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小说、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小说在线阅读

烟客 都市情感 2020-11-20 11:06:50 0 0

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

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小说、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小说在线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8-12-24 16:21

字数: 906,996

状态: 已完结 406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小说简介:美女总裁和我打赌,说只要我赢了,她就做我的女朋友……

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小说预览

第一章花了一整天时间来了解信息,梳理关系等,第二天上班,我就直奔智游时代的新办公大楼。

智游时代办公大楼刚装修好,设备还没进场,员工还没搬过来,但老总办公室却是搞好了,而且老总也已经在新大楼办公了。

老总叫胡坤,像小贝说的,是个肥头大耳的四十多岁的土豪,据说发财之后,小三小四等一大堆,光是秘书助理都有三个,而且个个都是美女。

原配跟他离婚之后,更是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有了钱,胡坤也开始学习上层人士的活法,经常出入高尔夫球场、红酒庄等高档场所,追求写高格调的东西,也想把自己包装成一个上层人士。

但,人的本质是无法改变的,除了好色成性之外,胡坤身上还有许多土豪都有的特性,无礼。

我在智游时代顶楼的会客室等了足足一个上午,也没能见到胡坤。

即将到中午下班时间的时候,一个漂亮女人来到了会客室,穿着超短套裙,涂着网红浓妆,这是胡坤的一个秘书,姓章。

章秘书进门后瞟了我一眼,皱着眉头说:“你怎么还不走啊?”

“章秘书你好,我真的很想见胡总一面,请问他现在有空了码?”我忍着不耐烦和恼怒,强装笑颜地问道。

章秘书不屑地撇撇嘴,“胡总都说了,他只见你们夏总监一人。”

“可是……”

“别说了,你快走吧,我们要下班了。”章秘书不耐烦地摆摆手,然后靠在门边翘起下巴,一副厌恶的模样。

看到她这副厌恶的模样,我心里不由火了,真想上去把她摁倒暴打一顿!把她打成猪头,看看胡坤还怎么睡她!

但我想到了赌约,想到了夏云那得意的模样,最终还是忍住了。

我要保持清醒头脑,时刻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深呼一口气,我提着公文包站起身往外走,到门口的时候对章秘书说了声:“抱歉,打扰了。”

章秘书翻了翻白眼,哼哼两声,也不看我一眼。

他吗的,不就一个傍土豪的小秘吗?狗眼看人低!

这胡坤也不是个好东西,摆什么谱?除了几个臭钱之外,还有什么?就他那德行还想追夏云?

我窝着一肚子火走出智游时代的大门,看到大街上耀眼的小车,光鲜亮丽的人群,突然想到,我呢?

我什么都没有!穷屌丝一个,甚至还靠朋友接济几千块钱才能来到滨海。

人家在男人的胯下哼哼几声就能挣钱,人家买下了游戏公司,为了追一个女人就可以在滨海建一座办公大楼,这就是本事啊!

想到这,我颓然地坐在街边,拿出一根烟,点燃,狠狠地抽着。

落寞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方菲。

以前跑业务受了气,回去总会跟方菲诉苦,她也总会抱着我,说:亲爱的,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你会成功的,你会让那些人刮目相看的。

但是现在,她却在富二代的怀抱,有名牌豪车,出入高档场所,走到哪都是受人尊敬的上层人士。

“去他吗的爱情!”

想到这,我忍不住暗骂一声,然后掏出手机,打给了我一个朋友。

覃川是我最好的朋友,从小玩到大,看着我如何追到方菲,又如何被方菲给甩了。

他有一碗泡面吃的时候,绝不会让我饿肚子,至少会给我留点汤。我来滨海的几千块钱,就是问他借的。

电话接通了,那头传来覃川有些含糊的闷哼:“嗯?没死呢?”

“没死。”我猜到他正叼着烟和我打电话,也叼着烟哼哼了一声。

“滨海美女多吗?”

我歪着头看一个正从面前走过的短裙美女,咧咧嘴:“太他吗多了,你要不要来?”

“不去,那地方没钱泡不到妞。”覃川很果断地拒绝了。

“我找到工作了,领导还是个大美女,前几天还把她给调教了一番……”

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总喜欢找覃川聊几句,那厮和我一样经历过失恋,变得和我一样粗俗,同样,在粗俗的人生中寻找我们的快乐,和希望。

也是这种粗俗,让我们变得无所畏惧,让我下决心跑到滨海来开始新生活。

经历过爱情背叛的我们都知道,这世界上,除了钱之外,已经没什么东西能伤害到我们了。

我把进入宇飞,和夏云打赌,又在智游时代遭受冷眼的事情,都告诉了覃川。

覃川只有几句话,干!踩翻那个秘书,搞定那个老板,把美女上司弄到床上。

末了,我转移话题,说:“阿川,你猜我在滨海遇到谁了?”

“方菲?”覃川不经思索地反问。

我沉默,片刻后才骂道:“我去!你早就知道她在滨海对不对?”

“嗯。”覃川坦诚地承认了,“其实,她甩了你之后,还经常打电话给我,问你过得好不好。我没告诉你,就是怕你整天喝酒,又不去挣钱,没钱了又找我借。”

听到他这番话,心里突然一阵隐隐作痛,方菲还关心我?

