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级守卫小说、圣级守卫小说无广告

珠沙华 都市情感 2020-11-20 14:04:02 0 0

圣级守卫

圣级守卫小说、圣级守卫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01-31 17:10

字数: 3,565,536

状态: 已完结 1204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圣级守卫小说简介:妖孽保镖进都市,面对风情万种的豪门大小姐,他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个妖精我收了!面对咄咄逼人的强敌,他用他的热血铁拳,将对手统统踩在脚下。他说,龙就是龙,在哪儿都是君临天下。

圣级守卫小说预览

第一章这一会儿钟倩眉正开着车,她看到萧逸一脸认真的模样,不禁有些疑惑地说道:“现在吗?可是,我正开着车啊,要不等一下到了医院你再给我施展银针治疗吧。”

“哦,没事,在这里是一样的。我是神医,我的银针疗伤手艺好的很,保证不会疼,更不会影响到开车的。”

萧逸顺着钟倩眉的话,不假思索地说道。

钟倩眉愣了愣,总感觉在车中进行治疗不太对。孤男寡女的,在这逼仄的空间。

她不禁微微转头看了萧逸一眼,脸上微微有些嗔怒。说起来她的年龄差不多都能做萧逸的母亲了,而他却和自己开这种没大没小的玩笑。

只不过,她看到萧逸的脸上却满是无辜之色,一双大眼睛里也是干净纯洁,没有丝毫的杂念。

“难道是我自己想多了?”

她心里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明明是自己没说清楚,还动机不纯地揣度萧逸。

“钟姨,怎么了啊?你的脸怎么红了呀,怕疼吗?”萧逸一边整理着手里的银针,一边疑惑地说道。

见他一副不明就里的模样,钟倩眉心里更加羞愧起来,她连忙说道:“没事,没事,我的脸红了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遮遮掩掩地说着,却越是解释脸就越红。

萧逸脸上挂着纯洁的笑容,眼神真挚地说道:“嗯,那我就放心了。这套针法我玩儿起来很随意的,钟姨你放松一点,我现在就开始了哦?”

“嗯,好,好,你插针吧……”

因为心虚,钟倩眉说话又快了些,没注意又是说了一句让自己羞愤不已的话。

不过萧逸此时就像一个少不经事的孩子一样,脸上满是单纯,没有一丝邪念。

看到他这副表情,钟倩眉心里的尴尬才是稍微减轻了一点。

几分钟之后,萧逸就已经给钟倩眉施针完毕了。正如他先前所说,这一套固本培元的针法,对于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而且正在开车的钟倩眉,整个过程中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知觉。

待到一切都做完了之后,萧逸才是笑嘻嘻地看着钟倩眉说道:“怎么样,钟姨,我说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吧。你觉得我弄得怎么样,舒服吗?”

钟倩眉知道萧逸是在问她施针之后的感受,可是这话听起来却总有些怪怪的。

她是自己想多了,所以也不好对萧逸生气,只得勉强笑了笑,说道:“嗯,舒服,感觉现在精神也好了很多。”

她说的也是实话,这一套固本培元针法正是可以起到如此作用。

萧逸点点头,笑嘻嘻地不再说话。

他看看身边这位江海市的大人物,一个肤白貌美,风韵十足的女人,心里不禁坏坏地笑了起来。

不过,看看她的模样,也大概就能理解为什么钟筱雨刚刚要满十八周岁,就已经拥有那样的魔鬼身材了。

如此一想,萧逸不觉又暗暗打量了钟倩眉几眼。

“果然要比那小丫头更有料啊……”

他心里无良地想着,一路上不知不觉便已经到了医院。

进了医院之后,萧逸跟着钟倩眉一路上来到了一间特护病房。病房外,一个穿着粉红护士装的女孩儿正守着房门。

见钟倩眉和萧逸要进去,小护士走上前来,说道:“不好意思,专家团正在里面为病人进行诊断,现在你们不能进去。”

“我是她母亲,连我也不行吗?”

钟倩眉微微皱了皱眉头,不悦地说道。

她经营江华集团多年,早已养成了上位者自有的气场和威严。被她这么一说,漂亮的小护士果然有些犹豫了起来。

“这个……应该不可以吧,反正李教授说不能让任何人进去打扰的。”

小护士为难地看了看钟倩眉,这个江海市的大人物她还是认识的。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今天面对面站着,着实让她有些紧张。

萧逸在一旁看着漂亮小护士为难的模样,心里不禁感到好笑,他看了看病房,而后对钟倩眉说道:“钟姨,我看等等就等等吧,反正有我在,筱雨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自信满满地说着,安慰了钟倩眉一番。

钟倩眉点了点头,虽然心中急躁,但是听了萧逸的话之后,也稍微安定了一些。

一旁的小护士看着这怪异的一幕,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惊奇之色。她偷偷打量了一眼萧逸,人长得挺帅,但是也太年轻了吧。

这样一个家伙,为什么敢说出那种话来。要知道,病房里的那些专家面对钟筱雨的病状时,可都是愁眉不展的。难道他真的有本事让病房里面的钟筱雨恢复过来?

因为这一丝好奇,小护士不禁多看了萧逸几眼。

只不过她不知道,钟筱雨之所以昏迷过去,其实就是因为萧逸在为她解毒时施展了秘法。

而如果不是萧逸亲自出手,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老头子能让钟筱雨苏醒过来了。

虽然知道里面所谓的专家团都是在浪费时间,不过萧逸也不着急,反正钟筱雨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等待的时间里,钟倩眉有几次都忍不住想要推门进去了,全都被萧逸拦了下来。

这让门外的小护士对萧逸有了几分感激,因为他确实是让自己不用太过为难了。

“小逸,你在这边稍微等一下,我出去接个电话。”

不一会儿功夫,钟倩眉的电话便响了起来。她平日里事务繁忙,很少能有空闲的时间。

“没问题,钟姨,如果你有事情可以先去忙,这里交给我你就可以放心了。”

萧逸打了个响指,一脸轻松地说道。

钟倩眉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而后再看看萧逸,欣慰地笑了笑,说道:“嗯,我一会儿会回来的。”

说完之后,钟倩眉便走了出去。

萧逸送了她几步,而后停住脚步。转身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门外的那个漂亮小护士怎么一直盯着自己啊。

上下看了看自己,车库的门也是锁上的啊,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呃……小姐,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他有些无奈地看了小护士一眼,尴尬地说道。

“哦……没,没有,不好意,我……我看风景的……”

小护士俏脸微红,她慌乱中胡编乱造的理由听起来却是非常好笑。

萧逸看了看她娇俏的小脸,皮肤白皙,身材苗条,粉红色的制服虽然宽大,却是仍然遮不住里面凹凸有致的身材。一条白色长裤,一双黑色布鞋,看起来素净大方,就如出水荷花般纯洁雅致。

或许是被萧逸那肆无忌惮的眼神盯得有些害羞,小护士双颊微晕,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有了一丝嗔怒。

“夏薇,到楼下帮忙拿点东西。咦,那是你男朋友吗?一起下去帮忙……”

一个急促的声音从楼道里传了出来,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对着小护士和萧逸吼道。

“哦,马上来了。”

小护士夏薇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瞪了萧逸一眼,而后慌忙跑了过去。

“喂,这里有电梯。”

萧逸看了一眼电梯上的指示灯,对夏薇喊了一声。

他也是闲着没事,存心想要逗一逗她,便打算跟着她一起下去帮帮忙。

“你跟着下去做什么?”

