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当道小说、嫡女当道小说在线阅读

恋梦红尘 穿越重生 2022-01-19 17:04:10 0 0

嫡女当道

嫡女当道小说、嫡女当道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1-03 18:27

字数: 825,399

状态: 已完结 252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小说(www.sossw.com)

嫡女当道小说简介:    这是一个嫡女当道的世界。

    可她身为嫡女,却被人虐待了整整十三年。

    十三年后,庶母与庶妹逼她入宫,令她以二八年华之身,侍寝半百昏庸之君。

    第一夜,她遭蹂躏致死。

    杀手穿越,成为新的她。

    一双翻云覆雨手,一柄无名青锋剑,杀太子,创武馆,开镖局,当御厨。

    闪电般开启了一段属于她的盛世繁华。

    九州天下,无人不知她名姓。

    可他却说:“说好了,七儿要和美人姐姐永远一起的。”

    他是九州第一帝国的尊贵皇子,是天下第一邪王,是当世第一美男子,也是她的美人姐姐。

    青马竹马时的一句玩笑承诺,伴随他一生一世。

    他发誓要给她幸福。

    她却不耐:“美人姐姐,麻烦你先把两个侧妃休了再说。”

    他笑。

    身后是开了荼蘼的漫天梅花。

    一如当年。

嫡女当道小说预览

第一章“风小姐。”

那为首的黑衣人先开了口,喊出的话铿锵有力:“将军极为惦记您,特地吩咐末将前来营救。”

风七七秀眉一挑,认识她的人,都在玉国。

此地乃大夏帝都流火城,竟然也有人叫得出她的名讳?

将军?

哪一位玉国将军,于国破家亡之后,还惦记着她的性命。

她目光探出,试图看清黑衣人的容颜。

然而,墨色的袖摆忽然挡住了她的全部视线。

紧接着,天青色的车帘垂下,遮掩住外间的风雪,也遮掩住那黑衣武将的满身士气。

风七七目光一闪,盯着潇阳王的袖摆。

潇阳王面色如常,收回放下车帘的手,目光平淡。

狠狠剜他一眼,却换来他唇角勾起的莫名笑意。

墨色的袖摆再次抬起,修长洁白的手递来,似要触及她白皙娇嫩的脸。

她正欲往后退开,他的手,却停驻在了半空。

他冷冷收回手,转头冲着车窗外,清淡道:“杀了。”

“喏。”

车外,白衣女子闻声应答,翩然跃下车架。

下一秒,飞镖破空声乍起。

一声一声,尽数打在锋利的刀刃之上。

二人械斗,场面激烈,潇阳王的其余下属,都只做壁上观。

车内,潇阳王缓缓抚摸着无名指上的莹碧指环,望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风七七,轻声道:“走。”

马儿长嘶一声,飞快跃出,车队依旧往乾中门奔驰。

风七七冷冷的靠着车壁,缓缓垂下了眼帘。

“嗖嗖嗖……”

“嗖……”

无数的羽箭恰在此时,自四面八方射来,“刷刷刷”钉入车壁。

风七七水眸一颤,看清潇阳王背后车壁上,密密麻麻的雪亮箭尖。

黑衣将士并非一人,显然,他还带着一队精兵。

就在他阻拦潇阳王的片刻时辰中,玉国精兵悄悄包围了车队。

他们无疑是厉害的。

羽箭密集如蝗,喊杀声一瞬炸开,马匹俱被射杀,鲜血喷涌一地,溅湿了马车上那个显眼的黑鹫图案。

黑鹫,潇阳王的标识。

潇阳王妖异的脸沉静如水,一把拉过风七七纤瘦的手臂,阴沉沉道:“轩辕止的胆子不小。”

一语毕,环抱风七七纤细的腰肢,一步冲天,跃出车驾。

车驾外,漫天箭雨。

远处,白衣女子双袖狂舞,无数枚飞镖闪着寒凉的光,直直射向黑衣武将。

风七七注意到,武将的手臂上已然带伤,而他的大刀,早已落入泥泞的雪地中。

今日的营救,恐怕是难了。

她双眸一颤,下一秒,白衣女子的飞镖,却已直直射向黑衣武将的咽喉。

武将一怔,侧身避开却未曾避过。

咽喉处登时如决堤的洪流,霎那间涌出滚烫的血液。

死了。

风七七心头一鄂,还没来得及多看一眼,整个人已随着潇阳王翩然落地。

潇阳王并未松开环住她腰肢的大手,另一只手却状似无意地抓住空中一支羽箭,轻巧投掷而出。

一个玉国精兵应声倒下。

她一怔,他却混若不觉,接二连三的抓住飞在空中的羽箭,一支一支随意地掷出。

而后,倒下一个又一个玉国精兵。

不过短短数十秒,长街上的黑衣人便倒了一地。

满地羽箭,胡乱的插在尸体上,渐渐被风雪所掩盖。

如果说她是个顶级杀手,那么潇阳王,无疑是她顶级的对手。

风七七不知道,他怎能在坐拥滔天权势之时,还能练就这样一身杀人的本事。

果然,是诡异的敌人。

心思回转间,环在她腰肢上的大手,却倏地松开了。

她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潇阳王没有扶住她。

反而,退了开去。

下一刻,长街那头,忽然奔出来一队赭黄侍卫。

一个个铠甲华丽,威风凛凛,气势迫人。

风七七迎着风雪看去,一人身着赭黄软甲,披着月白披风,纵马奔来。

那人眉目和蔼,鬓角染着雪花,十分温谦之态。

能在大夏国帝都,以这样的装扮亮相,除却太子能有何人?

她垂下眼帘,冰凉的手指终于有了一丝温度。

长街上,一时只听得马踏青石之声。

片刻,赭黄兵卫奔近,潇阳王的下属纷纷下跪行礼。

静寂的街道上,唯余潇阳王与风七七傲然而立。

太子跃马而下,目光掠过潇阳王妖异俊美的脸,眉间蹙起一丝难以察觉的不屑。

而后,转眼看风七七。

一眼过,他却愣住了。

足足愣了十来秒,他才目光一颤,忽尔转头看着潇阳王的眼睛,笑道:“王弟好像是遇到了刺客?”

他的嗓音和煦,面容亦和煦,与潇阳王并肩立于一处,俨然是二个世界之人。

一在冰雪之渊,一在日影之颠。

可惜,风七七却从那状似温暖的嗓音中,听出一丝狡诈之意。

潇阳王面露不屑,似乎并未听出什么不同:“区区刺客,何足挂齿。不过……”

他面容一肃,蹙眉高声道:“本王刚遇到刺客,太子就赶到,是不是太巧了点?”

寒月天气,风雪呼号,是个正常人,大约都会窝在马车中躲避寒雪。

又岂会如太子一般,领着亲卫纵马飞奔?

