枯燥了,我要出去透透气,不然的话,我会憋死的。”袁风一脸认真的说道。

反观金老则是越听脸色越难看,手掌一拍教案,怒声喝道:“你以为这是你家不成?你想听就听,不想听就不听?我今天就不信治不了你这个毛头小子,你立刻,马上给我坐回去。”

“我不……”袁风说道。

什么?

金老只感觉自己的听觉退化了,居然有学生当面不听自己的话,而且说的还那么大义凛然,毫无惧色,要知道,校长都可是自己的亲女婿。

哈哈……

一些学生全部都大笑了起来,一脸佩服的看着袁风,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不对劲,这小子他们怎么没有见过。

“你信不信我立刻开除你的学籍?”金老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大声怒吼着。

“你说的啥意思?”袁风一脸不解的问道。

“你……”金老被气的只捂胸口,忽然一口气没有上来,眼睛上翻,昏厥了过去。

“呀,金教授晕了……”

“被那个小子气晕了……”

“这可怎么办啊……”

“废话,打120啊……”

“120号码是多少啊?”

“回家问你妈去……”

听着周围议论声,袁风大吃一惊,急忙跑了过去将金老给扶了起来,然后双手不停的在他后背搓着,至少他的行为在其他的学生眼中是这样的。没有多久,金老清醒了过来,入眼正是袁风可恨的脸庞。

“老头,你说你心脏不好干嘛生那么大的气吗,你讲的东西是难听啊。好了,我不跟你计较了,我现在出去透透气,你接着上课吧。”说完,他不等金老回话,直接走出了教室。

“你……你……”金老手指着远去的袁风喘着粗气。

“娜娜,你就告诉我他到底是谁呗?”孟纤一脸好奇的望着走向操场的袁风。

谢琳娜无奈摇摇头,这种上课气教授的事情估计也就他能干出来,并且还气的那么理直气壮!

“到时候你自己问他!”

孟纤撇撇嘴,到也不去问了,只是她那漂亮的眼睛里,一直闪烁着好奇之色。

“教授,我们接下来干嘛?”其中一个学生弱弱的问道。

金老哼了一声,然后一拍教案,喝道:“上自习,我就不信,我还整不了一个学生了。”说完,他抱着资料跑了教室,对着校长室跑了过去。

对此,袁风自然不知,他此时满脸迷茫望着周围,他迷路了。他本想出来透透气,没打算走远的,但怎料他的脚步停不下来了,当他能控制的时候,他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第三章“这是什么学堂,路干嘛设计的那么复杂!”袁风一脸不满的说道。

没有多久,袁风就看到了一位穿着极其保守的女子缓缓对他走来,那个女子身上穿着长领的白色衬衫,外面套着一个黑色马甲,下身穿着黑色长裤,脚上蹬着一双黑色大皮靴。面容到时普通,脸上戴着一个又宽又大的眼镜,整个人都显着土里土气。

不过,袁风就喜欢这种穿着的,这种穿着才是妇道人家该有的服饰,不像谢琳娜跟孟纤那样,宛如是狐狸精的打扮。

袁风走了上前,轻声问道:“这位姑娘,请问你知道……”

庄孤兰一怔,一脸好奇的望着眼前的青年,等着他下一段话,但她见袁风吭哧半天也没有说出来话,她有些无趣的摇摇头,错过袁风的身旁,对前走去。

“狐狸精她们的教室叫什么来着?”袁风一脸苦恼,这下子好了,回不去了,也不知道她们在的地方叫什么名字,接下来自己可怎么回家?

他望着远处的庄孤兰,他张了张嘴,最终说道:“姑娘,我见乌黑盖顶,你最近是不是碰到了鬼怪的事情。”

这不是他胡乱说的,他的确看出来了。之前他见这里的人都不相信世界上有鬼,他便把这些鬼怪的话放在心底,但此时他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他无奈,就把庄孤兰身后跟着的鬼怪说了出来。

袁风本以为庄孤兰会对他嘲讽说几句,但他没有想到庄孤兰的身体一颤,一脸不可思议的转过身来。见这一幕,袁风心中一喜,有种找到同类人的感觉。

“姑娘,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如何?你放心,我帮你除鬼后,我不问你要钱财,我只需你帮助找到狐狸精她们就行。”

庄孤兰一怔,旋即眼中闪过一丝古怪,她最近的确遇到古怪的事情了,每当夜晚的时候,她总能听到孩童的哭啼声,她刚开始不放在心上,但随着时间长久了,她就发现自己的睡眠越来越不足,每天睡十二个小时还觉得困呢。

她原本打算找个道士或者和尚看一看,但没有想到今天自己出门遇贵人,一位看着年龄不大的小子居然一眼就看出来她身上的问题。她不是没有考虑过对方为了她的姿色来的,但一想到自己的装扮,她就把这个可笑的想法给驱散掉,什么样的男人会喜欢自己这种土里土气的女人?