看到有电梯过来,夏薇转身折返,而看到萧逸也要跟着下去,她没好气地问了一句。

“当然,我这个做男朋友的也不能太没良心,对不对?”

萧逸厚着脸皮调笑着,推着她进了电梯。

“懒得理你!”

夏薇面露羞红,白了萧逸一眼,便站在了电梯角落。

到了下面的楼层之后,先前的那个胖胖的中年护士长也挤了进来,她看了看萧逸,而后对夏薇说道:“小夏,男朋友不错啊……”

“哪有……他……”

夏薇红着小脸想要解释,却是被外面的一阵喊叫声打断了。

“等等……”

一边喊着,外面的人一边推了一辆抢救车进了电梯。

本来电梯里就有几个人,这下子瞬间没了地方。

“大家帮帮忙,稍微挤一挤,让抢救车进来。”

外面的人喊着,那个胖胖的护士长看了看站在夏薇身前的萧逸,急声说道:“哎,年轻人,你跟小夏站近些,给人家腾出点地方来。”

“哦。”

萧逸转过身,和夏薇面对面站着,小声说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烦死了,你靠近点就行了……”

听着萧逸唠唠叨叨的说着,夏薇虽然不乐意,不过也不好再跟他讲什么大道理了。

而且一般急救车上的病人也不能随便等,真正可以说时间就是生命。

她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许多,撇了撇嘴对萧逸小声道:“你可要老实点。”

萧逸笑嘻嘻地点点头,说道:“文化人,都是文化人。别怕……”

他一边说,一边向前走了一小步,几乎是和夏薇贴在了一起。两个人挤在角落里,倒也是确实给急救车腾出了空间。

因为萧逸个子比较高,他把夏薇整个挡在了里面,两只手轻轻环在她的腰间。

“哎呀,手没地方放了,就这么将就一下吧……”

“哎呀,谁挤我,不好意思,不是故意撞你的……”

电梯里,萧逸小声地咕哝着,听起来好像在抱怨。可是只有气鼓鼓的夏薇知道,每次咕哝,都说明这家伙刚刚做了些不老实的事情。

夏薇被挤在角落里,恨得牙痒痒,身体时不时被萧逸撞一下,自己都能感觉到他结实的胸膛了。 第二章电梯很快就到了楼下,夏薇没好气地把萧逸推到了一边。那个胖胖的护士长却是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异样,只是一直催促他们快一点。

萧逸懒洋洋地跟在后面,看着夏薇一扭一扭地走着,眼睛里冒着贼亮贼亮的光。

“这个小妞的曲线好夸张啊,不过按照师傅说的理论,这样的身材好生养……”

他一边走,一边品头论足地小声咕哝着,偶尔被夏薇听到,都要回头恶狠狠地瞪上他一眼。

去拿的东西倒也不是太多,萧逸顺手帮了个忙,就和夏薇一起把两箱东西搬了上去。

等到他们回到病房门口的时候,钟倩眉还没有回来,里面的专家们也还在继续研究着。

这下连萧逸也等得不耐烦了,别人不知道情况,可是他心里是清楚的。

那些所谓的专家在里面捣鼓,其实一点作用都没有,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若不是外面还有个美女小护士陪着,他早就一脚踢开门,把那帮家伙赶出来了。

小护士夏薇回来之后就没有正眼看过萧逸,她原本还觉得这个有些神秘的年青人挺不错的,可是坐了一次电梯之后她就恨不得踹他几脚。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她瞥了萧逸一眼,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

“嘿嘿……这个……小夏同志啊,刚刚在电梯里我发现了一点事情,你这身材真的很有女人味的……”

夏薇愣了一下,而后看着萧逸无耻的模样,气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有这么下流的人?就当着人家女孩儿的面讨论这种事情!

萧逸笑嘻嘻地说着,又仔细看了看夏薇,而后接着道:“其实这是好事情,坦然面对就可以了,不要这么害羞嘛…”

他这一番话说出来,直羞得夏薇一张小脸上都快滴出血来了。

可偏偏他又不是胡说八道的,每一句说的都是事情,这让夏薇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是。

但是也总不能点点头,或是对他笑一笑啊。

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该怎么办,夏薇索性转过头,气鼓鼓地嘟着小嘴,不再搭理萧逸了。

正当萧逸准备继续给夏薇深入讲解一下,尺码大小对人体发育的深刻影响时,钟倩眉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过来。

“小逸,里面的人还没有出来吗?”

她一走近,就焦急地问道。

萧逸摇了摇头,说道:“没呢,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这么久。”

“敲门,让他们出来!”

钟倩眉这个时候也忍不住了,她心里牵挂着钟筱雨,恨不得马上就让萧逸进去救人。

先前她也还顾及着里面那些专家的面子,毕竟这么直接把人家轰出来也挺不好的。但是她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不可能放任着他们无限地浪费时间。

“钟……钟总,不……”

夏薇见钟倩眉生气了,也不敢阻拦,但还是小声地想要劝一句。

“我女儿在里面昏迷着,难道就让他们一直这么浪费时间?”钟倩眉不怒自威,话语间的气势凌厉无比。

“可是……那些专家的实力……”

夏薇还想再争辩几句,毕竟如果专家团不高兴了,她也要跟着倒霉。

“没什么可是的,他们跟萧逸比起来,小学生都不如!”