但我还是忍不住笑了:“你大爷的,原来你只是怕我问你借钱。”

“不就是失恋而已,又死不了人,有啥好怕的,没钱才是最可怕的。”

我笑笑:“行了,不跟你说了,方菲再打电话给你的话,你直接告诉她我在滨海,在宇飞科技上班,反正都分手了,就算做不了朋友,也没必要躲躲闪闪的。”

“那,要不要帮你约个怀旧炮?”覃川郑重地问。

“免了,我还是回去调教我的美女总监吧。”

“嗯,那祝你调教愉快。”

“拜拜。”我挂断了电话,又点燃一根烟,深深地吸了起来。

不论是什么事,我绝不会怪覃川,因为他是我兄弟,嘴上说怕我借钱,其实每次都会主动问我还有没有钱吃饭,然后主动借给我。

他隐瞒了方菲的事,也是为我好。

我只是没想到,方菲竟然还一直打电话给他,通过他了解我的状况,所谓的关心我。

看来,她并没有完全忘记我,或许还记得我曾经对她的好,也或许,只是可怜我,怕我想不开跳楼自杀吧。

想到这,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智游时代的新大楼,十几层楼高,从上面跳下来的话,岂不是要摔成肉泥?

想想都可怕。

“去!傻子才会跳楼。”我扔掉烟头,站起身朝公车站走去。

方菲已经是我的过去,哪怕心里还会痛,但我已经适应了这份伤痛,我要开始我的新生活。

还是想办法搞定这个单子,不单是为了和夏云的赌约,最重要的是,为了重拾我的信心。

我要挣钱,这世界上,没钱才是最可怕的!

搞定土豪胡坤,踩翻那狗眼看人低的秘书,把夏云弄到床上。 第二章坐公车回到宇飞大楼,勉强赶上了公司食堂的午饭,趴在办公桌上将就着睡了个腰酸背痛的午觉。

下午,小贝一上班就满怀期待地问:“沈涛,怎么样了?见到那个土豪没有?”

我摇摇头:“见不到,只见到了他那个漂亮的秘书。”

“哎呀!那你可要加油啊,现在公司里都传开了,说你挺身而出要拿下智游时代那个单子,可别让他们笑话了!”

听到小贝的话,我下意识地朝四面望去,只见销售部的好几十号人大部分都在打量着我,不少人还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什么,或嬉笑或嘲讽的声音,隐约传入我的耳中。

谁都知道,胡坤在追夏总监,夏总监摆明了不想做这个单子,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却被我这个新人揽了下来了,不被公司人笑话才怪。

况且,人人都知道我之前是在物料科上班,一个最底层的搬运工而已。

对他们来说,笑话的重点,就是我这个搬运工想用智游时代的单子,往上爬。

小贝把椅子拉到我身边,坐下,小声地说:“我告诉你啊,外人看我们公司好像很团结,其实内部争斗凶着呢!就像宫斗剧一样……”

小贝又开始她的八卦,喋喋不休说着宇飞内部的明争暗斗。

我没怎么用心听小贝的八卦,也不理会周围人的目光,只苦苦思索如何拿下智游时代这个单子。

苦思良久,我毫无头绪,只得收拾一下桌面,准备出发。

“对了,小贝,我的名片和工作牌,做好了没有?”我一边收拾一边问小贝。

小贝脸色尴尬:“没呢,昨天我已经帮你报上去了,他们说做好了会拿过来给你的。”

我无奈地摇摇头,偌大的宇飞就我一个人没有佩戴工作牌,出入老是被保安拦。

最关键的是,竟然没有名片给我,就叫我去跑业务。

罢了,没名片也是能力体现的一种,我暗暗自嘲。

“沈涛,要不……我和你去吧。”小贝突然有些犹豫地说道。

我看着她清秀脸蛋上的纠结,笑笑:“不用,你长得太水灵了,万一被胡坤那土豪看上的话,怎么办?”

小贝还是很纠结,“可是,我的职责就是协助你拿下这个单子啊。”

我摇头,“你协助我收集信息就行了,再说了,拿下单子之后,还有得你忙的。”

小贝无言以对,片刻后又感激地说:“沈涛,其实你是不想让我受气对吧?”

“呵呵,这种又脏又累的活,还是让男人来干吧。”我收拾好东西,提着公文包往外走。

“沈涛,你是个好人。”身后传来小贝的声音。

我摆摆手,懒得回答她。

我确实不忍心让罗小贝受气,她那种清秀单纯的小女孩,心理承受能力比我这种粗俗的人差得远了。

像上午一样,我来到智游时代的会客室,继续苦苦地等待着胡坤的接见。

胡坤也是刚来滨海没多久,我不知道他的住处,也不知道他平时爱去哪里消遣,只能用这种简单又最苦逼的方式,等待和他见面的机会。

接下来的一连几天,我坚持不懈地跑到胡坤的公司苦等,受尽了那章秘书的白眼,还有公司同事的嘲笑。

每一次无功而返,总让我垂头丧气,但一想到自己一无所有,想到夏云得逞的笑容之后,我又咬牙重新振作了起来。

或许是我不服输的性格,我骨子里的傲气,我不能放弃,我要证明给夏云看,证明给自己看,我不是个一无是处的流氓!