此话一出,含义深远。

太子闻言色变,大笑道:“王弟说得哪里话?本宫刚到震中门,就听说你被刺客围攻,这才特地赶来相救。”

好一个兄弟情深,可惜潇阳王却并不买账。

“震中门到此,少则一刻钟时辰。这些刺客,从出现到送命,也不足一刻钟。太子真是好手段,竟能未卜先知!”

潇阳王面色冷淡,说出的话尖酸刻薄,一张俊美非凡的脸面,摆着冷漠和睥睨。

堂堂太子,在他这里竟也留不得一丝体面。

太子目光连闪,一张脸清白相接,已然不知该如何接话。

他挣扎良久,忽然凑进潇阳王一步,哈哈大笑道:“还是王弟最懂为兄的心。这……”

他随意扫一眼风七七,压低声音道:“父皇还在皎化寺,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不如……就让为兄代你送她入宫?”

入宫,至少还需一刻钟,进御书房,则至少还需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马车中一双男女,能干出来的事情,实在极多。

潇阳王冷然地瞧着太子,瞧着眼前这位号称流火城第一风流才俊的男人,勾唇一冷。

他退后一步,淡淡道:“本王一路劳顿,接连数日未曾歇息,已是累极。既然太子愿意代劳,本王自然乐意。”

他冷冷一挥手,扬声道:“请太子送玉国妃嫔入宫,回府。”

“喏。”众下属齐齐应答,退了开去。

白衣女子翩然跃来,扶住了风七七的手臂。

风七七一怔。

她怔住,潇阳王却斜睨过来,揶揄道:“还不多谢太子?”这语气,颐指气使,好一副高大上的主人姿态。

风七七抬起头,面色愤然。

潇阳王却恍若未见。

太子眼珠一转,不怀好意地大笑道:“美人若真要谢,哈哈……”他得意不言,冲赭黄兵卫潇洒道:“速速回宫!”

笑声畅快,长街那头,有簇新的马车安静地驰行过来。

竟是早有准备。

风七七目光一闪,白衣女却暗中使力,挟持着她走向马车。

赭黄车帘掀开,窗前垂着明珠流苏,小茶几上摆着几样精致糕点,似乎正是为她准备。

她回头,车帘却已垂下,掩住一车温热。

车外,白衣女子晦暗生涩的话音传来:“若能得太子亲睐,倒比争宠后宫来的容易。玉国破了,风小姐且安心罢。”

女子的嗓音里无端透出一点寒凉的温柔。

她眼帘不抬,也不开口。

白衣女子似乎也知晓,她是个哑巴不能开口,愈发压低了嗓音,略略悲凉道:“我叫秋霜。”

一语毕,再无声息。

风七七目色一颤,伸手挑开窗帘,正见远处的潇阳王驭马归去。

风雪中,他的马蹄声空落,秋霜纵马跟着他。

她目光一闪,身后,赭黄车帘已被人从外掀开。

太子笑吟吟探进上半身,和蔼着眉目得意道:“美人,你果然当得起玉国第一的称号。”

一伸手,压住她白皙的下颌,就欲一亲芳泽。

皇帝不在宫中,太子抢了潇阳王的头功,又白得了她的处子之身,果然是双全齐美。

今日这局,太子打得好算盘,潇阳王又何尝不是?

武威大帝正从皎化寺回宫,自然收到潇阳王送玉国妃嫔进宫的消息。

甚至,武威大帝一定知道,风七七成为妃嫔第一夜就遭遇破国,并未破瓜。

武威大帝年近天命,正当壮年,笑纳一个玉国第一美人,实至名归。

可,太子却遭潇阳王算计,先武威大帝一步抢了风七七。

一刻钟后,太子与武威大帝必定相遇与乾中门。

若太子果真在这车驾中,夺了风七七处子之身,该如何与武威大帝交代?

流火城中人尽皆知,武威大帝最宠爱的儿子是七皇子潇阳王,并非眼前这位嫡出的太子夏泽。

父子反目,几乎是板上钉钉。

坐收渔翁之利的人,潇阳王无疑。

风七七面色冰凉,如水的双眸抬起,直视太子俊朗的笑脸,忽然递出了右手。

右手中,一柄明晃晃的匕首闪着森冷的寒光,隐隐泛出杀意。

那是父亲风六郎送给她的短剑。

太子猝然不及,一个踉跄,险险避开剑刃,右手做爪,飞抓她纤细的手腕。 第二章太子未能如愿。

又一个踉跄,他的虎口处已鲜血汩汩。

他面色大惊,竟有一瞬间的失神。

的确,谁能想到玉国第一美人、一介小小哑女,竟能如此熟练地驭剑杀人?

风七七漠然扫他一眼,不给他多余的机会,匕首再次击出,一剑削中他肩膀。

剑刃直入肌理,赭黄的衣衫被划出长长的口子,露出血淋淋的伤口。

太子一把捂住肩膀,终于忍耐不住地惊叫起来。

赭黄侍卫听得惊叫之声,齐齐奔来。

脚步声近,风七七撩开车帘,一步跃出。

跃出,清冷娇艳的霓裳,在白雪中泛出绝色的光。

她就那么立于车顶之上,傲然望着底下众人,忽然闪烁了双目。

匕首直刺,她整个人如展翅的鹏,眨眼掠至太子跟前。

太子惊惶退后,仰起头骇然道:“你!!”

这委实是一个诡异的画面!

身手矫健的太子,面对一个弱质女流,直如待宰的玩偶。身上每一寸肌肤,似乎都成了柔软的面团,任由她肆意刻划。

太子大惊,侍卫亦大惊。

电光石火之际,风七七已将他逼入死角。

太子避无可避。

“啊……”

太子惊恐大叫,侍卫束手无策。

风七七眉目冷淡,仿似看着一群可怜的蝼蚁。

她一个优雅折身,凌空蹿出三步,忽然收了匕首,奔向了潇阳王离去的方向。

长街那头,溅起的雪尘还未落下,潇阳王不曾走远。

“抓住她!”

她的身后,响起太子咬牙切齿的吼叫声。

……

三百米距离,不算远。

潇阳王听得喊杀声勒马停驻。

风七七身着霓裳,从漫天飘雪中肆无忌惮地飞扑了过去。

她的姿态一定太过绝然,否则,他的目光怎会乍现湮没?

某位王爷的眼神还在怔忪,赭黄侍卫的呵斥声,已由远及近:“潇阳王谋逆犯上,抓住他们!”

“哗。”刀兵出鞘,潇阳王的下属森然回头。

两军对峙,杀气立现。

风七七双足一点,于半空中飞跃而上,一步踩上了潇阳王的坐骑。

乌黑的骏马,被她踩着脑袋顶,竟未曾抗议。

潇阳王抬起了头。

他的面容妖异清濯,与这风雪格外相衬。

他的面容冷沉淡定,可那淡定中分明透出一丝难掩的惊愕。

怎能不惊愕?