“好!”庄孤兰的话不多,开口只说了一个字,然后便走到袁风身边,示意他跟自己来。

袁风有求与人,他默默跟上,袁风没有记清路,他只知道他们走的路全部都树,左右全部都是树。当他们走到一座假山的附近的时候,庄孤兰这才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袁风不解的问道。

庄孤兰深吸一口气,说道:“你能不能把你看出来的东西跟我说说?”

“好啊,你现在气运极低,身后有着一个鬼婴跟着,不过,看它的样子应该不是害你,而是想给你报恩。不过,你本属阴,鬼也属阴,你的阴可伤鬼,鬼的阴也可伤人,如果你俩长时间在一起的话,不但你会丧命,就连那个鬼婴也会魂飞魄散。”

“鬼婴?”庄孤兰满脸疑惑,然后低头沉思了下来,不久,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讶,紧接着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袁风。

“你是道士?”庄孤兰好奇的问道。

袁风一愣,不解的问道:“道士是什么玩意?我是驱龙师,不是道士!”

“驱龙师?”庄孤兰满脸疑惑。

袁风点点头,说道:“如果你在让这个小鬼跟着你的话,你在来月事的时候,便是鬼婴魂飞魄散的时候。”顿了顿,袁风猛地看向庄孤兰身后,眼睛一瞪,喝道:“你瞅啥,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庄孤兰身体一颤,神情黯然了下来,喃喃道:“早知道这样就让她打胎了。”

袁风听不懂她说什么东西,他见庄孤兰泪光闪烁,他有些不耐烦了,说道:“你到底要不要我帮忙?我帮助你之后,你只要给我送到狐狸精身边就行。”

“暂时不用了,至于你说的狐狸精是谁?”庄孤兰轻声说道。

“我也不知道是谁,哦,对了,她叫谢琳娜。”袁风说道。

闻言,庄孤兰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接着说道:“你居然认识她,你放心好了,我马上带你过去。”

袁风顿时高兴了起来,这下子自己能回去了。

庄孤兰看的疑惑,不解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高兴,但既然答应人家的事情,她自然要做到,这是她的做人原则。

两人刚刚离开假山,一群人蹲在假山附近,每人手里都拿着烟卷,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面露轻佻之色。当他们看到袁风两人出来后,他们同时站了起来,极其潇洒的将烟卷弹飞。然后就有一个年龄较大的青年从他们后来走了出来。

他长的还算比较英俊,满头黄发,耳朵上插着不下十个耳环。他一脸嚣张的走到袁风两人面前,在袁风诧异的目光下,一把将庄孤兰的黑发抓住。

啊……

庄孤兰惊叫一声,但却没有挣扎,目露不屈之色看他,“马力,你现在得逞了,孩子被你打下去了。”

“臭娘们,要不是你,老子会花那么多钱吗?”说着,他一脚便是踹在了庄孤兰的腹部,庄孤兰倒退两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的脸上没有露出痛苦之色,反而充满了不屈。

“庄孤兰,老子今天心情不爽,徐爽那骚娘们现在一阵缠着我,你说怎么办吧?”马力气哼哼的说道。

“她为你怀过孕,你就应该一辈子对她好。”庄孤兰倔强的说道。

“你他妈是我的克星啊?现在还气我?草!”马力骂道,“你他妈不知道我只是跟她玩玩,还一辈子对她好,你俩是不是都活在梦里呢?”

“这么说你要抛弃她了是吗?”庄孤兰反问道。

马力回头看了他身后的兄弟一眼,然后脸上露出轻佻的笑容,笑吟吟道:“也不是啊,只要你陪我睡一觉,我就不抛弃她,反而会对她好。”

“哈哈……”在他身后的一群混混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庄孤兰脸色难看,说道:“你只要敢抛弃她,我就让你一辈子都在牢里待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事情。”

“就算你知道又如何?”马力不屑道。

“马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以我的能力,我想要找出你犯罪的证据简直轻而易举。”庄孤兰冷笑一声。

“草,你他妈威胁我?”马力一巴掌甩了过去,庄孤兰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手掌印。

“就算是吧!”庄孤兰淡淡的说道。

“好,你有种,今天我放了你,我们走!”马力看了袁风一眼,然后哼道,接着带着一群人嘻嘻哈哈离开了。

在他们走后,庄孤兰眼圈通红了起来,蹲在地上嘤嘤哭泣了起来。

袁风从头看到尾,他也不知道谁对谁错,他蹲在庄孤兰身边,拿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说道:“别哭了,他们因果缠身,怕是命不久矣。”

庄孤兰一把推开袁风,对着她怒声喝道:“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就看着一个女人在你面前挨打?滚,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袁风一怔,一脸古怪看着她,“你我又不熟,我为什么要帮你?”