我尝试过守在胡坤的办公室门口,地下停车场之类的地方蹲守胡坤,但每次都被章秘书叫保安给赶走了。

眼看智游时代新办公楼的水电空调网络等全部到位,就连办公桌椅也全部摆放好了,就等着电脑等办公设备进场。

这几天,智游时代的会客室里人满为患,各大电子厂商的代表纷沓而至,而且全都是些营销总监、销售经理之类的人物,唯独宇飞科技就派了我这个最低级的业务员。

令我气愤的是,所长厂商的人都和胡坤见面了,唯独我,一直被晾在会客室,没能见他一面。

这几天,我也没有见过夏云,夏云也好像把我给遗忘了一样,没找过我。

就连销售部的部长,也对我漠不关心,从没问过我那单子的进度。

除了罗小贝之外,周围的同事也懒得理会我,我在宇飞就是个异类般的存在。

而且,我只是暂时到销售部上班而已,本来就不是销售部的正式员工。

直到第五日上午,我如往常一样走出智游时代会客室的时候,那章秘书突然跟我说了一句话:“尽快让你们夏总监过来吧,否则,过几天胡总就要和别人签合同了。”

我停步,转头笑着说:“章秘书,胡总……”

没等我说完,章秘书便不耐烦地摆摆手,然后转身扭着丰臀径直离开,把我自己晾在那里。

“吗的,狗眼看人低!”我忍不住暗骂一声。

一路骂骂咧咧地回到宇飞,午餐时间来到食堂的时候,我心里的怨气也在咒骂中宣泄得七七八八了。

今天回来得比较早,大部分员工也才刚开始吃午餐,我排队取了饭菜,正找位置坐的时候,突然看到罗小贝朝我招手:“沈涛,这里。”

在宇飞,也只有罗小贝这个既单纯又喜欢八卦的女孩愿意搭理我。

我端着饭菜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见她一边吃,一边翻看手中的一份文件,便好奇地问:

“小贝,又接到什么任务?连吃饭都要赶着做?”

“不是任务,而是公司的新品推广方案已经出来了,市场部和销售部的人都要尽快熟悉这套方案。”

“哦?”我好奇,突然又发现,自己没有收到新品方案。

看来,营销部门的几个主管,还没有把我当成销售部的员工,夏云可能也把我给真正遗忘了。

直到现在,我也还没拿到自己的名片和工作牌,可见高层就等着我完不成任务,然后把我辞退。

“呵呵。”我摇头苦笑,又随意地问道:“新品是一体机吧?这方案定位的市场是什么?”

小贝点头:“嗯,共五个型号的一体机,市场定位是主攻政企采购。”

我先是一怔,旋即不由冷笑,宇飞企划部和市场部的人都是猪脑袋么?竟然选择主攻政企采购?

难道他们不知道,一体机的市场已趋向成熟,政企采购虽然是最大的一块肥肉,但排名在宇飞之上的几个品牌早已挣得头破血流。

宇飞既没有先机,品牌也没太多优势,再去抢这块肥肉,根本就是得不偿失的事。

想到这,或许是因为营销部高层没把我当成员工的原因,我不由地嘲笑地说道:“呵呵,市场定位都做不好,这个推广方案可以作废了。”

“啥?”小贝好像没理解我的意思,转过头惊讶地问道。

“没啥,就是觉得,宇飞的新品,不该定位在政企采购。”

“额……”小贝刚想说什么,突然脸色一变,朝后面看了一眼,又急忙转过头,用脚踢了我一下。

我意识到身后应该是站着什么人,回头一看,只见一张熟悉的漂亮的脸蛋,正毫无表情地看着我。

竟然是夏云!

夏云旁边,还有一个穿着高档西装的青年,长得白白净净,带了一副金丝眼镜,镜片后的眼中,露出了很明显的怒火。 第三章我很诧异,公司设有专为高管服务的专属餐厅,像夏云这种总监级别的人物,应该在专属餐厅吃饭才对啊,怎么会来普通员工的食堂?

诧异中,我也懒得理会那个金丝男的愤怒的目光,只下意识地将目光在夏云身上扫了一遍,那套高档套裙把她的身材包裹得十分完美,两条白皙的大长腿格外耀眼。

“混账!”金丝男突然怒喝一声。

食堂里所有的员工都吓了一跳,纷纷朝这边看来,看到是夏云总监和金丝男后,顿时一片鸦雀无声。

“你是哪个部门的?为什么不佩戴工作牌?”金丝男伸出手指,居高临下地指着我斥问。

傲慢的姿态,训斥的语气,看来这金丝男也是个高管。

但,在我眼里他什么都不是,老子在外面受尽了白眼,回到公司还要受气?

再说,宇飞都不承认我是员工,他凭什么对老子指手画脚?

我忍着怒气,皱起眉头看了一眼金丝男,平静地说:“销售部业务员沈涛,我没有工作牌,至于原因,你问夏总监吧。”

我平静的态度出乎了金丝男的意料,他楞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夏云。

夏云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只微微皱着眉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哼!”金丝男冷哼一声,“你一个小小的业务员,有什么资格评判公司新品的市场定位?”