钟倩眉是关心则乱,这个时候说话已经相当不客气了。不过她也是因为有这个实力,在江海市,还没有人敢反驳她的意见的。

夏薇这下子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只不过眼神幽怨地看了萧逸一眼,也不知道是疑惑他到底有什么实力,还是在暗暗地求救。

“嗯,钟姨,我看要不这样吧,你先去和院长那边联系一下。不然她一个小护士,也不好做这个决定。”

萧逸想了想之后,笑着对钟倩眉说道。

钟倩眉微微皱了皱眉头,她倒是没考虑过夏薇的处境。这个时候见萧逸这么说,也只好点了点头。

见钟倩眉走了出去,夏薇的小脸儿上稍微轻松了些。她有些感激地看了看萧逸,不过一想起这家伙刚刚无耻的模样,又马上冷下了脸来。

萧逸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他看看夏薇气鼓鼓的小脸儿,不禁轻轻扬起了嘴角。

一会儿工夫,钟倩眉就在一个中年男子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敲门吧。”

萧逸远远地看见他们,也不打算再浪费时间,直接对夏薇说道。

夏薇点了点头,“咚咚咚”地敲开了门。

“什么事?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来烦我的吗?你还想不想在这医院工作了?!”

门打开了一条缝隙,露出了一个戴着眼镜的肥嘟嘟的胖脸。

“李教授,他……”

“行了行了,我没有功夫听你废话,你一会儿就等着受处分吧!”

那张胖嘟嘟的脸看了看夏薇身后的萧逸,见他穿的衣服都是土的不能再土了,怎么看也不像和钟筱雨有什么关系的,便直接骂起了夏薇来。

萧逸站在后面,微微皱了皱眉头,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

这胖子的心理他自然是清楚的,如果这个时候是钟倩眉和院长站在这里,他绝对不会是这副嘴脸。

再看看一脸委屈的夏薇,萧逸心中冷笑,打定了注意要让这帮专家出出丑。

“喂,肥猪,我在这等你们这么长时间了,你们行不行啊?不行的话赶紧滚出来,小爷我还等着救人呢!”

那肥猪般的李教授本来已经要关门了,突然听到了萧逸的声音,微微愣了一下之后,面露怒容。

“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的?!”他一边说,一边又瞪着夏薇说道,“让你在这守着,你是做什么的?!赶快去叫保安,不行的话就报警!”

夏薇原本听着萧逸喊“肥猪”,差点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时候又被那李教授一番呵斥,心里不禁也有些慌了起来。

就在他们争吵的时候,身后的钟倩眉也走了过来。

“小逸,怎么回事?他们出来了吗?”

钟倩眉走过来之后,便焦急地问道。而她身后的中年男子,也是跟着走了过来了。

“钟总,孙院长,你们怎么来了?”

那肥猪般的李教授猛然听到钟倩眉的声音,立马精神了起来。屋子里也瞬间涌出来几个人,随着他一起走了出来。

“呵呵……钟总,我们惭愧啊,钟小姐的病状实在罕见。各项指标都正常,可是到了现在都没有醒过来。”李教授一边说着,一边又看了看一旁的萧逸,冷笑起来,“还有这个家伙,我们刚刚有了一点进展,他就踢开门打断了我们的思路……”

萧逸听了这肥猪的话,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惭愧。本来还以为自己的无耻已经天下无敌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比自己更不要脸的人。

“李教授,门是我……”夏薇张了张小嘴,想要为萧逸辩解一番,却是被一众专家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她虽然对萧逸先前耍流氓的行为有些生气,不过也不想他被人白白冤枉。但是在这些大人物面前,却根本没有她说话的份。

正当她心中为萧逸感到担心,偷眼看了看他时,却见这家伙根本就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好了,是我让他敲门的。还有,这位是萧逸,萧先生。是我特意请过来的高人,你们出去吧,诊费我会按照约定付给你们,不过接下来就不用劳烦各位了。”

钟倩眉冷冷地说了一句,对于这些拿钱不办事的所谓专家,她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特别是那李教授随手把责任推给萧逸的那副德行,更是让她心里有些不悦。没有当场撕破脸,已经是给这些专家面子了。

“什么?他……他是钟总请过来的高人?”

不只是那李教授,所有从病房里走出来的专家,都是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萧逸。

他们论年龄都要比萧逸大上几十岁,而且最低的学历也是海外留学归来的博士。

其中更多的,都是国内成名已久的专家、博士生导师。

现在钟倩眉一句话,便是直接红果果地宣布,他们连一个这么年轻的小辈都不如!

这些专家脸上都是一阵青一阵白,但是偏偏钟倩眉的地位又让他们不好随便发作。

特别是那李教授,他只有四十几岁,是其中最年轻却也最有名望的一位。

出生医学世家,本名李关泽,可以说是如今国内医学界最耀眼的新星。

此时他肥猪般的脸上,也是憋成了猪肝的颜色。

“得,成酱爆肥猪了……”

看着李关泽的脸色,萧逸小声地咕哝了一句,惹得夏薇差点笑出声来。 第三章萧逸的话虽然声音不大,却是让在场的人都听到了。就连那些专家也是忍不住想笑,因为李关泽那副模样,还真是像。

“你……你说什么?!”

李关泽恼羞成怒,恶狠狠地瞪着萧逸道。

“没说什么啊,只不过颜色和模样确实像罢了。”

“哼,我看你这种年轻人,也只能逞逞口舌之能罢了。”李关泽见嘴上占不到便宜,便忍住怒气,迅速转移了话题。

“敢问钟总,你所谓的这位油嘴滑舌的高人,是什么学历?看他一副没教养的模样,根本就像没上过学的村野匹夫!”

他一边挖苦地看了萧逸一眼,一边转头对钟倩眉问道。

“嘿嘿……你还真是说对了,我一天的学也没上过。”

萧逸满不在乎地笑了笑,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

“好了好了,我没有时间跟你们浪费,让开吧!”钟倩眉不悦地打断了李关泽的话,而后看了萧逸一眼,柔声说道:“小逸,我们进去吧。”

她说着,就要往里走,却是又被李关泽拦了下来。

“等等,钟总,诊费的事情我们不在乎,但是你这么做确实是对我们的一种侮辱!我们要和他比一场!”

“对,我们不可能比一个小辈差,钟总,无论如何这件事情你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钟倩眉脸上有了怒容,她看了一眼李关泽,冷笑道:“你们什么意思,我女儿昏迷这么久了,你们把她救醒了吗?”

她一边说,一边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孙院长,冷声道:“院长,我想我有赶他们出去的权利吧!”

“呵呵……钟总,别生气,李教授他们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我看,要不然就让他们比一场吧……”

这孙院长也是要两边都照顾,说起话来完全是一副和事老的模样。

就在他们争执不休的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却是又响了起来。

“算了,钟姨,比就比吧,反正让筱雨醒过来,也花不了多少几分钟时间。既然有些人这么不长眼,我就让他吃点苦头。”

萧逸一边说,一边走了过来,瞥了那些专家一眼,不屑地说道:“怎么比,你们说吧。”

李关泽看向萧逸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敌意,他冷笑了一声,说道:“不用比别的,你进去救治钟小姐,如果救不醒,就乖乖滚出去!当然,钟总也要给我们公开道歉,挽回我们的声誉。”

钟倩眉心中不悦,不打算跟他们浪费时间,正想打发他们赶紧走,却是被萧逸抢先说道:“好,我答应你们。不过既然是比试,那么你们输了又如何?”