庄孤兰一滞,的确啊,他们两个只是有一面之缘,他的确没有义务帮助自己,但一想到作为一个男子汉见一个女人被流氓打,他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她就更加讨厌。

庄孤兰站了起来,一把接过他手里的纸巾,然后说道:“快走,我马上领你去找谢琳娜,然后你就离我远点。”

袁风无奈摸了摸鼻子,心里同时疑惑了起来,难道刚才我应该出手吗?可我要出手的话,我就要沾因果,我即将成仙,沾因果对我成仙的道路有阻碍。可为何在看到一个男人打女人,我心里不舒服?

袁风满脸迷茫,眼神空洞,庄孤兰的事情让他对自己走的道路产生了疑惑。仙道一途,充满坎坷,稍有不慎数载修为毁于一旦。

但是他却忘记了,他实际也成仙,只是为了心中的一道执念没有飞升仙界,如此畏首畏尾,他一生都成不了仙,唯有道法自然,心里怎么想自己就怎么做,这样成仙的道路才会更加通顺。

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转眼就到了中午,庄孤兰带他走进食堂里面。果然,在食堂里面看到了谢琳娜与孟纤坐在一起,在她们身边坐着数个青年,每个青年都是手捧鲜花,一脸献媚的样子。

“好了,你的人找到了,没什么事不要来找我!”庄孤兰冷声说道,然后便将袁风舍弃,对外走去。

袁风苦笑一声,对着谢琳娜与孟纤两人走了过去,从一群青年当中挤了过去。 第四章“草,你丫的谁啊?知不知道要排号?”

一群人顿时怒视着他。

袁风也不去管他们什么想法,他直接坐到谢琳娜身边,然后把正在吃着的饭抢了过来,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这小子死定了,谢琳娜的脾气可不好!”每个人心里都响起了这么一段话,但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跌破了眼镜。

“你要死啊,你要吃饭不会自己去打!”谢琳娜嗔道。

“纳尼?”所有人心碎了一地,但他们心里还有希望,坐在她身边的孟纤更不是好惹的,她的外号可是带刺的玫瑰,意思就是,接近她就要付出惨烈的代价。但是孟纤接下来的行为更是让他们的心哇凉哇凉的。

“邋遢鬼,你想吃饭你吃我的好不好,你只要把你身上的事情告诉我就好。”

他们望着孟纤撒娇的样子他们已经破碎的心顿时变成了凉汤!

“不好,我不喜欢你,滚蛋!”袁风高冷的说道。

“我们跟他拼了!”其中一人忍不住了,怒吼一声,纷纷将手里的玫瑰对着袁风砸了过去。显然,袁风的装逼行为让他们忍无可忍了。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大吃一惊,只见袁风手臂一仰,数朵玫瑰自动飞到他手中,然后他的双手一搓,数朵玫瑰何为一体,变成一朵成人手臂大小的玫瑰。

“给你了!”袁风随意将玫瑰仍在谢琳娜面前,也不管她要不要,然后开始埋头吃饭。他发现,这个时代的食物比他的时代好吃太多了,无论是米线,还是食堂里面的饭菜,他都非常喜爱。

谢琳娜笑眯眯接过,然后一脸笑容的问道:“刚才自己出去的感觉怎么样?”

闻言,袁风手上的动作一顿,满脸迷茫,喃喃道:“我好像走错路了。”

“为何这么说?”谢琳娜见袁风面露迷茫,宛如孩子,她一脸心疼的问道。

“因为……”袁风刚要说话,见谢琳娜一脸心疼的样子,他猛地清醒过来,用力甩甩头,然后不屑的说道:“关你什么事?”

“袁子进……”谢琳娜的情绪顿时被袁风的一句话一扫而空,一脸怒视着他,这个王八蛋,难道是专门来气自己的吗?

孟纤看的疑惑,谢琳娜什么时候对一个男人这么好,而这个男人居然还不领情,要知道,追谢琳娜的人都可以从滨海派到京城的啊。

“我想回家!”袁风忽然一脸疲倦的说道。

谢琳娜警惕的看着他,见他表情是真的,她心里一疼,他刚才发生了什么?

“好,咱回家!”谢琳娜说道,然后拉着袁风的手对外走去。

“他们同居了?”一群站在一旁看戏的学生脑海中宛如响起了一道雷鸣,头脑一片空白,直到袁风与谢琳娜以及孟纤三人消失他们才回过神来。

“速查,那个小子是谁!”

“不行的话去请计算器天才庄孤兰帮我们查那个小子是谁!”