我依然平静地看着他,说:“如果宇飞的员工没有资格讨论公司的产品,市场定位或者推广策划之类的话,那还算什么员工?难道在你的眼里,员工只是服从命令的傀儡?”

“你……”金丝男哑然,瞬间便脸色涨红,竟然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看来,这金丝男不过是在温室长大的小白脸而已,没经历过什么风浪,甚至没遇到过顶撞他的员工,要不然也不会被气成这样。

我根本不想给他留面子,如果不是我还想完成和夏云的赌约的话,可能我已经站起来羞辱他一番了。

得罪高管又怎么样?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

以前我还很向往宇飞科技,但进公司这几天给我的感觉,大失所望。

员工餐厅里的所有人都在静静地看热闹,奇怪的是夏云一直没有说话,只微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

金丝男深呼吸几次,终于把情绪稳定了下来,又冷哼说道:“每一个新品,都是由我们企划部呕心沥血做了大量工作才推出的,每一个方案,都是市场部的同事辛苦的结晶,你凭什么说这个推广方案可以作废了?”

我懒得和他继续抬杠,耸耸肩:“好吧,是我多嘴,是我无知,这份推广方案做得很好。”

说到这,我扫了一眼夏云,又说道:“两位领导,我们要继续吃饭了,不好意思。”

说完,我便转过身,也不理会他们,自顾自地夹起一块回锅肉放到嘴里,滋滋地嚼了起来。

周围的员工依然定定看着我们,静悄悄一片,只有小贝在旁边埋头扒饭的声音,还有身后金丝男的急促呼吸声。

显然那煞逼气得不轻。

“沈涛。”夏云平静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夏总有什么事?”我转过头,对她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夏云说完,也不等我回答,径直转身就走。

“哎!夏总,我这正吃饭呢。”

“吃完饭马上来。”

“可是,现在是下班时间啊……”

“你到底来不来!”夏云突然转身,怒瞪了我一眼。

“来!”不经思索地,我猛然点头,然后才发现自己太没出息了。

夏云看到我的模样,眼中突然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然后转身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那小白脸狠狠盯了我一眼,“你叫沈涛对吧?收拾好东西,准备走人吧,哼!”

说完,小白脸也转身,快步跟上夏云。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又夹起一块回锅肉送到嘴里。

“呼……”身旁的小贝突然长长呼一口气,连连拍着自己的胸口,“太刺激了,真是太刺激了!可把我紧张死了!”

“沈涛知道刚才那男的是谁吗?你就不怕他开除你吗?”

我摇头,只顾着吃饭,“管他是谁,开除就开除呗。”

“哗……”周围突然响起一阵哗然,围观的员工一个个兴奋地交头接耳议论着,同时一道道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

“兄弟你好厉害啊!”突然一个青年端着饭盘坐到我面前,对我翘着大拇指赞道。

“你是沈涛对吧,我叫程人杰,幸会幸会。”青年其貌不扬,嘴巴却很麻利,说着朝我伸出手掌。

我楞了一下,他明知我得罪了高管,还特意跑过来跟我打招呼,看来这人并不势利。

反应过来,我急忙伸手跟他握了一下手,笑着说:“你这名字简直如雷贯耳啊!”

程人杰似乎早就习惯了,有些得意地笑了两声,然后就开始对我介绍刚才那个金丝男。

小贝自然不甘寂寞,两人一唱一和地把金丝男的所有事迹都告诉了我。

原来,金丝男叫刘天扬,是宇飞企划部的企划副总监,虽然没有行政大权,但也是名副其实的高管。

而且,这刘天扬大有来头,他父亲可是宇飞背后的环宇集团的一个董事,来宇飞的目的只是锻炼一番,以后肯定是要进入集团的人物。

刘天扬也是夏云的众多追求者之一,据说他也在国外深造了几年,满腹才华,诗歌音乐文学外语等无所不通,和夏云一道被视为宇飞的金童玉女。

程人杰和小贝八卦上瘾了,说完了程人杰,就把夏云的众多追求者也搬出来说了个遍。

我仅当故事听着,又不禁感慨,夏云的每一个追求者,或才子或公子,无不是大有来头,唯独那智游时代的胡坤,大老粗一个,除了钱多之外,啥都没有。

想到这,我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个搞定胡坤的方法。

又仔细地想了一会,我忍不住笑了,这个方法有很大的成功率。

“嘿嘿!”我站起身,饭也不吃了,朝小贝和程人杰笑了两声,“你们慢慢吃,我要去夏总的办公室了。”

罗小贝和程人杰傻傻地看着我,或许是想不通我为什么突然傻笑。

我不理会他们,自顾自地笑着往食堂外走去。

走到一半,突然想起夏云可能已经在办公室等我了,应该还没吃东西,于是便走到打饭窗口,叫阿姨打包了一碗粥,配几个可口小菜。

又拿了几个水果,我乐悠悠地朝电梯走去。 第四章来到夏云的办公室门口,我礼貌地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夏云的声音:“进来。”

我推门进去,反手把门关上,转头对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夏云笑着说:“夏总,做好准备了吗?”