“我们输?哼,不可能!”

李关泽满脸不屑地说道,他根本就没想过萧逸能把人救醒。因为他们这些专家忙碌了这么久都没有眉目,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辈又怎么可能有办法。

“你们不用管可不可能,我就问你们输了怎么办!”

萧逸眼神凌厉,盯着李关泽说道。

“好,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李关泽咬了咬牙,恶狠狠地说道。

“我说的话……”萧逸眼珠子转了转,突然转头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夏薇,笑嘻嘻地说道:“这样吧,你们要是输了,就乖乖到楼下大厅外的台阶前,撅着屁股,让这位小姐一脚一个,踢下去。”

“你说什么?我们岂能让你如此……”

“别废话,不比就滚,不要浪费老子时间。”萧逸直接打断了李关泽的话,冷冷地盯着他,不耐烦道。

“你……你……”李关泽浑身颤抖,怒极而笑,“好,好,那你就进去吧,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我……我不同意……”呆呆地站在一边的夏薇,突然听到萧逸的这个提议之后,小脸微微一红,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小声说道。

“你有什么权利说话?!”李关泽已经像一条疯狗一样,见谁咬谁了。

他见夏薇又出来阻挠,心里的怒火瞬间便发泄了出来。

“可是,李教授,我总不能真的踢……踢你们下去……”

“我让你踢你就踢!少废话!”李关泽怒气冲冲地骂道,“再说了,我们怎么可能会输!如果你再多事,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李关泽狠狠地威胁着,他现在一心就想让萧逸赶快进去出丑,挽回自己的颜面。

夏薇委屈地不敢再说话,她家里条件不好,还等着她的工资过生活呢。

虽然对李关泽心中气愤,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再想到今天的这些事情都是因为萧逸而起,不禁又幽怨地瞪了他几眼。

萧逸笑嘻嘻地看着她,没正经地说道:“放心吧,你要是没工作了我负责养你。”

他说着,也不再废话,直接走进了病房之中。

钟倩眉也正要走进去,却是被萧逸伸手拦了下来。

“我不喜欢有人在旁边。”

说完之后,他也不管钟倩眉的反应,直接就关上了门。

众人本以为钟倩眉会生气,却见她只是无奈地笑了笑,便站在一边等了起来。

外面的一众专家都是一脸的冷笑,等着看萧逸的笑话。夏薇则是一副紧张的模样,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期待着什么样的结果。

要说不想踢那肥猪一般的李关泽一脚解解气,那肯定是假的,可是真要踢了,那场面……

正当夏薇心里惴惴不安的时候,病房门突然又打开了。

从萧逸进去到出来,一共也只用了不到五分钟时间。

见他出来的这么快,李关泽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不相信有人能这么快把钟筱雨救醒。

“哼,怎么,没办法了?这么快就出来……”

“妈!”

就在他准备嘲讽一番的时候,病房里的钟筱雨却是小跑着出来了。一见到钟倩眉,就撒娇地扑了过去。

李关泽刚刚说了半句的话,瞬间憋回了嘴里,一张脸上像是最顶级的演员一般,变换着各种复杂的神色。

萧逸站在一边笑嘻嘻地等了一会儿,见钟筱雨和钟倩眉说完了话,才贱贱地说道:“嗯,好了现在我们去楼下吧,李教授他们还有节目要表演哦。”

“节目,什么节目啊?”

钟筱雨在被萧逸救起来之后,对他就已经有了些好感。而且回想起酒店里萧逸的神奇表现,更是对他好奇起来。

只不过她确实是不知情,这个时候问起来,让一众专家脸上一阵尴尬。

“我看……还是算了吧……”

夏薇有些忐忑地看了李关泽和那些专家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

“小夏同志,你难道明天不想上班了吗?刚刚李教授是怎么说的,他让你踢你就踢,少废话!”

萧逸假装一脸严肃地模样,学着先前李关泽教训夏薇的语气说道。

李关泽脸上已经没了血色,众专家也都低下了头,踌躇起来。

孙院长看着这尴尬的局面,勉强笑了笑,站出来说道:“呵呵……我看这事也就是一句玩笑,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他顾及着这些同行的面子,也想把事情就这么糊弄过去。

“孙院长,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吧。我刚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让他们离开,诊费我照付。可是他们说什么?要我公开道歉,挽回他们的声誉!”

钟倩眉冷冷地出声,看了李关泽一眼,接着道:“而且,我请的这位萧先生也按照约定救醒了筱雨。规矩是他们自己定的,如果食言也无所谓。不过我可以保证,明天全国各大媒体都会把今天的事情报道出来!”

钟倩眉掷地有声地话语让李关泽面如死灰,差一点就瘫坐在了地上。

江华集团的能量谁也不敢小觑,钟倩眉说出这种话,必然就有这个实力。

想想自己先前逼迫夏薇时的模样,想想自己非要和萧逸比试一场的模样,他恨不得狠狠地扇自己几个耳光。

“我们走!”

最终,李关泽叹了口气,带着一众专家下了楼。

几分钟之后,江海市第一医院大厅门前,突然出现了古怪的一幕。

一个漂亮的小护士一脚一个,将一群穿着白大褂,撅着屁股的一声踢下了台阶。

而且,不时还有一个贱贱的声音传出来:“哇,精彩,精彩!竟然是这早已失传的一招,秘术:真之踹腚神功!”

滚下台阶的专家们一个个灰头土脸地站在那里,萧逸看着他们,笑嘻嘻地说道:“今天的事情就这样吧,大家玩儿的应该很开心吧?”

他一边说,一边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夏薇,却是惹来了一个白眼。

“嘿嘿……大家都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啊。钟姨,我们走吧。”

萧逸回头对钟倩眉说了一声,就往外走去。

李关泽恨恨地看了他一眼,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不过他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反正人已经丢过了,以后慢慢想办法再报复。

特别是夏薇那个小护士,一定要想办法报复一番。

就在他以为萧逸已经陪着钟倩眉走出去了的时候,却突然又听到了那个贱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忘了说了。我觉得你们医院的这位小护士很不错,希望她以后能开开心心的。如果她有什么麻烦,我敢保证,今天的事情同样会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

说完之后,萧逸坏坏地笑着,看了夏薇一眼,也不管李关泽他们的反应,径直走了出去。 第四章医院大厅前,夏薇神色复杂地看着那个走起路来痞里痞气的背影。

看看孙院长的态度,她知道自己以后一定不会在医院里受什么委屈了。

因为无论是那些专家还是院长自己,都已经是对萧逸又恨又怕了。

如果今天的事情被宣传出去,那么不光是这些专家颜面扫地,就连整个医院都会受到极大的波及。

“呵呵……好了,小夏啊,明天开始你就顶上特别监护组组长的位置吧,好好干!”