十香软筋散,九曲丹,哪一样不是当世炙手可热的催命毒药。

偏偏,竟被她轻松化解。

她凌空掠来,蹁跹若仙,美艳不可方物。

连他的坐骑黑风,也对她不能抵挡。

而她,不过是一介任人宰割的哑女,怎能如此?

怎能,设这样一个杀他的局?

风七七双眸闪烁,心知眼前的他早已痴傻,不由勾唇一笑。

凉薄的笑,绽放在她冰冷的面容之上,惊得那飘飘洒洒的雪花,愈发细密起来。

寒风呼啸,吹皱一城风雪,吹得人心如惶。

潇阳王双目愕然,望着她如花笑靥,霎时间阴沉了脸,紧蹙了眉。

“谋逆。”风七七涂着殷红膏脂的唇轻启,清晰地吐出二个字,优雅地拂了拂宽大的袖摆,抬起眼帘。

“祝你好运。”

一语毕,她空空如也的白皙手掌之中,忽然蹿出一柄锋利的匕首,直直刺向他印堂。

潇阳王目光一怔,翻身避开,广袖大拂,拂过匕首致命一击,倏地坐直了身体。

风七七已然不在。

长街上,只余一件艳色的霓裳,飘荡于漫天风雪之中。

大夏国武威三十二年冬月初九,皇宫乾中门外,潇阳王谋逆犯上,指使玉国妃嫔风七七,借进宫求见武威大帝之机,行刺太子夏泽。

幸得太子敏锐矫捷,避过一劫。

若不然,大夏的储君之位将要易主。

而潇阳王大抵是九州天下,最乐意见大夏储君易主之人。

传,太子当场大怒,下令抓捕潇阳王与其下属,并将一干人等打入死牢。

玉国妃嫔风七七在逃,太子手令,全城搜捕。

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听闻太子一只手臂重伤,或留下后遗之症,于江山社稷难免有损。

百姓听得,唏嘘不已。

……

穿了件不算干净的黑衣裳,抓了把黑灰抹脸,风七七行走在繁华热闹的流火城中。

四面楼宇鳞次栉比,绵延开去不见尽头。

长街宽余百米,其上车马奔行,人潮如织。

两旁商铺金碧辉煌,装饰一新,买卖声不断,香气如云。

偶有艳妆女子覆着透额罗,自璀璨的商铺中走出,一眼见风七七灰黑的脸,灰黑的衣,掩口轻笑而去。

这里是九州大陆最繁盛的大夏国,是九州大陆最奢华的流火城。

这里包罗万象,这里开放开明。

这里,住着九州最强盛的皇族,夏氏一脉。

这里,是天下人景仰的帝国之都。

风七七站在商铺廊檐下,站在冬雪初停的街道边,望着眼前衣衫各异、肤色各异的喧嚣人流,微微眯起了眼睛。

谁说古人的生活简朴而单调,谁说古人的城池简陋而穷困。

一见流火城,方知那个“谁”认识的肤浅。

这个时空的九州大陆,透着盛世帝国的奢靡和繁荣。

像是烟花三月的绚丽风景,美好的那么不真实。

她垂下眼帘,盯住铺着金砖的路面,缓缓握住了袖中的匕首。

在得知父亲风六郎被潇阳王斩杀的消息时,她便决定回去玉国,收殓风六郎的尸首。

最好,再寻到母亲风夫人的陵寝,将夫妻二人合葬。

她毕竟不是真正的风七七,生生死死这些事,冥冥中自有天定,她无法更改。

但,她占用了风七七的身体,总应该回报一点什么。

比如,安葬“风七七”的双亲。

既然上天垂怜,令她重活一世,她不愿再如从前一般,将性命悬于他人手掌。

至少,她希冀能跟随自己的心,重新再活一次。

一队赭黄兵卫,风驰电掣般掠过长街,一面纵马扬鞭,一面高声呵斥。

“潇阳王指使刺客谋逆犯上,已于乾中门拿下。玉国妃嫔风七七在逃,若有谁见到陌生的美貌女子,即刻往兵马司举报。”

街上行人纷纷驻足,试图听清楚御林军的命令。

“潇阳王谋逆?”

“不会罢,那样权倾天下、恩宠浩荡之人也会谋逆?”

“风七七竟是他的杀手,玉国第一美人不是个哑巴吗……”

廊下,几个年轻书生轻声议论,言语间颇为放肆。

她不期然转头,几人慌忙以扇面遮掩面容,不再多言。

书生意气,自古如是。

风七七目光冷淡,不欲掺言,垂首离去。

离去,宽余百米的长街那头,缓缓行来一队奢华矜贵的马车。

每一辆马车皆装饰鲜红绸花,张贴鲜红喜字,垂挂鲜红丝绦。

鲜红的车队迤逦,鲜红的旗幡招展,连冬月的寒风也似在这一刻变得鲜红而温柔。

车队之首,油光水滑的白马上,一位年轻男子穿着鲜红婚衣,戴着鲜红礼帽,含着鲜艳的笑意,驱马慢行。

他身量伟岸,肤色深棕,腰间悬着一柄明晃晃的宝刀,一观便知是军中之人。

风七七退后一步,避开他掠过来的视线。

长街两侧,却有许多行人驻足礼让,似乎对他很是敬畏。

热闹的长街,一时静寂,只听得舞乐班子吹吹奏奏的声音。

喜庆中透出一丝不可言说的压抑。

似乎,这喜庆也来得诡异。

“呸,什么东西。这一对通敌叛国的姐妹,真真是玉国之耻。”站在风七七背后的书生们,忍不住再次议论起来。

风七七目光一颤,垂首不言。

“一个嫁给左都尉林未安,做起了正儿八经的夫人,一个……伺候了玉国老皇帝又与潇阳王做奴妾,还行刺太子殿下。我呸。此等小人,怎配来到大夏!”

“贱人!”

几个书生显然气得不轻,骂起风氏姐妹,口无遮拦。

但,长街上的行人,显然并不完全赞同这几个百无一用的书生。

“一介亡国庶女,竟能做林都尉的夫人,哎呀……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有妇人忍不住艳羡,立时引得旁人附和。

“听说,这两姐妹都生得艳冠天下,也难怪林都尉和潇阳王都……”

“果真是那风七七艳冠天下,潇阳王岂会让她行刺太子。我看呀,她的妹妹才是有福之人。她呀……啧啧。”

“说的是,她们姐妹再美,还能美得过芜兰岛的暮容姑娘?暮容姑娘对……”

杂七杂八的议论声,暗暗传开,越扯越远。

风七七站在街角,看着眼前徐徐通过的车驾,一瞬蹙起了眉。

长长的车队,一眼望不到首尾。

长街这头,鲜红衣衫的新郎官已然拐出了街口。

长街那头,新娘子风月的嫁妆还只有一个开头。

谁家女子能有这般丰厚的嫁妆?