……

袁风一回到别墅,他直接冲进了书房,然后重重将门关上,无论谢琳娜怎么叫都不出来。谢琳娜满脸担忧,对着孟纤说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不会出事啊?”

“怎么?小妮子动春心了?”孟纤调侃道。

“滚蛋,我只是把他当做哥哥,对,就是哥哥!”谢琳娜底气不足的说道。

孟纤无力拍拍额头,但心里对袁风更加好奇了,这个邋遢鬼居然能让谢琳娜动春心,他绝对不是表面那么简单的。

此时袁风心魔不断闪现,脑海中不断闪烁着那个叫做马力动手打庄孤兰的情景,与此同时,庄孤兰的声音不断在他耳中重复。

“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就看着一个女人在你面前挨打?滚,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快走,我马上领你去找谢琳娜,然后你就离我远点。”

“好了,你的人找到了,没什么事不要来找我!”

“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就看着一个女人在你面前挨打?滚,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就看着一个女人在你面前挨打?滚,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就看着一个女人在你面前挨打?滚,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啊……!”忽然袁风怒吼一声,身上剑气闪烁,眼眸赤红。

“他怎么了?”谢琳娜满脸担忧,跑了过去,不停的敲着房门,“袁风,你怎么了?出来跟我说说!”

“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就看着一个女人在你面前挨打?滚,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我凭什么帮你?我跟你又不熟!”袁风怒吼着,一拳猛地砸在玻璃上,顿时玻璃支离破碎。

“你就是一个胆小鬼,你还妄想成仙?连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你都没有去做,你居然还有成仙的大宏愿?死去吧,找你的长空兄去吧,哈哈……”

忽然一道阴冷至极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个声音袁风极其熟悉,正是三千年魔龙的声音。

“你闭嘴,我做什么你管不到!”袁风怒吼着,身上的剑意闪烁,七月份炎热的天气忽然阴沉了下来,紧接着,一滴滴雨点从天空掉落下来。

“我是管不到,但我喜欢看你这么窝囊啊。”魔龙狂笑道:“你的仙道缥缈不定,你成不了仙了,哈哈……”

“不可能,我的仙根稳定,体内力量全部转变仙法,我只差一步就成仙了。”袁风大吼着,身上出现了一丝丝魔气。

“你仙根稳定又如何?仙道一途,不是力量,而是心境,你连你自己想做的事情都不敢做,你如何成仙?你惧怕因果,你不敢动手,不敢帮助那个女娃,说到底,你没有成仙的资格,你抬头看看,是不是满天神佛都在嘲笑你?”魔龙哈哈大笑道。

袁风抬头望去,天空上有着无数身影正在用嘲讽的目光看着他。他内心一怒,脚掌一跺,身体直接出现在天空,手掌一翻,一把淡红色长剑出现在他手中。紧接着,手臂一仰,长剑闪烁,天空中出现无数把长剑,然后袁风对着上空一指,无数把长剑对着射去。

咔嚓……

一道雷霆闪烁,紧接着便见到一道紫色雷霆从天而降,将他数把长剑尽数扫灭,与此同时,天空无数个人影也缓缓消失不见。

袁风身体一动,身体从新出现在书房里面,眼中的赤红逐渐消退。

“多谢你!”

“你谢我什么?”魔龙声音阴冷。

“多谢你让我知道了成仙的道路!”

“什么道路?”

“你说的没错,我不敢动手是因为我惧怕因果,但就在刚刚,我忽然想通了,因果有好有坏,如果我解决了恶因,我会得到善果,如果我解决了善因,得到的是恶果。庄孤兰的事情错不在她,而是那群流氓,我只要帮助她解决事情,我不但能解决掉我的心魔,还能得到善果,何乐不为的事情,我为何不去做?”

“哼,算你说对了一半,道法自然!”这句话出现后,魔龙的声音就在也没有响过。

袁风低头沉思了一下,随即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多谢!”

袁风忽然想通了,道法自然,不必畏畏缩缩,我只需按照我心里的想法去做,无论对与错,都留给天道自己去判断,我只需做好我在凡间最后的日子就好了。

想通了这点,袁风身上的气质忽然一变,原本还有缥缈的气息,现在就跟凡人一模一样,扔在人群里都找不出来的那种。

这个状态用道家形容就是返璞归真!

袁风从房门里面走了出来,见谢琳娜满脸担忧,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我没事了!”

“你刚才发生了什么?吓死我了!”

“我只是有一件事情没有想通!”袁风说完,然后将目光看向孟纤,一脸疑惑的说道:“她为什么还在这里?”