孙院长笑着说了一句,也不再去搭理李关泽他们,转身走进了医院。

而李关泽看了看夏薇,也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悻悻地离开了。

夏薇一个人走了回去,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

“哎,小夏,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你男朋友啊?”

她走了几步,就被一个人叫住了。

正是先前让她和萧逸去搬东西的胖护士长,只不过现在她的态度和原来一点都不一样了。

不知道是什么心理作祟,夏薇鬼使神差地想要点头。可是心中突然回过神来,又有些苦涩地笑了笑,摇了摇头。

“哎哟,可惜了啊……”胖护士长惋惜地叹了口气,“你想想啊,连钟总那种人物都对他这么尊敬,那可是大人物啊!”

夏薇点点头,她又何尝看不出来,可是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哎,对了,小夏,你妈妈的病如果找他看看,或许还会有转机哦。不过如果你们没什么关系,那也难了啊……”

胖护士长自顾自说着,却也刚好提醒了夏薇。

她忽然想到,自己母亲如今瘫痪在床,如果萧逸真的能治好的话,让她付出什么代价都行。

见她脸上有了变化,胖护士长也猜出了她的心思,小声说道:“小夏啊,不是我说你,院里面那些年轻医生你不搭理也就罢了,可是这一次……要好好掂量掂量啊……”

夏薇茫然地点了点头,终于下定了决心,要找到萧逸,让他去看看自己的母亲。

她没有钱,能付给萧逸的,或许只有自己了……

心中这么想着,夏薇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滋味儿。但是她已经决定,要尽快再去见见萧逸。

就在医院里渐渐平静下来的时候,萧逸和钟倩眉母女俩也已经坐在了车子上。

钟倩眉看看自己的女儿,又看看萧逸,笑着说道:“你们俩都在这,我当着面跟你们说一件事。”

她顿了顿,见两个人都向她看了过来,便接着道:“虽然筱雨现在还没有十八周岁,不过我觉得也不早了,如果你们没什么意见,我想给你们把婚事定下来。”

“婚……婚事……”

别说钟筱雨,就是厚脸皮的萧逸都觉得有些突然了。

钟倩眉却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具体的还要看你们年青人自己……”

“这个……嘿嘿……我当然不会有意见……”

萧逸摸了摸脑袋,笑嘻嘻地说着。钟筱雨脸蛋儿身材都是极品,他要是拒绝了那才叫昧良心啊。

不过钟筱雨毕竟是女孩儿,总有些害羞。她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虽然谈不上多么喜欢萧逸,但是总感觉已经被他的神神秘秘和油腔滑调的怪模样吸引住了。

他不同于江海市的那些公子哥,整天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表面斯斯文文,脑袋里却满是龌龊的想法。

“妈,我还小呢,你就这么着急把人家嫁出去啊……”

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钟筱雨撒着娇,把脑袋埋进了钟倩眉的怀里。

“好了好了,别害羞了,你们一会儿去吃个饭吧,我回公司一趟。”钟倩眉慈爱地摸了摸钟筱雨的头,笑着说道。

“嗯。”

钟筱雨红着小脸儿点了点头,娇羞的模样,看得萧逸心中一阵荡漾。

到了一处路口,钟筱雨和萧逸下了车,进了一家西餐厅。

时间也有些晚了,正是餐厅人流量高峰期,走进餐厅之后,萧逸有些好奇地四处看了起来。

钟筱雨看了看萧逸的衣着,再看看他的模样,不禁好笑起来:“喂,我说你不会是第一次来西餐厅吧?”

“啊,是啊,以前从来没想到还有这种餐厅。”

萧逸一边四处看着,一边毫不在意地说道。

他们邻座的几个人早就把目光看向了这边,不只是萧逸土里土气的模样惹人注目,钟筱雨的靓丽也是吸引了超多的目光。

当他们听到萧逸说的话之后,都是微微笑了笑。

“没想到还有这么小的餐厅啊,而且这里的装修模仿的痕迹太明显了,没有学到人家的大气和艺术气息,又偏要装模作样地这样搞……”

萧逸一边摇着头,一边评头论足起来。

四周那原本有些笑意的目光,到如今都变成了嘲弄,有些人甚至已经嗤笑起来。

就连钟筱雨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暗暗地踢了萧逸一脚,小声道:“你不懂别乱说啊,这里的格调,可是在我们圈子里都很有名的。”

她说的不错,这家餐厅的老板很喜欢高雅艺术,所以在餐厅风格方面装修的很有个性。

这家被那些小白领传的神乎其神的餐厅,到了萧逸嘴里反而成了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拙劣作品,这当然让人觉得可笑。

特别是萧逸那身土里土气的衣服,更是确定了众人的想法。

早已等候在一边的服务员也微微笑了起来,她没想到这种电视里才会出现的蠢事情,竟然能让自己遇到。

不懂就不懂,土就土,干嘛非要表现出来呢?

所有人都有些怜悯地看了钟筱雨一眼,对萧逸这种故作姿态的家伙自然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钟筱雨赶紧点了些东西,也没敢问萧逸吃什么,害怕他又说错话。

萧逸倒是浑不在意,等到餐点上来之后,便准备开动起来。

“喂,先把围巾……”钟筱雨见萧逸要吃东西,急忙出声提醒,准备教他怎么吃西餐。

可是让她目瞪口呆的是,萧逸竟然熟练而且优雅地系上围巾,拿起餐具,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那种使用自如的熟练和优雅的气质,绝对不可能是装出来的,更不可能是一下子学会的。

“你……你会用刀叉?”