大约,只能是一国公主了。

可风月乃玉国五品文官儿风六郎的庶女,一个刚刚亡国家破的无依孤女,岂能有这许多奢华珍贵的嫁资?

众人无解。

紫檀木箱笼装着太多珍玩玉宝,压得那转动的车轱辘咯吱作响。

端坐马车中的新娘子,遮掩着鲜红盖头,一双莹润的素手交叠,教人窥不清面目。

风七七自半掩的鲜红车帘看进去,恰看见她一双素手上,戴着十来个色泽各异的宝石指环,每一枚都价值连城。

殷红璎珞流苏垂在她的耳畔,随着马车摇摇荡荡,晃出别样的弧度。

新嫁娘的马车过去,嫁妆车子接二连三的跟上来。

风月的陪嫁委实太多,马车装载不下,许多珍贵的大件,竟只能摆在簇新的板车之上。

一件一件,从街道中央走过,引得围观百姓唏嘘惊叹。

那汉白玉琴台温润清澈,晶莹通透,显然是异品,以鲜红绸缎装饰,喜庆到了极致。

那红珊瑚的摆件,足足二米多高,不说是使用,光是看一眼,已是毕生之福气。

那镂花红酸枝屏风,花鸟虫鱼精细到每一丝花蕊,每一根毛羽,每一条毫毛,每一只鳞片。栩栩如生的姿态,真如活物一般。

围观百姓爆发出巨大的溢美之声,车队中人皆露出傲然得意的笑。

风七七冷眼望着那琴台,忽然冰凉了双手。

古琴、珊瑚、屏风……

那些本属于风七七的东西,而今,尽随他人嫁入异国望门。 第三章风七七生母风夫人,乃玉国老将军辛见愁的嫡女。

当年,辛九娘嫁人,嫁资丰厚举国皆知。

她下嫁玉国第一风骨文臣风六郎,当是郎才女貌,伉俪情深。

一时,被玉国人传为美谈。

辛九娘有一张祖传的七夕古琴,配汉白玉琴台,专赋瑶池之词,奏广寒之曲。

风六郎与她琴瑟和鸣,常行乐于风府后花园中。

后来,她的独女风七七出世,她便将七夕古琴传给了风七七。

古琴台上,还有她亲手为爱女雕刻的“七七”二字。

再后来,老将军辛见愁遭政敌迫害致死,辛九娘辗转病倒。

侍女崔灵巧设计勾引风六郎,气死辛九娘,鸠占鹊巢,做起了风夫人。

崔灵巧霸占了辛九娘的嫁妆,诞下风六郎的庶女风月,赶时年六岁的风七七入住风府柴房。

几年后,风月又霸占了风七七唯一的七夕古琴。

七夕琴台上刻着的“七七”二字,因着风月的嫉恨,早被风月使匕首刻划成了斑驳痕迹。

再难见那隽秀的“七七”二字。

飘雪早停,嫁妆车子一一从风七七眼前驶过。

鲜红的色彩,充盈长街,喜庆的气息霸占着天地。

满大街的大夏百姓,无论艳羡或是鄙夷,都免不得对这亡国庶女的嫁妆赞叹一声。

他们自然不知道,这些嫁妆,大部分都是辛九娘的陪嫁。

剩下的,是风六郎的家底,还有当初崔灵巧与风月强迫风七七入宫侍寝时,老皇帝赏赐风家的厚重金银。

这些东西,原本归属风七七。

而今,尽被崔灵巧母女带来大夏,跟着风月嫁入望门。

嫁资庞大,引人人羡慕,引林家不能小觑。

却,悉数为血淋淋掠夺之物。

风七七冰凉着手指,无视眼前驶过的一辆又一辆鲜红车驾,目光只在远处那架琴台之上。

汉白玉琴台剔透晶莹,矜贵的让人不敢直视,角落处的一块小小划痕,无一人注意。

然而,却像是烙在她心上的胭脂印。

盯着那混乱的划痕,她渐渐朦胧了双目。

良久,一滴冷泪毫无征兆地跌落下来。落在她脚下金色的方砖上,晕染出悲伤的图案,刹那结冰。

她有些愕然,垂首盯着凝结为霜的泪,忽然抬起头。

林家的车队已然拐过街口,再无踪迹。热闹的长街又恢复了初始的喧嚣和繁盛。

艳妆的妇人,文弱的书生,各走各路,渐行渐远,渐渐无声。

风七七怔了怔,望着长街口追了上去。

大将军府门口,围观的百姓足有千人。

红毯两旁站着的鲜红侍卫,不下百人。

林未安剑眉飞扬,跃马而下,返身踢开风月的车门。

喜娘慌忙上前,背着新嫁娘跟在林未安的身后,一步一步,走进红毯,走向台阶之上。

红毯那头,大将军林世南与林夫人喜笑颜开,盛装站在将军府门口接迎新妇。

如此大礼,天下多少女子不及。

风七七站在围观人群中,听得百姓艳羡的议论声,望着高高在上的林家人,望着掩着大红盖头的新嫁娘,望着迤逦驶入大门的嫁妆车子,神色漠然。

围观人说,新婚是武威大帝对风月的褒奖。

围观人说,玉国破灭,第一个攻入城池的将领是林未安,与风月消息来往的人,亦是林未安。

围观人说,风月与林未安,天作之合,璧人一双。

红衣侍卫簇拥着林家人进了门,嫁妆车子悉数进了大将军府。

围观百姓捡了喜钱喜糖,纷纷散去。

最后一辆入府的马车上,却有人轻轻地掀起了车帘。

风七七目光一闪,看清,那是崔灵巧涂着铅粉的夸张笑脸。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手中的匕首忽然蹿出袖口。

她冷然执着剑,三两步飞跃而起,双足踩在还未散尽的百姓头顶,一步一步跃近车驾。

人群登时混乱不堪,有红衣侍卫指着空中的黑衣人,惊惶道:“抓刺客!”