夏云一愣:“什么准备?”

“做一个流氓的女朋友的准备。”

我玩味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走到沙发旁,把手里的粥和水果放在茶几上,又说:“给你带了点粥,过来吃点吧。”

夏云有些惊讶,看了看茶几上的食物,又看看我。

我坐在沙发上,“一个男朋友的基本素质,给女朋友带点吃的,有啥好奇怪的?”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东西?”夏云从椅子上起身,缓缓朝沙发走来。

我习惯性地欣赏着她的完美身材,随口回了句:“猜的。”

夏云在我对面的沙发坐下,把雪白的大腿夹得紧紧的,又把套裙往下拉了拉,才说:“你搞定智游时代的单子了?”

我摇头,“准备了。”

“呵。”夏云笑了,丝毫不担心的模样,“等你拿下那单子再说吧。”

我知道,她是绝不相信我能搞定胡坤。

不等我说话,夏云直了直身子,正色的对我问道:“沈涛,我问你,刚才在餐厅,你为什么说宇飞新品的市场定位错误?”

对于夏云的问题,我并不意外,只淡淡地回道:“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夏总您别当真。”

“哼,我知道你绝不是随口说的,你肯定有你自己的看法,作为公司的一份子,难道你就不能把自己的观点说出了,不该为公司提些建议做些贡献吗?”

“呵。”我忍不住一笑,“夏总这时候把我当成公司一份子了?”

夏云哑然,脸色不由地有些尴尬。

“呵呵,我入职多少天了?名片呢?工作牌呢?”

我没打算太给她面子,又继续说:“你本来就不想让我留在宇飞,想让我离开你的视线,滚的越远越好,以免得我纠缠你,但你碍于面子,又不好直接开除我。

“所以,你故意挖了个坑给我,激将我接下智游时代的单子,等过几天,胡坤等不及,采购其他公司的产品那时,就是我被踢出宇飞的时候,我说的没错吧?”

夏云无言以对,扭过头不敢直视我的双眼。她默认了我的猜测。

虽然早就猜到了真相,但此刻的我还是感到寒心。

不可否认,我对夏云抱有幻想,她漂亮得难以形容,我幻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

抛开这不切实际的幻想,我也渴望朋友,渴望有人理解我,最简单的,能和夏云这种美女做个朋友也很不错。

但,她只想把我打发走,滚的越远越好,我和她,只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我不该打扰她。

或许是因为这几天受了太多白眼,心里憋了太多委屈,此刻的我突然觉得很失落,很难受。

不由地,我想到了方菲,她冷酷无情地离我而去。现在,夏云也冷酷无情地想赶我走。

这世界也冷酷无情,我就像一个弃子,被这世界给抛弃了。

夏云可能看到我突然情绪低落,急忙歉然地说道:“我……其实也没那么讨厌你,只是……”

“不用说了。”我打断她,然后拿出一根烟,点燃之后才问她:“不介意我抽烟吧。”

夏云摇摇头,附身从茶几下拿出一个烟灰缸,放在我面前。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淡淡说道:“你找我来,并不是为了向我道歉,而是为了你的新产品而已。

“我也没必要和一个女人斤斤计较,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对新产品的看法,告诉你也无妨。”

听到这话,夏云突然来了精神,希冀地看着我。

我通过缭绕烟雾,看着那张绝美的脸蛋,平静地说道:“众所周知,政企采购一直是电子厂商最大的一块肥肉,宇飞主攻的方向在那也没错。

“只不过,现在一体机市场已经趋向成熟,有多少品牌在争夺政企采购这一块,其中又有多少品牌、质量、价格,甚至政企背景都不弱于宇飞的厂商,这点夏总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宇飞现在才推出一体机,比别人慢了不知多少步,然后又加入政企采购的争夺中,夏总你觉得宇飞抢得过别的品牌吗?”

夏云皱起眉头,显然并不认同我的看法,说道:“宇飞确实慢了很多,政企背景也没什么优势,但我们可以通过最好的推广运作来弥补这些缺陷。

“我们可以做最好的服务,控制好价格,给出比同行更高的利润空间,吸引各个省份业界最强的公司做我们的产品代理,这些最强的代理商在当地一般都有很深的政企背景,有他们的推动,市场很快就能打开。”

我摇头笑了笑:“夏总这个观点,是几乎所有厂商的套路,每个厂商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宇飞也可以做,但我觉得效果不大。”

我弹了一下烟灰,继续说:“我以前就是在当地最大的代理公司上班,公司代理的产品,要么是前三的品牌,销量非常大,利润不算高。要么,就是品牌不强销量也不大,但是利润却非常高的产品。

“而宇飞的品牌,从来就没能排得进前三,最多就在前十名的中游水平而已,当地代理商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产品,销量不高不低,利润也不高不低。

“而且,大的代理公司早早就拿到了大品牌的一体机代理,没有出现大问题的话,他们不会轻易地更换产品。所以,我觉得宇飞新产品上市,所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寻找代理商。”