一句话差点把孟纤鼻子都气歪了,这是她闺蜜的家,自己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反倒是你,你只不过是她收留的人,我还没有问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反而来问我了。

“你们聊,我去洗澡!”孟纤气呼呼的说道。

“别……”谢琳娜还没有说话孟纤就已经消失在她面前,谢琳娜一脸警惕的看着袁风,语气冰冷的说道:“这次我不管你有什么借口,你就是不准上楼去!”

“还有,就算这个房间里鬼,有妖,有僵尸也不用你管,你老实给我在楼下待着!”

闻言,袁风满脸尴尬,前两次都是事出有因,他见谢琳娜那么紧张,他无奈摸了摸鼻子,坐在了地上,双眼微闭,令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见他似乎真的老实了,谢琳娜渐渐放松了警惕,靠在沙发上,把手机拿了出来,然后当着袁风的面玩起了手机游戏。

“你这是啥?”袁风一脸好奇凑到谢琳娜身边,将头伸了过去。

谢琳娜得意一笑,说道:“这叫做手机,在你们的时代是没有的。你别看这个东西小,它能了解天下一切事情。”

“真的这么神奇?”袁风一把将手机抢了过去,一脸好奇的打量着。

惊世皇者小说预览

袁风耸耸肩,说道:“这病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她除了月事不正常之外,她的月事暗红,并且,还有白带。这病要是不抓紧治的话,身体难受是小,最后都有可能导致不孕。”

“而且,她气运过低,导致一些冤魂厉鬼跟着她,要是她在不小心的话,命不久矣。”

孟纤满脸通红,谢琳娜看她的样子就知道袁风说的全对,她一脸古怪的看着孟纤,好奇的问道:“孟纤,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妇科病?”

“什么嘛,他是胡说的,一个疯子而已,还说什么鬼不鬼的,简直跟精神病差不了多少。”孟纤说道。

谢琳娜自然不会相信她的话,她一脸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你还会什么?”

“我会的东西多了,跟你说一天一夜也说不完,而且,跟你说了你也听不懂,完全是对牛弹琴。”袁风一脸高冷的说道。

“那有没有办法帮她治,你也清楚,她一个女孩子,自然不好意思去医院看这种病了。”谢琳娜问道。

“有啊,但我为什么要帮她治?我跟她又不熟,看她一脸母夜叉的样子,就算我帮她治好了,我也不会得到善因,只会得到恶果,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才没有兴趣呢。”袁风理所当然的说道。

“娜娜,你还真信他的话啊?”孟纤一脸吃惊的看着谢琳娜。

谢琳娜无奈点点头,孟纤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不相信他自然正常,但是她知道啊,她既然说了出来,那么他自然不可能吓唬她,肯定是真的。

“一对神经病,你跟这个神经病玩抓鬼吧,我去洗澡!”孟纤哼了一声,转身便往楼上走。

“别去洗澡!”谢琳娜的话刚说出来,她便见到孟纤已经消失在她面前。她转过头一脸谨慎的看着袁风,说道:“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总而言之,你不准上楼去。”

袁风撇撇嘴,说道:“你是不是还在认为我在偷看你洗澡?你错了,我之前说的都是真心话。”

“我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总而言之,你就是不准上去。”谢琳娜哼道。

袁风表示同意点点头。

谢琳娜也不走,就坐在沙发上瞪大眼睛看着他,一脸监视的摸样,袁风无奈摸了摸鼻子。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流水声不断传入袁风耳中,袁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忽然猛地站了起来。

“你干嘛?”谢琳娜一脸警惕的挡在他面前。

“那只厉鬼要动手害她了,我得去收了那个厉鬼!”袁风说道。

呵呵……

谢琳娜冷笑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说道:“我之前还真相信你了,你真是一个色狼,居然找这么烂的理由。”

袁风一阵气急,他抬头望去,眼中闪过一道金光,那只厉鬼已经把手放在孟纤的肩膀上了,身子已经将孟纤缠了起来。

“不好!”

袁风一声惊呼,一把掠过谢琳娜的身体,直接对上掠去。

谢琳娜一惊,急忙追了过去,“袁风,你个大色狼!”

袁风根本来不及跟她解释,手掌一推,房门支离破碎,紧接着,袁风身体一动,直接冲了进去,手结剑指,大声喝道:“孽畜,尔敢!”

“袁风,你疯了,孟纤会杀了你的。”谢琳娜跑了过来,一把捂住袁风的眼睛,同时她也将目光看了过去,见孟纤双眼紧闭,脸色苍白,静静躺在浴缸里面,在她肩膀上出现了一道青色的手印。

“这是?”谢琳娜颤抖的问道。

“鬼手印!”袁风说道,然后将谢琳娜的手拿了下来,将目光看向孟纤,她的皮肤真的很白,前凸后翘,充满了爆炸力,袁风看了一眼鼻子便流出血来。他也不浪费,将鼻子上的血擦掉,同时摸在剑指上。

“剑指符!”