她混若不觉,手中的剑,只寻找着那张得意非凡的脸。

匕首刺入车窗中,溅起一片殷红。

崔灵巧惊恐地瞪大了眼珠,瞳孔里尽是风七七冷若冰霜的绝色容颜。

这一张,她恨了十三年,憎了十三年,欺侮了十三年,践踏了十三年的脸。

“抓刺客……”侍卫犹在高声呼喊,雪亮的朴刀齐刷刷斩向风七七瘦削的后背。

风七七翻身而起,匕首划过最近那人的刀尖,借力跃上了马车顶。

不必回头,她一个飞扑,掠向街对面最近的楼宇,双足飞奔在青瓦屋脊之上,心头是多年来从未有过的畅快。

也不知奔了多久,抓捕之声渐渐不闻,两旁的街巷渐渐狭窄渐渐寂静。

她跳下屋顶,站定在铺着青石方砖的路面上,抬起眼帘。

街巷冷清并无行人,商铺不比方才大街上的璀璨,却也整洁干净。

迎面一家包子铺,散发着浓郁的香。

老板站在热腾腾的蒸笼前,翻翻拣拣。

风七七许久不曾吃过包子,盯着那雪白的包子咽了一口唾沫。

她已两天未曾吃过东西。

然而,她只是冷清清的站定,一下一下的抚摸袖中的匕首。

这一把匕首,饮血之后如有了灵性。

她抚摸着它,似乎能感受到它对生命的热切和渴盼。

可惜,她却不愿让它如愿。

被潇阳王送进宫,她周身装饰珠玉,却无一两纹银。

此时站在这里,欲买一个包子而不得。

没钱。

她勾起唇角,忽然笑了。

BOSS捡到她时,她正蹲在垃圾堆里捡吃的。

五岁前的记忆,几乎尽是饥饿。

五岁后,她成了BOSS的杀人机器。

从此,发誓再也不要挨饿。

对于美食,她有着来自灵魂深处的热爱。

也不知,是否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她缓缓走上前。

打斗间,散了鬓发,落了珠玉。

她抬起手指,不经意间抚摸到双耳上的明珠。

“刚出炉的包子勒,三文钱一个热腾腾的包子勒……”包子铺老板卖力的叫唤着,清冷的街巷,立时有了生气。

风七七站定,盯着热气腾腾的包子,垂首道:“五个馒头。”

老板抬起眼,鄙夷地看着她灰黑的额,灰黑的衣,别过头哼道:“馒头二文钱一个。”

她摊开手。

老板一把拽过她手里的明珠耳环,拿在眼下细细品鉴。

“五个馒头。”她嗓音冰凉。

老板倏地握紧明珠,瞪圆了眼,高声呵斥道:“哪里来的瘦花子,乌七八糟一张脸也敢进城?大爷我看你可怜,赏你一个馒头,快滚!”

热腾腾的馒头狠狠掷在雪地上,滚出一道浅浅的痕迹,砸在她的脚下。

她抬起头。

老板趾高气昂的瞪着她,捂住手里的明珠耳环,骂骂咧咧道:“看什么看,还不快滚。”

她目光一闪,隔着蒸笼捏住了他的手。

“哎哟,哎哟……饶命。”

老板龇牙咧嘴,手中的明珠耳环跌落在蒸板之上,另一只手捧着快折断的左手腕,低声下气的告饶。

她看着他,不言。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哎哟喂……”老板再受不得疼痛,冷汗涔涔地尖叫起来。

她松开他的手,冷声道:“五个馒头。”

这一回,老板再不敢造次,慌忙捡了牛皮纸袋,往里装馒头。

直装得那纸袋再也装不下,方战战兢兢递给她。

她伸手接过,转身离去。

余留那润泽的明珠耳环,无声陷在一堆雪白的包子中。

……

十个馒头,风七七只吃了一个。

她坐在流火城僻静街巷的屋瓦之上,冷眼看街道上奔行而过的御林军。

看他们举着皇榜,急急如惶地穿过流火城大街小巷,昭告潇阳王谋逆被羁押的旨令。

暴狱。

大夏国专司羁押皇室子弟的死牢。

据闻,暴狱有罗刹、夜叉二狱卒,手段残忍狠辣,专喜洗涮编排四刑法。

无论是谁,一入内,则将四刑法悉数过遍,教人不死亦要褪一层皮。

许多进了暴狱的皇室宗亲,还未定罪,就死在狱中,族人哀哭而不得。

国人谈暴狱而色变,惊恐之心可谓严重。

然,暴狱乃武威大帝亲创,受武威大帝直辖,皇室宗亲虽愤懑亦不敢造次。

如今,潇阳王谋逆犯上,被太子一怒之下关进暴狱,凶多吉少。

武威大帝宠溺潇阳王已极,太子妒恨多年。

今得了机遇,能不斩草除根,杀之而后快?

百姓议论纷纷,惊愕非常。

风七七站起身,循着暴狱的方向望去,只能看见成片的青瓦屋脊。

她微微眯起双眸,跳下屋顶,顺着长街走了过去。

……

流火城的暴狱,坐落在皇城脚下。

统共只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门口栽植一排光秃秃的海棠,虬枝盘绕,静寂木讷。

从外看去,只能见斑驳的朱色门板。

那墙垣不高,年久失修,风七七纵身一跃便到了墙头。

墙内,偌大的院子一株植物也无,满地的青石方砖光可鉴人,缝隙中却有残存的淤血痕迹。

淤血发黑,冬日里仍透出一股子血腥之意。

风七七目光一闪,潜藏在灵魂深处的热切又冒了出来。她轻轻握紧微热的手指,看向了东厢房。 第四章东厢房,敞开的门洞不大,穿过门洞,小小厢房空无一物,只在迎面墙上悬着一副阎王像。

那阎王,生得面如黑炭,手如钢爪,狰狞可怖。

风七七掀起画像,见一通往地底的台阶。

阶下忽然传来凄厉的喊声,像是谁人正被剥皮抽筋。

洗涮编排?

她目色一冷。

顺着台阶而下,已是另外一番天地。

流火城的暴狱,竟藏在地下室中。

不知这牢狱究竟有多宽,但长长的甬道,一眼却望不到头。

两面墙上,隔着数米便有一支灯座,使玻璃盏罩着,不知燃烧着何物。

明明灭灭的火光,照不亮黑暗的角落,阴冷得教人汗毛倒竖。

她一一看去,甬道两旁密密麻麻排列着窄小的牢房,每一间都用手臂粗的铁栏禁锢。

不说旁人,即是她这样的顶尖杀手,想要逃出牢笼,也要费一番辛苦。

“你果然来了。”黑暗的甬道中,突兀地传来男子慵懒冷漠的声音,空灵似来自地狱。

风七七倏地点地飞掠,上了甬道顶部。

仿似一只漆黑的毒蛛,牢牢地攀附着泥壁,无声无息。

她的目光却如远红外视仪,瞬间扫视过漆黑的牢笼。

近处一间牢笼的角落中,雪白狐裘闪烁着黯淡的光,虽处暴狱,却纤尘不染。

难能可贵,这身着狐裘的妖异男人身下,竟然还有一张交椅。

没错,他就那么云淡风轻地靠坐在交椅之上,目光冷淡地望着甬道顶部,揶揄出声。

“来看本王是怎么死的?”

风七七的确是这个想法。

她无声跃下,寻了他对面一间敞开的牢笼钻了进去。

牢笼漆黑,一眨眼,她便隐匿不见。

懂得借助环境和光线,将自己隐身的人,大抵可算九州大陆上杀手中的佼佼者。

风七七显然是佼佼者。

潇阳王目光一闪,忽然道:“想去潇阳城看看么?”