夏云依然微皱着眉头,说:“这一点我和企划部的同事都考虑过,到时候就看我们的销售经理的业务水平,能不能拿下那些大的代理商。”

“呵。”我不由一笑,“所以,我才说新产品的市场定位有问题。与其大费周章地争夺政企采购,还不如把目光放在中小型企业,甚至数量庞大的普通商户身上。”

听到这话,夏云眼睛突然一亮,定定看着我,“继续说。”

“中小型企业和普通商户这块市场有多大,市场部应该有一些数据吧,这个我就不说了。我想说的是代理商,在各个省份乃至地级市,几乎所有中上游的代理商,他们的冲劲都比大公司还强。

“但他们拿不到太好的品牌代理权,也缺乏政企采购的背景,只能把精力放在零售市场,还有我说的中小型企业及商户上。

“如果宇飞把新产品定位在合适他们的市场,做好相应的推广,再找一些冲劲很强的代理商,占领中小型企业这块市场,不难。

“至于和政企采购比起来,其中利弊,夏总再和市场部的人分析吧。”

说到这,我把烟头掐灭,站起身,“我有点累了,夏总没其他事的话,我去休息了。”

“嗯。”夏云好像没反应过来,仍皱着眉头苦苦思索,只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我不再理会她,径直走到门口,临出门又看了她一眼。

“夏总,先吃点东西吧,不吃午餐对身体很不好的。”

看到夏云突然惊醒的时候,我走出她的办公室,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小说预览

花了一整天时间来了解信息,梳理关系等,第二天上班,我就直奔智游时代的新办公大楼。

智游时代办公大楼刚装修好,设备还没进场,员工还没搬过来,但老总办公室却是搞好了,而且老总也已经在新大楼办公了。

老总叫胡坤,像小贝说的,是个肥头大耳的四十多岁的土豪,据说发财之后,小三小四等一大堆,光是秘书助理都有三个,而且个个都是美女。

原配跟他离婚之后,更是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有了钱,胡坤也开始学习上层人士的活法,经常出入高尔夫球场、红酒庄等高档场所,追求写高格调的东西,也想把自己包装成一个上层人士。

但,人的本质是无法改变的,除了好色成性之外,胡坤身上还有许多土豪都有的特性,无礼。

我在智游时代顶楼的会客室等了足足一个上午,也没能见到胡坤。

即将到中午下班时间的时候,一个漂亮女人来到了会客室,穿着超短套裙,涂着网红浓妆,这是胡坤的一个秘书,姓章。

章秘书进门后瞟了我一眼,皱着眉头说:“你怎么还不走啊?”

“章秘书你好,我真的很想见胡总一面,请问他现在有空了码?”我忍着不耐烦和恼怒,强装笑颜地问道。

章秘书不屑地撇撇嘴,“胡总都说了,他只见你们夏总监一人。”

“可是……”

“别说了,你快走吧,我们要下班了。”章秘书不耐烦地摆摆手,然后靠在门边翘起下巴,一副厌恶的模样。

看到她这副厌恶的模样,我心里不由火了,真想上去把她摁倒暴打一顿!把她打成猪头,看看胡坤还怎么睡她!

但我想到了赌约,想到了夏云那得意的模样,最终还是忍住了。

我要保持清醒头脑,时刻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深呼一口气,我提着公文包站起身往外走,到门口的时候对章秘书说了声:“抱歉,打扰了。”

章秘书翻了翻白眼,哼哼两声,也不看我一眼。

他吗的,不就一个傍土豪的小秘吗?狗眼看人低!

这胡坤也不是个好东西,摆什么谱?除了几个臭钱之外,还有什么?就他那德行还想追夏云?

我窝着一肚子火走出智游时代的大门,看到大街上耀眼的小车,光鲜亮丽的人群,突然想到,我呢?

我什么都没有!穷屌丝一个,甚至还靠朋友接济几千块钱才能来到滨海。

人家在男人的胯下哼哼几声就能挣钱,人家买下了游戏公司,为了追一个女人就可以在滨海建一座办公大楼,这就是本事啊!

想到这,我颓然地坐在街边,拿出一根烟,点燃,狠狠地抽着。

落寞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方菲。

以前跑业务受了气,回去总会跟方菲诉苦,她也总会抱着我,说:亲爱的,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你会成功的,你会让那些人刮目相看的。

但是现在,她却在富二代的怀抱,有名牌豪车,出入高档场所,走到哪都是受人尊敬的上层人士。

“去他吗的爱情!”

想到这,我忍不住暗骂一声,然后掏出手机,打给了我一个朋友。

覃川是我最好的朋友,从小玩到大,看着我如何追到方菲,又如何被方菲给甩了。

他有一碗泡面吃的时候,绝不会让我饿肚子,至少会给我留点汤。我来滨海的几千块钱,就是问他借的。

电话接通了,那头传来覃川有些含糊的闷哼:“嗯?没死呢?”

“没死。”我猜到他正叼着烟和我打电话,也叼着烟哼哼了一声。

“滨海美女多吗?”

我歪着头看一个正从面前走过的短裙美女,咧咧嘴:“太他吗多了,你要不要来?”