袁风一声轻喝,剑指闪烁出金色的光芒,一道阳刚至极的剑气从他手指上散发出来,同时大声喝道:“孽畜,我念你修行不易,你敢伤人?”

“臭道士,不管你的事,识相的就滚,不然的话,我也让你魂飞魄散!”那厉鬼披头散发,身穿上海时期的服饰,脸色苍白,眼中闪烁着滔天般的怨气。

听了它的话,袁风冷笑一声,手指一甩,剑气放佛穿越了空间,直接出现在厉鬼的头顶,剑气直直将它罩隆在其中,然后袁风冷声说道:“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退还是不退?”

“不退,有胆你就杀了我!”那厉鬼咬牙说道。

“自找的!”袁风冷哼一声,手指一弯,剑气直直从厉鬼头上穿了过去,而那厉鬼则是惨叫一声,化作一团气体消失不见。

“恩?怎么了?”

就在厉鬼消失的时候,孟纤忽然呻吟一声,然后睁开眼睛,望着袁风与谢琳娜在她面前,她微微一笑,刚要打招呼,她放佛想起来什么似的,猛地尖叫了起来。

“啊……流氓!”

啪……

客厅内,孟纤与谢琳娜坐在沙发上,而袁风坐在地上,叶孟纤满脸怒气,而谢琳娜则是一直帮着袁风说好话,说他是因为除鬼才进去的。孟纤怎么可能会相信?她一脸怒火的说道:“你说他是因为除鬼才冲进去的,好,这句话我相信,但是他鼻子上的两道血痕是怎么回事?”

对此,袁风也是满脸尴尬,老脸通红,他也暗骂自己不争气,一眼就让自己流鼻血了,自己可是即将成仙的人,居然会对这红粉骷髅产生反应。

袁风现在极其狼狈,他左脸上有着一道红色手印,那是谢琳娜的,而右脸上也有一道手印,那是孟纤的。

“这个,这个是因为他除鬼的时候受伤了嘛。”谢琳娜底气不足的说道,望着袁风那一脸红印就是一阵不爽,这个混蛋,是不是故意的?

“娜娜,这次我看在你面子我就不找人收拾他了,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必须做出一些事情让我消气,不然的话,我就给他送进警察局!”孟纤哼道。

“袁风,快答应啊!”

“凭什么?我明明帮她除鬼了,你虽没看到,但是我看的清楚,那厉鬼怨气滔天,缠上她她准没好,甚至会死亡。我做了好事,你凭什么要让我跟她道歉?而且,不是我说你,你都交的什么朋友,她身为女儿身,却会被厉鬼缠上,我真为她惋惜。”袁风叹息道。

“袁子进!”谢琳娜眼睛要喷出火来,这个混蛋,自己帮他说话,他不但不领情,反而还反咬自己一口。

“干嘛?我说的没错啊,你干嘛要这么看我。她明明是女儿身,你可清楚,女人本属阴,鬼属阴,鬼来到她身旁不会得到什么,反而会被女人的阴邪之物所伤,哦,也就是月经,那只鬼冒着灰飞魄散的威胁来到她身边,她不是做了亏心事,就是对不起那只厉鬼。”袁风说道。

谢琳娜听袁风的话后,她将目光看向孟纤,虽没有说话,但眼神中却问着她怎么回事。

孟纤目光有些闪躲,说道:“娜娜,你别听他胡说,我哪里做了什么亏心事。我不管,他看了我的身子,你知道的,我的身子除了你之外,没有被其他人看过,现在被这个邋遢鬼看到了,我不会原谅他的,你稍等我马上报警。”

“报警是啥玩意?”袁风好奇的问道,这又是一个他不知道词语。

谢琳娜哪里有心思给他解释,她拉着孟纤的手撒娇道:“你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谅他?”

“我之前说了,他给我道歉,并且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原谅他。”孟纤哼道。

“还编出什么鬼这个鬼话,你以为我会相信?”

袁风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这个女人招来厉鬼,不是她做了亏心事,就是对不起那只厉鬼,在不就是别人想整死她。不过,这些都跟他没有关系,他不想因为这个因,得到不善的果。

“袁风,你快点跟她道歉,好好答应她让她让你做的事情。”谢琳娜一脸焦急的说道。她见袁风无动于衷,她接着说道:“如果你不按照她说的办,我就不领你去皇家姑了。”

袁风无奈,站了起来,作揖道:“这位姑娘,刚才是在下错了,请你原谅。还有,我刚才的话绝无谎言,你仔细想想,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这个不用你管,你只需记住,你欠我一件事,到时我让你办的时候,你不准不同意。不过你放心,以你这个小剧组龙套,你也办不了什么事情。说不定你运气好,我会把你忘记了。”孟纤哼道。

闻言,谢琳娜松了一口气,接着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你消失了那么久,你怎么会突然来找我了?”