钟筱雨惊讶地张了张小嘴,小声说道。

“嗯?这有什么,当然会用。”

萧逸一边吃着,一边不解地看了钟筱雨一眼。

“那你还装成没来过西餐厅的模样?”钟筱雨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以为他先前又是在装傻。

“就是没来过嘛,这么小的餐厅,我以前都没见过。”

萧逸和钟筱雨的对话,渐渐又引起了旁边人的注意。

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子站了起来,他早就注意到钟筱雨了。这个时候大概是觉得有萧逸这种土鳖衬托,自己会很容易得手,便左手拿着一瓶红酒,右手端着高脚杯走了过来。

“小姐,不知是否有幸,能请您喝一杯法国红木庄园的自产干红。85年的好酒,纯正而不失甘甜。”

西装男子走过来之后,优雅地对钟筱雨鞠了一躬,轻声说道。

“85年的?”萧逸突然有些好笑地把脑袋凑了过来,端起自己的杯子,笑着说道:“来,给我尝尝红木庄园85年的好酒。”

西装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微微有些厌恶地给他倒了三分之一杯酒。

萧逸端过来之后,看都没看,直接一口喝了下去。

喝完之后,他吧唧了几下嘴巴,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哼,好酒如美人,可不是你这么对待的。”西装男微微冷笑了一声,他看到钟筱雨身边跟着萧逸这么样的一个男人,心里早就有些不爽了。

这个时候见萧逸自己一再出丑,终于是忍不住讽刺起来。

“说的不错,好酒如美人,只不过你这酒根本就不是好酒啊。如果是这个档次的女人,我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的。”

萧逸随口说着,又吃了一块牛排,抬头看了看西装男,接着道:“85年红木庄园出产的干红确实是珍品,你这一瓶却是83年的。”

“你……你胡说什么?”

西装男面色微变,急声说道:“哼,你一个西餐厅都没进过的土鳖,竟然装起内行,品起酒来了。再说,如果真是83年的,那岂不是比85年的更好?”

“呵呵……蠢,真是蠢啊。红木庄园85年的产量只有200瓶,83年的是1560瓶,因为每个年份天气的原因,产量都会有所变化。而且,原料的品质也都各不相同。更何况,喝酒是用嘴品的,不是用嘴说的。”

萧逸随意地说着,惹得四周传来一片惊异的目光。虽然没有人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是刚刚他那份谈吐间流露出来的气度,已经让人隐隐信服起来。

“老板。”

就在西装男面红耳赤地准备争辩时,一旁走道上的服务员恭敬地对着一个匆匆走过来的胖子喊了一声。

那胖子点了点头,却仍然是径直向萧逸走了过来。

“哼,小子,让你装行家,现在遇到真正的行家了,一会儿就等着丢人吧!”

西装男也看到了走过来的胖子,不禁出声冷笑道。

这餐厅的魏老板是品酒的行家,来这里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他以为是萧逸胡说八道惹怒了这位爱酒如命的魏老板,所以就等着看萧逸的笑话了

圣级守卫小说预览

这一会儿钟倩眉正开着车,她看到萧逸一脸认真的模样,不禁有些疑惑地说道:“现在吗?可是,我正开着车啊,要不等一下到了医院你再给我施展银针治疗吧。”

“哦,没事,在这里是一样的。我是神医,我的银针疗伤手艺好的很,保证不会疼,更不会影响到开车的。”

萧逸顺着钟倩眉的话,不假思索地说道。

钟倩眉愣了愣,总感觉在车中进行治疗不太对。孤男寡女的,在这逼仄的空间。

她不禁微微转头看了萧逸一眼,脸上微微有些嗔怒。说起来她的年龄差不多都能做萧逸的母亲了,而他却和自己开这种没大没小的玩笑。

只不过,她看到萧逸的脸上却满是无辜之色,一双大眼睛里也是干净纯洁,没有丝毫的杂念。

“难道是我自己想多了?”

她心里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明明是自己没说清楚,还动机不纯地揣度萧逸。

“钟姨,怎么了啊?你的脸怎么红了呀,怕疼吗?”萧逸一边整理着手里的银针,一边疑惑地说道。

见他一副不明就里的模样,钟倩眉心里更加羞愧起来,她连忙说道:“没事,没事,我的脸红了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遮遮掩掩地说着,却越是解释脸就越红。

萧逸脸上挂着纯洁的笑容,眼神真挚地说道:“嗯,那我就放心了。这套针法我玩儿起来很随意的,钟姨你放松一点,我现在就开始了哦?”

“嗯,好,好,你插针吧……”

因为心虚,钟倩眉说话又快了些,没注意又是说了一句让自己羞愤不已的话。

不过萧逸此时就像一个少不经事的孩子一样,脸上满是单纯,没有一丝邪念。

看到他这副表情,钟倩眉心里的尴尬才是稍微减轻了一点。

几分钟之后,萧逸就已经给钟倩眉施针完毕了。正如他先前所说,这一套固本培元的针法,对于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而且正在开车的钟倩眉,整个过程中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知觉。

待到一切都做完了之后,萧逸才是笑嘻嘻地看着钟倩眉说道:“怎么样,钟姨,我说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吧。你觉得我弄得怎么样,舒服吗?”

钟倩眉知道萧逸是在问她施针之后的感受,可是这话听起来却总有些怪怪的。

她是自己想多了,所以也不好对萧逸生气,只得勉强笑了笑,说道:“嗯,舒服,感觉现在精神也好了很多。”

她说的也是实话,这一套固本培元针法正是可以起到如此作用。

萧逸点点头,笑嘻嘻地不再说话。

他看看身边这位江海市的大人物,一个肤白貌美,风韵十足的女人,心里不禁坏坏地笑了起来。

不过,看看她的模样,也大概就能理解为什么钟筱雨刚刚要满十八周岁,就已经拥有那样的魔鬼身材了。

如此一想,萧逸不觉又暗暗打量了钟倩眉几眼。

“果然要比那小丫头更有料啊……”

他心里无良地想着,一路上不知不觉便已经到了医院。

进了医院之后,萧逸跟着钟倩眉一路上来到了一间特护病房。病房外,一个穿着粉红护士装的女孩儿正守着房门。

见钟倩眉和萧逸要进去,小护士走上前来,说道:“不好意思,专家团正在里面为病人进行诊断,现在你们不能进去。”

“我是她母亲,连我也不行吗?”

钟倩眉微微皱了皱眉头,不悦地说道。

她经营江华集团多年,早已养成了上位者自有的气场和威严。被她这么一说,漂亮的小护士果然有些犹豫了起来。

“这个……应该不可以吧,反正李教授说不能让任何人进去打扰的。”

小护士为难地看了看钟倩眉,这个江海市的大人物她还是认识的。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今天面对面站着,着实让她有些紧张。

萧逸在一旁看着漂亮小护士为难的模样,心里不禁感到好笑,他看了看病房,而后对钟倩眉说道:“钟姨,我看等等就等等吧,反正有我在,筱雨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自信满满地说着,安慰了钟倩眉一番。

钟倩眉点了点头,虽然心中急躁,但是听了萧逸的话之后,也稍微安定了一些。

一旁的小护士看着这怪异的一幕,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惊奇之色。她偷偷打量了一眼萧逸,人长得挺帅,但是也太年轻了吧。

这样一个家伙,为什么敢说出那种话来。要知道,病房里的那些专家面对钟筱雨的病状时,可都是愁眉不展的。难道他真的有本事让病房里面的钟筱雨恢复过来?