风七七没有回答他。

她无声坐在漆黑的角落中,冷眼看对面火光中那个妖冶到极致的男人,微微蹙眉。

他杀了风六郎,他灭了玉国,他掳了她并将她送给太子,却遭她设计陷害入了暴狱。

倒是个不错的结局。

太子毕竟是储君,武威大帝一时半会儿总要有些顾虑。

逢此顾虑的间隙,两个狱卒,足可让潇阳王一夕升天。

她水眸一颤,漆黑的甬道那头,已传来繁重的脚步声。

浓厚的血腥味,刹那间溢满牢笼,厚重的铁链在冰冷的青石地面上,拖曳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声声锥刺耳鼓。

“处理了左幽郡王,是该照顾潇阳王了。太子早就交代,潇阳王进来,先给他洗拨干净,让他也快活快活。哈哈……”

“罗刹,你就是手段太嫩。潇阳王那样瘦,能洗出来几斤烂肉?我倒瞧着,他那肋骨有些新鲜,味道也许不错,嘿嘿……”

寥寥几句话,听得人头皮发炸。

她目光一闪,牢牢盯着甬道深处。

火光中,二个身量高大的狱卒渐渐走近,他们手中拖曳的东西,也终于被看清。

那是一个人。

严格意义上来说,又不能算是一个人。

他没有双手、没有头皮,血淋淋的脑袋倒栽在地,拖出长长的一线血迹。

狱卒拽住他白骨森森的腿,一面走一面说笑,好似拖拽的不是人的身体,而是个笨重的物件。

可她分明听得,那血淋淋的身体,犹在艰难的喘息。

左幽郡王还活着。

甬道中,浓厚的血腥味已然令人作呕,风七七不由得蹙眉。

然而,走过牢门前的狱卒却停驻了脚步。

二人乌黑的脸上喜意盎然,齐齐转过头打量潇阳王,沙哑着嗓音笑起来。

“哈哈……”

“嘿嘿……”

那样的笑,仿似来自地底幽灵,带着森然的凉意,颤抖地滚过牢中人的肌肤。

潇阳王目光一闪,倏地坐直了身子。

三人对视,某个王爷显然正被撩拨的急欲发飙。

压抑着呼吸,风七七忽然勾唇一笑。

一笑之后,二个狱卒竟突然转头,惊得她瞬间握紧了袖中匕首。

然而,狱卒转头,却只是拖拽着左幽郡王缓缓出了甬道,走上台阶。

临走,仍不忘吩咐道:“潇阳王,待会儿就教你尝尝编排的滋味,嘿嘿……”

笑声刺耳,如同幽魂。

风七七冷眼瞧着对面,瞧着那个长身而起的妖冶王爷,看他雪白狐裘的下摆在牢笼中划出好看的弧度。

尔后,好整以暇地从怀中掏出来一袋馒头。

馒头,尚且温热。

柔软的馒头入口,她还没品尝到个中滋味,却是眼前一暗。

漆黑的甬道那头,台阶之上,有人站在阎王像下,高声呵斥道:“大帝有旨,乾中门谋逆之事,疑点重重,朕深惑之,着潇阳王速往宝坤殿与太子对质。”

阴冷的风,呼啸着送来一人急切的宣召声,同时送来罗刹与夜叉的叩拜谢恩声。

显然,武威大帝溺爱潇阳王,一收到爱子被关押暴狱的消息,登时拟旨宽赦。

既是武威大帝发话,任太子如何手眼通天,亦不能奈何。

夜叉与罗刹的愿望落空。

牢狱中一时回复了寂静,潇阳王站在牢门边,缓缓抬起眼帘,目光扫过漆黑的对面,轻声道:“让你失望了。”

他的嗓音,慵懒中透出一丝得意的凉薄。

风七七倏地蹿出,一剑刺向他咽喉,快得如同闪电。

剑刃却被人捏住。

潇阳王两指夹着剑尖,隔着铁栏看来,勾唇道:“本王不喜欢这把剑。”

他指法变幻飞速,话音落,已顺着剑刃捏住了她的手腕。

脉门被掐,风七七手指一软,匕首脱手。

“叮。”

匕首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黑暗中,同时响起男人魅惑的笑声。

风七七只觉手腕一紧,整个人已被迫靠近铁栏。

呼吸相近,男人修长的手指,一寸寸抚上她白皙娇嫩的下颌。

“本王改主意了。”

他慵懒地开口:“你生得这样美,本王应该将你送给太子。或者,我们就是最亲密的兄弟了。听闻,太子宝月轩的大床,很软的。”

风七七仰起头,水眸一颤。

潇阳王再近分寸,稳稳捏着她的下颌,微微用力:“风七七,就算你不愿意伺候太子也没关系。南湘王对待侍妾的手段,连太子都望尘莫及。或许,你会更喜欢。”

说来说去,他的话只会令人愈加讨厌。

风七七冷冷一哼,手腕倏地后缩,眨眼间脱出他的手指,足尖一抬,匕首又到了她手中。

锋利的剑刃,快速划过他俊美的面庞,划出殷红的血珠,染红了她雪亮的剑尖。

潇阳王骇然失色,闪电般退至牢狱墙壁前,伸手抚上自己的下颌。

不算浅的伤,长足寸许,殷红招摇地开在他脸上,与他左手上的莹碧指环,相得益彰。

他冷冷地瞪着牢笼外,目光中尽是残酷的冷漠,一字一顿道:“缩骨功。”

风七七勾唇一笑,笑容璀璨已极。

“承让。”

呆傻的王爷,难道以为她是吃素的么?

既然敢来看热闹,她自然有做壁上观的本钱。

她挑眉含笑,对面的男人却气得不轻。

“嗖……”

就在她得意的当口,黑暗中,陡然有飞镖破空,闪电般蹿向她面门。

风七七目光一颤,翻身避开,侧身靠住冷硬的甬道墙壁。

一抬眼,对上了秋霜生涩的眸子。

“嗖嗖嗖……”

飞镖再次破空,毫无章法的激射而来,风七七挥剑一一劈开,目色一瞬冰冷。

漫天飞镖雨中,二道雪白的身影,一前一后地堵住了她的退路。

杀手,从未离开。

难怪,潇阳王能这般惬意地躺在金交椅上。

难怪,身处牢狱,他却仍旧云淡风轻。

怎能不云淡风轻?

普天之下,能打得过春水与秋霜的人,有几个?

纵是罗刹与夜叉二人,不也一样败给了武威大帝的圣旨。

潇阳王,从来都有恃无恐。

风七七心下一冷,缓缓收起锋利的匕首,扫一眼春水与秋霜冷戾的脸,傲然道:“打算一起上吗?”