“开学了!”孟纤看着谢琳娜说道。

谢琳娜脸色一变,眼眸黯然了下来,开学了,就意味着她要上学,她上学就意味着她要看着柳倩和刘凯这对狗男女。

“开学就开学吧,我明天会上学的。”谢琳娜轻声道。 孟纤将谢琳娜搂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并没有多说什么。

谢琳娜放佛找到依靠一般,趴在孟纤怀里大哭了起来。

“女人,真是复杂的生物,长空不骗我。”袁风嘀咕一声。

“你说什么?”谢琳娜猛地怒视着袁风。

袁风急忙摇头,“没有,我只是说今天天气真好!”袁风真怕谢琳娜会突然不带他去皇家姑了,魏商夫人虽然以死,但是他相信,肯定有他后人存在这个世界,他只要照顾好他的长空后人就好。

“话说,你怎么找到这个一个邋遢男人,并且还把他带回家?”孟纤疑惑的问道。

“这个女人真不讨人喜欢!”袁风心里哼哼一声。

“这个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以后有机会在与你说,你跟我上楼,我今天买了一些衣服,给你看看怎么样。”谢琳娜说道。

孟纤点点头,她不愿意跟袁风待在一起。

“哦,对了,你自己老实在楼下待着,如果无聊就看电视。诺,这个是遥控器,这个是调台,到时你自己研究。”谢琳娜交代好,见袁风乖巧点头,她这才放心带着孟纤上楼。

“娜娜,你接下来怎么办?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难不成你就这么让她们逍遥,不断吞噬你父亲一生的心血?”谢琳娜闺房中,孟纤脸色郑重的对她说道。

“当然不是,先让她们逍遥几天,我会让她们付出代价的。”谢琳娜满脸怨恨。

孟纤点点头,说道:“这么做就对了,你放心,我绝对站在你这边的,只要你能用上我的,你尽管开口。”

“谢谢你,纤纤!”谢琳娜感动道。

两人相拥无语!

“孽畜,本座在此你还敢出来,难道你真以为本座不敢让你魂飞魄散不成?”

“你在看哪?本座在这里!”

“说话,本座就站在你面前。”

“好,既然如此,那么就别怪本座无情了。”

轰……

一声巨响,谢琳娜脸色一变,猛地站了起来,从房间跑了出去,站在楼上向下看的时候,她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挂在墙上的电视已经消失不见,与而代之的是一个大坑,电视机的碎片在地上静静躺着,一丝丝黑烟从电视机的碎片散发出来。

“哼,真以为本座不敢动手不成?”袁风冷哼道,他手握淡红色长剑,剑尖上吐着剑芒。

“袁子进……”

谢琳娜眼睛都快喷出火来,这可是她的七十二寸液晶电视啊,居然就被他这么毁了。

“你不用怕,厉鬼已经没有我打的魂飞魄散了。”袁风说道。

“娜娜,你带回来的不是神经病吧?”孟纤一脸古怪的说道。

“王八蛋!”谢琳娜对着袁风大吼一声,一脸心疼的跑到墙边,手拿着电视机碎片,欲哭无泪,自己干嘛那么欠让他看电视,要是不让他看不就好了,现在倒好,他把电视给毁了。

“你给我过来!”谢琳娜怒气冲冲的喝道。

袁风乖乖走到她身边,谢琳娜一把拉住他的手,然后便把他往书房带,然后随意将他甩了进去,怒声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待在这个房间,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准走出这个房间,还有,房间里面有书,你自己看,不懂的问题自己悟,总而言之,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准出来这个房间,不然的话,我就不带你去皇家姑了。”

“哦!”袁风点点头。

恩?

谢琳娜一脸古怪,气也消了不少,他居然这么听话?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不过,只要袁风不出来,她的别墅就安全了很多,要是在让他看到什么,他都得给毁了。谢琳娜将她今天给袁风买的衣服拿了过来,随手扔了过去,说道:“自己换上,明天跟我去学校。”

“学校是学堂吗?”

“没错!”

“太好了!”袁风高兴了,他知道自己与现在这个世界已经严重脱轨了,学堂是最能学到东西的地方。

“纤纤,我们回去。”

“喂,等一下!”

“你又怎么了?”

“我想吃米线!”