“不去,那地方没钱泡不到妞。”覃川很果断地拒绝了。

“我找到工作了,领导还是个大美女,前几天还把她给调教了一番……”

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总喜欢找覃川聊几句,那厮和我一样经历过失恋,变得和我一样粗俗,同样,在粗俗的人生中寻找我们的快乐,和希望。

也是这种粗俗,让我们变得无所畏惧,让我下决心跑到滨海来开始新生活。

经历过爱情背叛的我们都知道,这世界上,除了钱之外,已经没什么东西能伤害到我们了。

我把进入宇飞,和夏云打赌,又在智游时代遭受冷眼的事情,都告诉了覃川。

覃川只有几句话,干!踩翻那个秘书,搞定那个老板,把美女上司弄到床上。

末了,我转移话题,说:“阿川,你猜我在滨海遇到谁了?”

“方菲?”覃川不经思索地反问。

我沉默,片刻后才骂道:“我去!你早就知道她在滨海对不对?”

“嗯。”覃川坦诚地承认了,“其实,她甩了你之后,还经常打电话给我,问你过得好不好。我没告诉你,就是怕你整天喝酒,又不去挣钱,没钱了又找我借。”

听到他这番话,心里突然一阵隐隐作痛,方菲还关心我?

但我还是忍不住笑了:“你大爷的,原来你只是怕我问你借钱。”

“不就是失恋而已,又死不了人,有啥好怕的,没钱才是最可怕的。”

我笑笑:“行了,不跟你说了,方菲再打电话给你的话,你直接告诉她我在滨海,在宇飞科技上班,反正都分手了,就算做不了朋友,也没必要躲躲闪闪的。”

“那,要不要帮你约个怀旧炮?”覃川郑重地问。

“免了,我还是回去调教我的美女总监吧。”

“嗯,那祝你调教愉快。”

“拜拜。”我挂断了电话,又点燃一根烟,深深地吸了起来。

不论是什么事,我绝不会怪覃川,因为他是我兄弟,嘴上说怕我借钱,其实每次都会主动问我还有没有钱吃饭,然后主动借给我。

他隐瞒了方菲的事,也是为我好。

我只是没想到,方菲竟然还一直打电话给他,通过他了解我的状况,所谓的关心我。

看来,她并没有完全忘记我,或许还记得我曾经对她的好,也或许,只是可怜我,怕我想不开跳楼自杀吧。

想到这,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智游时代的新大楼,十几层楼高,从上面跳下来的话,岂不是要摔成肉泥?

想想都可怕。

“去!傻子才会跳楼。”我扔掉烟头,站起身朝公车站走去。

方菲已经是我的过去,哪怕心里还会痛,但我已经适应了这份伤痛,我要开始我的新生活。

还是想办法搞定这个单子,不单是为了和夏云的赌约,最重要的是,为了重拾我的信心。

我要挣钱,这世界上,没钱才是最可怕的!

搞定土豪胡坤,踩翻那狗眼看人低的秘书,把夏云弄到床上。 坐公车回到宇飞大楼,勉强赶上了公司食堂的午饭,趴在办公桌上将就着睡了个腰酸背痛的午觉。

下午,小贝一上班就满怀期待地问:“沈涛,怎么样了?见到那个土豪没有?”

我摇摇头:“见不到,只见到了他那个漂亮的秘书。”

“哎呀!那你可要加油啊,现在公司里都传开了,说你挺身而出要拿下智游时代那个单子,可别让他们笑话了!”

听到小贝的话,我下意识地朝四面望去,只见销售部的好几十号人大部分都在打量着我,不少人还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什么,或嬉笑或嘲讽的声音,隐约传入我的耳中。

谁都知道,胡坤在追夏总监,夏总监摆明了不想做这个单子,这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却被我这个新人揽了下来了,不被公司人笑话才怪。

况且,人人都知道我之前是在物料科上班,一个最底层的搬运工而已。

对他们来说,笑话的重点,就是我这个搬运工想用智游时代的单子,往上爬。

小贝把椅子拉到我身边,坐下,小声地说:“我告诉你啊,外人看我们公司好像很团结,其实内部争斗凶着呢!就像宫斗剧一样……”

小贝又开始她的八卦,喋喋不休说着宇飞内部的明争暗斗。

我没怎么用心听小贝的八卦,也不理会周围人的目光,只苦苦思索如何拿下智游时代这个单子。

苦思良久,我毫无头绪,只得收拾一下桌面,准备出发。

“对了,小贝,我的名片和工作牌,做好了没有?”我一边收拾一边问小贝。

小贝脸色尴尬:“没呢,昨天我已经帮你报上去了,他们说做好了会拿过来给你的。”

我无奈地摇摇头,偌大的宇飞就我一个人没有佩戴工作牌,出入老是被保安拦。

最关键的是,竟然没有名片给我,就叫我去跑业务。

罢了,没名片也是能力体现的一种,我暗暗自嘲。

“沈涛,要不……我和你去吧。”小贝突然有些犹豫地说道。

我看着她清秀脸蛋上的纠结,笑笑:“不用,你长得太水灵了,万一被胡坤那土豪看上的话,怎么办?”