这无疑是最大的挑衅。

秋霜的脸霎时惨白,春水亦抿紧了唇。

仿似一道闪电,快得教人看不真切。话音落,她已先一步蹿出,借力跃上甬道顶部,倏地弹射而去,一拳砸向春水的头顶。

她的身影太快,使得竟是近身肉搏的招数。

春水大惊,迎头直击,却击了个空。

一击不中,春水倒退,她借势冲出甬道,一步登上台阶。

无数枚飞镖,乍然袭向她背后。

不必回头,她也知晓秋霜欲将她射成筛子。

可惜,她从没有过当筛子的打算。

风七七水眸一颤,倏地褪掉外罩黑衣,一翻身,漫天狂卷。

卷起的黑衣如风,将那叮叮当当之声,尽数困住。

秋霜面色大变,双袖狂舞,飞速奔近。

“秋霜。”

潇阳王的嗓音,恰在此时响起。

秋霜一滞,风七七手中的黑衣趁势撒手,“呼啦”一声,悉数射向牢狱之中。

那是潇阳王站定的方向。

“主人。”

“主人。”

春水与秋霜大惊失色,齐齐喊出,双双扑向牢门。

他们没有想到,她一出招,竟选了二人中最厉害的那个。

更没有料到,她兜住飞镖雨,不去射杀秋霜,不去射杀春水,却转而射向困于牢中的潇阳王。

然而,她这一招无疑是奏效的。

眼瞧着三人的忙乱,她一步跃出台阶,回头勾唇一冷:“潇阳王,好好养着你的脑袋,用不了多久,姐姐会来取走它的。”

一语毕,她双足乍起,三两步跃出东厢房,扯了那阎王象,掷向了奔来的狱卒。

狱卒倒地,更多的狱卒挥刀杀来,团团围住了她。

风七七一步蹿上,伸手夺了一人利剑,旋即狂舞起来。

漫天剑雨,狱卒飞快退避,再不敢阻拦。

她单手舞剑,跃过围堵的狱卒,跃出东厢房小门,站在了暴狱庭院中。

回头,潇阳王托着雪白狐裘冷冰冰地站着廊下。

“风七七。”他言语冷漠,神色冷漠,瞪着她的脸,忽然撒开手扔出雪白狐裘。

狐裘当头罩来,隐隐有戾风浮动,杀伤力竟比刀剑还狠辣。

若是真将她的头脸罩住,只怕她这张绝色的容颜便要毁去。

嫡女当道小说预览

“风小姐。”

那为首的黑衣人先开了口,喊出的话铿锵有力:“将军极为惦记您,特地吩咐末将前来营救。”

风七七秀眉一挑,认识她的人,都在玉国。

此地乃大夏帝都流火城,竟然也有人叫得出她的名讳?

将军?

哪一位玉国将军,于国破家亡之后,还惦记着她的性命。

她目光探出,试图看清黑衣人的容颜。

然而,墨色的袖摆忽然挡住了她的全部视线。

紧接着,天青色的车帘垂下,遮掩住外间的风雪,也遮掩住那黑衣武将的满身士气。

风七七目光一闪,盯着潇阳王的袖摆。

潇阳王面色如常,收回放下车帘的手,目光平淡。

狠狠剜他一眼,却换来他唇角勾起的莫名笑意。

墨色的袖摆再次抬起,修长洁白的手递来,似要触及她白皙娇嫩的脸。

她正欲往后退开,他的手,却停驻在了半空。

他冷冷收回手,转头冲着车窗外,清淡道:“杀了。”

“喏。”

车外,白衣女子闻声应答,翩然跃下车架。

下一秒,飞镖破空声乍起。

一声一声,尽数打在锋利的刀刃之上。

二人械斗,场面激烈,潇阳王的其余下属,都只做壁上观。

车内,潇阳王缓缓抚摸着无名指上的莹碧指环,望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风七七,轻声道:“走。”

马儿长嘶一声,飞快跃出,车队依旧往乾中门奔驰。

风七七冷冷的靠着车壁,缓缓垂下了眼帘。

“嗖嗖嗖……”

“嗖……”

无数的羽箭恰在此时,自四面八方射来,“刷刷刷”钉入车壁。

风七七水眸一颤,看清潇阳王背后车壁上,密密麻麻的雪亮箭尖。

黑衣将士并非一人,显然,他还带着一队精兵。

就在他阻拦潇阳王的片刻时辰中,玉国精兵悄悄包围了车队。

他们无疑是厉害的。

羽箭密集如蝗,喊杀声一瞬炸开,马匹俱被射杀,鲜血喷涌一地,溅湿了马车上那个显眼的黑鹫图案。

黑鹫,潇阳王的标识。

潇阳王妖异的脸沉静如水,一把拉过风七七纤瘦的手臂,阴沉沉道:“轩辕止的胆子不小。”

一语毕,环抱风七七纤细的腰肢,一步冲天,跃出车驾。

车驾外,漫天箭雨。

远处,白衣女子双袖狂舞,无数枚飞镖闪着寒凉的光,直直射向黑衣武将。

风七七注意到,武将的手臂上已然带伤,而他的大刀,早已落入泥泞的雪地中。

今日的营救,恐怕是难了。

她双眸一颤,下一秒,白衣女子的飞镖,却已直直射向黑衣武将的咽喉。

武将一怔,侧身避开却未曾避过。

咽喉处登时如决堤的洪流,霎那间涌出滚烫的血液。

死了。

风七七心头一鄂,还没来得及多看一眼,整个人已随着潇阳王翩然落地。

潇阳王并未松开环住她腰肢的大手,另一只手却状似无意地抓住空中一支羽箭,轻巧投掷而出。

一个玉国精兵应声倒下。

她一怔,他却混若不觉,接二连三的抓住飞在空中的羽箭,一支一支随意地掷出。

而后,倒下一个又一个玉国精兵。

不过短短数十秒,长街上的黑衣人便倒了一地。

满地羽箭,胡乱的插在尸体上,渐渐被风雪所掩盖。

如果说她是个顶级杀手,那么潇阳王,无疑是她顶级的对手。

风七七不知道,他怎能在坐拥滔天权势之时,还能练就这样一身杀人的本事。

果然,是诡异的敌人。

心思回转间,环在她腰肢上的大手,却倏地松开了。

她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潇阳王没有扶住她。

反而,退了开去。

下一刻,长街那头,忽然奔出来一队赭黄侍卫。

一个个铠甲华丽,威风凛凛,气势迫人。

风七七迎着风雪看去,一人身着赭黄软甲,披着月白披风,纵马奔来。

那人眉目和蔼,鬓角染着雪花,十分温谦之态。

能在大夏国帝都,以这样的装扮亮相,除却太子能有何人?

她垂下眼帘,冰凉的手指终于有了一丝温度。

长街上,一时只听得马踏青石之声。

片刻,赭黄兵卫奔近,潇阳王的下属纷纷下跪行礼。

静寂的街道上,唯余潇阳王与风七七傲然而立。

太子跃马而下,目光掠过潇阳王妖异俊美的脸,眉间蹙起一丝难以察觉的不屑。

而后,转眼看风七七。

一眼过,他却愣住了。

足足愣了十来秒,他才目光一颤,忽尔转头看着潇阳王的眼睛,笑道:“王弟好像是遇到了刺客?”