因为这一丝好奇,小护士不禁多看了萧逸几眼。

只不过她不知道,钟筱雨之所以昏迷过去,其实就是因为萧逸在为她解毒时施展了秘法。

而如果不是萧逸亲自出手,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老头子能让钟筱雨苏醒过来了。

虽然知道里面所谓的专家团都是在浪费时间,不过萧逸也不着急,反正钟筱雨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等待的时间里,钟倩眉有几次都忍不住想要推门进去了,全都被萧逸拦了下来。

这让门外的小护士对萧逸有了几分感激,因为他确实是让自己不用太过为难了。

“小逸,你在这边稍微等一下,我出去接个电话。”

不一会儿功夫,钟倩眉的电话便响了起来。她平日里事务繁忙,很少能有空闲的时间。

“没问题,钟姨,如果你有事情可以先去忙,这里交给我你就可以放心了。”

萧逸打了个响指,一脸轻松地说道。

钟倩眉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而后再看看萧逸,欣慰地笑了笑,说道:“嗯,我一会儿会回来的。”

说完之后,钟倩眉便走了出去。

萧逸送了她几步,而后停住脚步。转身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门外的那个漂亮小护士怎么一直盯着自己啊。

上下看了看自己,车库的门也是锁上的啊,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呃……小姐,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他有些无奈地看了小护士一眼,尴尬地说道。

“哦……没,没有,不好意,我……我看风景的……”

小护士俏脸微红,她慌乱中胡编乱造的理由听起来却是非常好笑。

萧逸看了看她娇俏的小脸,皮肤白皙,身材苗条,粉红色的制服虽然宽大,却是仍然遮不住里面凹凸有致的身材。一条白色长裤,一双黑色布鞋,看起来素净大方,就如出水荷花般纯洁雅致。

或许是被萧逸那肆无忌惮的眼神盯得有些害羞,小护士双颊微晕,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有了一丝嗔怒。

“夏薇,到楼下帮忙拿点东西。咦,那是你男朋友吗?一起下去帮忙……”

一个急促的声音从楼道里传了出来,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对着小护士和萧逸吼道。

“哦,马上来了。”

小护士夏薇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瞪了萧逸一眼,而后慌忙跑了过去。

“喂,这里有电梯。”

萧逸看了一眼电梯上的指示灯,对夏薇喊了一声。

他也是闲着没事,存心想要逗一逗她,便打算跟着她一起下去帮帮忙。

“你跟着下去做什么?”

看到有电梯过来,夏薇转身折返,而看到萧逸也要跟着下去,她没好气地问了一句。

“当然,我这个做男朋友的也不能太没良心,对不对?”

萧逸厚着脸皮调笑着,推着她进了电梯。

“懒得理你!”

夏薇面露羞红,白了萧逸一眼,便站在了电梯角落。

到了下面的楼层之后,先前的那个胖胖的中年护士长也挤了进来,她看了看萧逸,而后对夏薇说道:“小夏,男朋友不错啊……”

“哪有……他……”

夏薇红着小脸想要解释,却是被外面的一阵喊叫声打断了。

“等等……”

一边喊着,外面的人一边推了一辆抢救车进了电梯。

本来电梯里就有几个人,这下子瞬间没了地方。

“大家帮帮忙,稍微挤一挤,让抢救车进来。”

外面的人喊着,那个胖胖的护士长看了看站在夏薇身前的萧逸,急声说道:“哎,年轻人,你跟小夏站近些,给人家腾出点地方来。”

“哦。”

萧逸转过身,和夏薇面对面站着,小声说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烦死了,你靠近点就行了……”

听着萧逸唠唠叨叨的说着,夏薇虽然不乐意,不过也不好再跟他讲什么大道理了。

而且一般急救车上的病人也不能随便等,真正可以说时间就是生命。

她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许多,撇了撇嘴对萧逸小声道:“你可要老实点。”

萧逸笑嘻嘻地点点头,说道:“文化人,都是文化人。别怕……”

他一边说,一边向前走了一小步,几乎是和夏薇贴在了一起。两个人挤在角落里,倒也是确实给急救车腾出了空间。

因为萧逸个子比较高,他把夏薇整个挡在了里面,两只手轻轻环在她的腰间。

“哎呀,手没地方放了,就这么将就一下吧……”

“哎呀,谁挤我,不好意思,不是故意撞你的……”

电梯里,萧逸小声地咕哝着,听起来好像在抱怨。可是只有气鼓鼓的夏薇知道,每次咕哝,都说明这家伙刚刚做了些不老实的事情。

夏薇被挤在角落里,恨得牙痒痒,身体时不时被萧逸撞一下,自己都能感觉到他结实的胸膛了。 电梯很快就到了楼下,夏薇没好气地把萧逸推到了一边。那个胖胖的护士长却是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异样,只是一直催促他们快一点。

萧逸懒洋洋地跟在后面,看着夏薇一扭一扭地走着,眼睛里冒着贼亮贼亮的光。

“这个小妞的曲线好夸张啊,不过按照师傅说的理论,这样的身材好生养……”

他一边走,一边品头论足地小声咕哝着,偶尔被夏薇听到,都要回头恶狠狠地瞪上他一眼。

去拿的东西倒也不是太多,萧逸顺手帮了个忙,就和夏薇一起把两箱东西搬了上去。

等到他们回到病房门口的时候,钟倩眉还没有回来,里面的专家们也还在继续研究着。

这下连萧逸也等得不耐烦了,别人不知道情况,可是他心里是清楚的。

那些所谓的专家在里面捣鼓,其实一点作用都没有,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若不是外面还有个美女小护士陪着,他早就一脚踢开门,把那帮家伙赶出来了。

小护士夏薇回来之后就没有正眼看过萧逸,她原本还觉得这个有些神秘的年青人挺不错的,可是坐了一次电梯之后她就恨不得踹他几脚。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她瞥了萧逸一眼,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

“嘿嘿……这个……小夏同志啊,刚刚在电梯里我发现了一点事情,你这身材真的很有女人味的……”

夏薇愣了一下,而后看着萧逸无耻的模样,气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有这么下流的人?就当着人家女孩儿的面讨论这种事情!