……

翌日,谢琳娜与孟纤早早起床,她们买了包子,然后把袁风给放了出来,当袁风出来的刹那,她们的眼睛顿时一亮。

袁风换身衣服让他整个人都有了变化,他上身穿着白色衬衫,下身淡白色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布鞋,身上的气质宛如邻家男孩一般,不但如此,他身上还有一股缥缈的气质。

“过来吃饭!”谢琳娜勾勾手,袁风乖乖走了过去,见桌子上是包子,他顿时胃口打动,在商周时期,包子这个东西可是很少见的。

吃完饭后,他们三人便出了别墅,孟纤是自己开车来的,她们走到车旁,谢琳娜刚要坐上去,忽然想起袁风粗暴上车的手段,她急忙打开后车门,然后不由分说将其塞了进去。

“娜娜,你什么时候会这么伺候人了。”孟纤调侃道。

谢琳娜翻了翻白眼,心里暗道:“要不是你的车,我才懒得管呢。”

“开车!”

孟纤嘿嘿一笑,一脚油门踩下,车子宛如利箭一般冲了出去,一路疾驰,红灯闯了一个又一个。在开车的时候,孟纤不断看倒车镜,见袁风一脸平静,她心里好奇了起来,之前谢琳娜的种种都代表这个男人的不凡。她问了很多便袁风是怎么来的,但每次都被谢琳娜给含糊过去,对此,她内心对袁风更加好奇了起来。

没有多久,他们便来到一间名为华夏金融大学。

孟纤将车停好后,她们这才把袁风拉了出来,这间学校很大,她们带着袁风走了很久才走进一间教室。袁风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跟在她们身后。谢琳娜见这一幕暗暗称奇。

她们把袁风放在自己身边坐了下来,然后拿出化妆品开始补妆。

学生一个接着一个出现,当一男一女出现的时候,谢琳娜与孟纤同时将目光抬了起来,袁风好奇的望了过去,见是商场的那两个人,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刘凯也看到了袁风,他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带着柳倩走到一旁靠窗户坐了下来。

没用上多久,教授走了进来,上的金融课,袁风听的一阵迷糊,心境烦躁了起来,猛地站了起来,当着教授的面对外走去。

“站住,你干嘛去?”金老知道自己讲的东西枯燥无味,他允许学生在自己的课上睡觉,也允许玩手机,但就不允许逃课。如今居然有一个学生当着自己的面要出去,这怎么能让他忍的了?

“你讲的东西太枯燥了,我要出去透透气,不然的话,我会憋死的。”袁风一脸认真的说道。

反观金老则是越听脸色越难看,手掌一拍教案,怒声喝道:“你以为这是你家不成?你想听就听,不想听就不听?我今天就不信治不了你这个毛头小子,你立刻,马上给我坐回去。”

“我不……”袁风说道。

什么?

金老只感觉自己的听觉退化了,居然有学生当面不听自己的话,而且说的还那么大义凛然,毫无惧色,要知道,校长都可是自己的亲女婿。

哈哈……

一些学生全部都大笑了起来,一脸佩服的看着袁风,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不对劲,这小子他们怎么没有见过。

“你信不信我立刻开除你的学籍?”金老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大声怒吼着。

“你说的啥意思?”袁风一脸不解的问道。

“你……”金老被气的只捂胸口,忽然一口气没有上来,眼睛上翻,昏厥了过去。

“呀,金教授晕了……”

“被那个小子气晕了……”

“这可怎么办啊……”

“废话,打120啊……”

“120号码是多少啊?”

“回家问你妈去……”

听着周围议论声,袁风大吃一惊,急忙跑了过去将金老给扶了起来,然后双手不停的在他后背搓着,至少他的行为在其他的学生眼中是这样的。没有多久,金老清醒了过来,入眼正是袁风可恨的脸庞。

“老头,你说你心脏不好干嘛生那么大的气吗,你讲的东西是难听啊。好了,我不跟你计较了,我现在出去透透气,你接着上课吧。”说完,他不等金老回话,直接走出了教室。

“你……你……”金老手指着远去的袁风喘着粗气。

“娜娜,你就告诉我他到底是谁呗?”孟纤一脸好奇的望着走向操场的袁风。

谢琳娜无奈摇摇头,这种上课气教授的事情估计也就他能干出来,并且还气的那么理直气壮!

“到时候你自己问他!”

孟纤撇撇嘴,到也不去问了,只是她那漂亮的眼睛里,一直闪烁着好奇之色。

“教授,我们接下来干嘛?”其中一个学生弱弱的问道。

金老哼了一声,然后一拍教案,喝道:“上自习,我就不信,我还整不了一个学生了。”说完,他抱着资料跑了教室,对着校长室跑了过去。

对此,袁风自然不知,他此时满脸迷茫望着周围,他迷路了。他本想出来透透气,没打算走远的,但怎料他的脚步停不下来了,当他能控制的时候,他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惊世皇者

惊世皇者

惊世皇者

惊世皇者

惊世皇者

惊世皇者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惊世皇者】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