小贝还是很纠结,“可是,我的职责就是协助你拿下这个单子啊。”

我摇头,“你协助我收集信息就行了,再说了,拿下单子之后,还有得你忙的。”

小贝无言以对,片刻后又感激地说:“沈涛,其实你是不想让我受气对吧?”

“呵呵,这种又脏又累的活,还是让男人来干吧。”我收拾好东西,提着公文包往外走。

“沈涛,你是个好人。”身后传来小贝的声音。

我摆摆手,懒得回答她。

我确实不忍心让罗小贝受气,她那种清秀单纯的小女孩,心理承受能力比我这种粗俗的人差得远了。

像上午一样,我来到智游时代的会客室,继续苦苦地等待着胡坤的接见。

胡坤也是刚来滨海没多久,我不知道他的住处,也不知道他平时爱去哪里消遣,只能用这种简单又最苦逼的方式,等待和他见面的机会。

接下来的一连几天,我坚持不懈地跑到胡坤的公司苦等,受尽了那章秘书的白眼,还有公司同事的嘲笑。

每一次无功而返,总让我垂头丧气,但一想到自己一无所有,想到夏云得逞的笑容之后,我又咬牙重新振作了起来。

或许是我不服输的性格,我骨子里的傲气,我不能放弃,我要证明给夏云看,证明给自己看,我不是个一无是处的流氓!

我尝试过守在胡坤的办公室门口,地下停车场之类的地方蹲守胡坤,但每次都被章秘书叫保安给赶走了。

眼看智游时代新办公楼的水电空调网络等全部到位,就连办公桌椅也全部摆放好了,就等着电脑等办公设备进场。

这几天,智游时代的会客室里人满为患,各大电子厂商的代表纷沓而至,而且全都是些营销总监、销售经理之类的人物,唯独宇飞科技就派了我这个最低级的业务员。

令我气愤的是,所长厂商的人都和胡坤见面了,唯独我,一直被晾在会客室,没能见他一面。

这几天,我也没有见过夏云,夏云也好像把我给遗忘了一样,没找过我。

就连销售部的部长,也对我漠不关心,从没问过我那单子的进度。

除了罗小贝之外,周围的同事也懒得理会我,我在宇飞就是个异类般的存在。

而且,我只是暂时到销售部上班而已,本来就不是销售部的正式员工。

直到第五日上午,我如往常一样走出智游时代会客室的时候,那章秘书突然跟我说了一句话:“尽快让你们夏总监过来吧,否则,过几天胡总就要和别人签合同了。”

我停步,转头笑着说:“章秘书,胡总……”

没等我说完,章秘书便不耐烦地摆摆手,然后转身扭着丰臀径直离开,把我自己晾在那里。

“吗的,狗眼看人低!”我忍不住暗骂一声。

一路骂骂咧咧地回到宇飞,午餐时间来到食堂的时候,我心里的怨气也在咒骂中宣泄得七七八八了。

今天回来得比较早,大部分员工也才刚开始吃午餐,我排队取了饭菜,正找位置坐的时候,突然看到罗小贝朝我招手:“沈涛,这里。”

在宇飞,也只有罗小贝这个既单纯又喜欢八卦的女孩愿意搭理我。

我端着饭菜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见她一边吃,一边翻看手中的一份文件,便好奇地问:

“小贝,又接到什么任务?连吃饭都要赶着做?”

“不是任务,而是公司的新品推广方案已经出来了,市场部和销售部的人都要尽快熟悉这套方案。”

“哦?”我好奇,突然又发现,自己没有收到新品方案。

看来,营销部门的几个主管,还没有把我当成销售部的员工,夏云可能也把我给真正遗忘了。

直到现在,我也还没拿到自己的名片和工作牌,可见高层就等着我完不成任务,然后把我辞退。

“呵呵。”我摇头苦笑,又随意地问道:“新品是一体机吧?这方案定位的市场是什么?”

小贝点头:“嗯,共五个型号的一体机,市场定位是主攻政企采购。”

我先是一怔,旋即不由冷笑,宇飞企划部和市场部的人都是猪脑袋么?竟然选择主攻政企采购?

难道他们不知道,一体机的市场已趋向成熟,政企采购虽然是最大的一块肥肉,但排名在宇飞之上的几个品牌早已挣得头破血流。

宇飞既没有先机,品牌也没太多优势,再去抢这块肥肉,根本就是得不偿失的事。

想到这,或许是因为营销部高层没把我当成员工的原因,我不由地嘲笑地说道:“呵呵,市场定位都做不好,这个推广方案可以作废了。”

“啥?”小贝好像没理解我的意思,转过头惊讶地问道。

“没啥,就是觉得,宇飞的新品,不该定位在政企采购。”

“额……”小贝刚想说什么,突然脸色一变,朝后面看了一眼,又急忙转过头,用脚踢了我一下。

我意识到身后应该是站着什么人,回头一看,只见一张熟悉的漂亮的脸蛋,正毫无表情地看着我。

竟然是夏云!

夏云旁边,还有一个穿着高档西装的青年,长得白白净净,带了一副金丝眼镜,镜片后的眼中,露出了很明显的怒火。 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

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

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

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

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

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小说、美女总裁背后的男人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