萧逸笑嘻嘻地说着,又仔细看了看夏薇,而后接着道:“其实这是好事情,坦然面对就可以了,不要这么害羞嘛…”

他这一番话说出来,直羞得夏薇一张小脸上都快滴出血来了。

可偏偏他又不是胡说八道的,每一句说的都是事情,这让夏薇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是。

但是也总不能点点头,或是对他笑一笑啊。

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该怎么办,夏薇索性转过头,气鼓鼓地嘟着小嘴,不再搭理萧逸了。

正当萧逸准备继续给夏薇深入讲解一下,尺码大小对人体发育的深刻影响时,钟倩眉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过来。

“小逸,里面的人还没有出来吗?”

她一走近,就焦急地问道。

萧逸摇了摇头,说道:“没呢,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这么久。”

“敲门,让他们出来!”

钟倩眉这个时候也忍不住了,她心里牵挂着钟筱雨,恨不得马上就让萧逸进去救人。

先前她也还顾及着里面那些专家的面子,毕竟这么直接把人家轰出来也挺不好的。但是她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不可能放任着他们无限地浪费时间。

“钟……钟总,不……”

夏薇见钟倩眉生气了,也不敢阻拦,但还是小声地想要劝一句。

“我女儿在里面昏迷着,难道就让他们一直这么浪费时间?”钟倩眉不怒自威,话语间的气势凌厉无比。

“可是……那些专家的实力……”

夏薇还想再争辩几句,毕竟如果专家团不高兴了,她也要跟着倒霉。

“没什么可是的,他们跟萧逸比起来,小学生都不如!”

钟倩眉是关心则乱,这个时候说话已经相当不客气了。不过她也是因为有这个实力,在江海市,还没有人敢反驳她的意见的。

夏薇这下子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只不过眼神幽怨地看了萧逸一眼,也不知道是疑惑他到底有什么实力,还是在暗暗地求救。

“嗯,钟姨,我看要不这样吧,你先去和院长那边联系一下。不然她一个小护士,也不好做这个决定。”

萧逸想了想之后,笑着对钟倩眉说道。

钟倩眉微微皱了皱眉头,她倒是没考虑过夏薇的处境。这个时候见萧逸这么说,也只好点了点头。

见钟倩眉走了出去,夏薇的小脸儿上稍微轻松了些。她有些感激地看了看萧逸,不过一想起这家伙刚刚无耻的模样,又马上冷下了脸来。

萧逸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他看看夏薇气鼓鼓的小脸儿,不禁轻轻扬起了嘴角。

一会儿工夫,钟倩眉就在一个中年男子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敲门吧。”

萧逸远远地看见他们,也不打算再浪费时间,直接对夏薇说道。

夏薇点了点头,“咚咚咚”地敲开了门。

“什么事?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来烦我的吗?你还想不想在这医院工作了?!”

门打开了一条缝隙,露出了一个戴着眼镜的肥嘟嘟的胖脸。

“李教授,他……”

“行了行了,我没有功夫听你废话,你一会儿就等着受处分吧!”

那张胖嘟嘟的脸看了看夏薇身后的萧逸,见他穿的衣服都是土的不能再土了,怎么看也不像和钟筱雨有什么关系的,便直接骂起了夏薇来。

萧逸站在后面,微微皱了皱眉头,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

这胖子的心理他自然是清楚的,如果这个时候是钟倩眉和院长站在这里,他绝对不会是这副嘴脸。

再看看一脸委屈的夏薇,萧逸心中冷笑,打定了注意要让这帮专家出出丑。

“喂,肥猪,我在这等你们这么长时间了,你们行不行啊?不行的话赶紧滚出来,小爷我还等着救人呢!”

那肥猪般的李教授本来已经要关门了,突然听到了萧逸的声音,微微愣了一下之后,面露怒容。

“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的?!”他一边说,一边又瞪着夏薇说道,“让你在这守着,你是做什么的?!赶快去叫保安,不行的话就报警!”

夏薇原本听着萧逸喊“肥猪”,差点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时候又被那李教授一番呵斥,心里不禁也有些慌了起来。

就在他们争吵的时候,身后的钟倩眉也走了过来。

“小逸,怎么回事?他们出来了吗?”

钟倩眉走过来之后,便焦急地问道。而她身后的中年男子,也是跟着走了过来了。

“钟总,孙院长,你们怎么来了?”

那肥猪般的李教授猛然听到钟倩眉的声音,立马精神了起来。屋子里也瞬间涌出来几个人,随着他一起走了出来。

“呵呵……钟总,我们惭愧啊,钟小姐的病状实在罕见。各项指标都正常,可是到了现在都没有醒过来。”李教授一边说着,一边又看了看一旁的萧逸,冷笑起来,“还有这个家伙,我们刚刚有了一点进展,他就踢开门打断了我们的思路……”

萧逸听了这肥猪的话,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惭愧。本来还以为自己的无耻已经天下无敌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比自己更不要脸的人。

“李教授,门是我……”夏薇张了张小嘴,想要为萧逸辩解一番,却是被一众专家恶狠狠地瞪了一眼。

她虽然对萧逸先前耍流氓的行为有些生气,不过也不想他被人白白冤枉。但是在这些大人物面前,却根本没有她说话的份。

正当她心中为萧逸感到担心,偷眼看了看他时,却见这家伙根本就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好了,是我让他敲门的。还有,这位是萧逸,萧先生。是我特意请过来的高人,你们出去吧,诊费我会按照约定付给你们,不过接下来就不用劳烦各位了。”

钟倩眉冷冷地说了一句,对于这些拿钱不办事的所谓专家,她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特别是那李教授随手把责任推给萧逸的那副德行,更是让她心里有些不悦。没有当场撕破脸,已经是给这些专家面子了。

“什么?他……他是钟总请过来的高人?”

不只是那李教授,所有从病房里走出来的专家,都是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萧逸。

他们论年龄都要比萧逸大上几十岁,而且最低的学历也是海外留学归来的博士。

其中更多的,都是国内成名已久的专家、博士生导师。

现在钟倩眉一句话,便是直接红果果地宣布,他们连一个这么年轻的小辈都不如!

这些专家脸上都是一阵青一阵白,但是偏偏钟倩眉的地位又让他们不好随便发作。

特别是那李教授,他只有四十几岁,是其中最年轻却也最有名望的一位。

出生医学世家,本名李关泽,可以说是如今国内医学界最耀眼的新星。

此时他肥猪般的脸上,也是憋成了猪肝的颜色。

“得,成酱爆肥猪了……”

看着李关泽的脸色,萧逸小声地咕哝了一句,惹得夏薇差点笑出声来。 圣级守卫

圣级守卫

圣级守卫

圣级守卫

圣级守卫

圣级守卫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圣级守卫】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