他的嗓音和煦,面容亦和煦,与潇阳王并肩立于一处,俨然是二个世界之人。

一在冰雪之渊,一在日影之颠。

可惜,风七七却从那状似温暖的嗓音中,听出一丝狡诈之意。

潇阳王面露不屑,似乎并未听出什么不同:“区区刺客,何足挂齿。不过……”

他面容一肃,蹙眉高声道:“本王刚遇到刺客,太子就赶到,是不是太巧了点?”

寒月天气,风雪呼号,是个正常人,大约都会窝在马车中躲避寒雪。

又岂会如太子一般,领着亲卫纵马飞奔?

此话一出,含义深远。

太子闻言色变,大笑道:“王弟说得哪里话?本宫刚到震中门,就听说你被刺客围攻,这才特地赶来相救。”

好一个兄弟情深,可惜潇阳王却并不买账。

“震中门到此,少则一刻钟时辰。这些刺客,从出现到送命,也不足一刻钟。太子真是好手段,竟能未卜先知!”

潇阳王面色冷淡,说出的话尖酸刻薄,一张俊美非凡的脸面,摆着冷漠和睥睨。

堂堂太子,在他这里竟也留不得一丝体面。

太子目光连闪,一张脸清白相接,已然不知该如何接话。

他挣扎良久,忽然凑进潇阳王一步,哈哈大笑道:“还是王弟最懂为兄的心。这……”

他随意扫一眼风七七,压低声音道:“父皇还在皎化寺,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不如……就让为兄代你送她入宫?”

入宫,至少还需一刻钟,进御书房,则至少还需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马车中一双男女,能干出来的事情,实在极多。

潇阳王冷然地瞧着太子,瞧着眼前这位号称流火城第一风流才俊的男人,勾唇一冷。

他退后一步,淡淡道:“本王一路劳顿,接连数日未曾歇息,已是累极。既然太子愿意代劳,本王自然乐意。”

他冷冷一挥手,扬声道:“请太子送玉国妃嫔入宫,回府。”

“喏。”众下属齐齐应答,退了开去。

白衣女子翩然跃来,扶住了风七七的手臂。

风七七一怔。

她怔住,潇阳王却斜睨过来,揶揄道:“还不多谢太子?”这语气,颐指气使,好一副高大上的主人姿态。

风七七抬起头,面色愤然。

潇阳王却恍若未见。

太子眼珠一转,不怀好意地大笑道:“美人若真要谢,哈哈……”他得意不言,冲赭黄兵卫潇洒道:“速速回宫!”

笑声畅快,长街那头,有簇新的马车安静地驰行过来。

竟是早有准备。

风七七目光一闪,白衣女却暗中使力,挟持着她走向马车。

赭黄车帘掀开,窗前垂着明珠流苏,小茶几上摆着几样精致糕点,似乎正是为她准备。

她回头,车帘却已垂下,掩住一车温热。

车外,白衣女子晦暗生涩的话音传来:“若能得太子亲睐,倒比争宠后宫来的容易。玉国破了,风小姐且安心罢。”

女子的嗓音里无端透出一点寒凉的温柔。

她眼帘不抬,也不开口。

白衣女子似乎也知晓,她是个哑巴不能开口,愈发压低了嗓音,略略悲凉道:“我叫秋霜。”

一语毕,再无声息。

风七七目色一颤,伸手挑开窗帘,正见远处的潇阳王驭马归去。

风雪中,他的马蹄声空落,秋霜纵马跟着他。

她目光一闪,身后,赭黄车帘已被人从外掀开。

太子笑吟吟探进上半身,和蔼着眉目得意道:“美人,你果然当得起玉国第一的称号。”

一伸手,压住她白皙的下颌,就欲一亲芳泽。

皇帝不在宫中,太子抢了潇阳王的头功,又白得了她的处子之身,果然是双全齐美。

今日这局,太子打得好算盘,潇阳王又何尝不是?

武威大帝正从皎化寺回宫,自然收到潇阳王送玉国妃嫔进宫的消息。

甚至,武威大帝一定知道,风七七成为妃嫔第一夜就遭遇破国,并未破瓜。

武威大帝年近天命,正当壮年,笑纳一个玉国第一美人,实至名归。

可,太子却遭潇阳王算计,先武威大帝一步抢了风七七。

一刻钟后,太子与武威大帝必定相遇与乾中门。

若太子果真在这车驾中,夺了风七七处子之身,该如何与武威大帝交代?

流火城中人尽皆知,武威大帝最宠爱的儿子是七皇子潇阳王,并非眼前这位嫡出的太子夏泽。

父子反目,几乎是板上钉钉。

坐收渔翁之利的人,潇阳王无疑。

风七七面色冰凉,如水的双眸抬起,直视太子俊朗的笑脸,忽然递出了右手。

右手中,一柄明晃晃的匕首闪着森冷的寒光,隐隐泛出杀意。

那是父亲风六郎送给她的短剑。

太子猝然不及,一个踉跄,险险避开剑刃,右手做爪,飞抓她纤细的手腕。 太子未能如愿。

又一个踉跄,他的虎口处已鲜血汩汩。

他面色大惊,竟有一瞬间的失神。

的确,谁能想到玉国第一美人、一介小小哑女,竟能如此熟练地驭剑杀人?

风七七漠然扫他一眼,不给他多余的机会,匕首再次击出,一剑削中他肩膀。

剑刃直入肌理,赭黄的衣衫被划出长长的口子,露出血淋淋的伤口。

太子一把捂住肩膀,终于忍耐不住地惊叫起来。

赭黄侍卫听得惊叫之声,齐齐奔来。

脚步声近,风七七撩开车帘,一步跃出。

跃出,清冷娇艳的霓裳,在白雪中泛出绝色的光。

她就那么立于车顶之上,傲然望着底下众人,忽然闪烁了双目。

匕首直刺,她整个人如展翅的鹏,眨眼掠至太子跟前。

太子惊惶退后,仰起头骇然道:“你!!”

这委实是一个诡异的画面!

身手矫健的太子,面对一个弱质女流,直如待宰的玩偶。身上每一寸肌肤,似乎都成了柔软的面团,任由她肆意刻划。

太子大惊,侍卫亦大惊。

电光石火之际,风七七已将他逼入死角。

太子避无可避。

“啊……”

太子惊恐大叫,侍卫束手无策。

风七七眉目冷淡,仿似看着一群可怜的蝼蚁。

她一个优雅折身,凌空蹿出三步,忽然收了匕首,奔向了潇阳王离去的方向。

长街那头,溅起的雪尘还未落下,潇阳王不曾走远。

“抓住她!”

她的身后,响起太子咬牙切齿的吼叫声。

……

三百米距离,不算远。

潇阳王听得喊杀声勒马停驻。

风七七身着霓裳,从漫天飘雪中肆无忌惮地飞扑了过去。

她的姿态一定太过绝然,否则,他的目光怎会乍现湮没?

某位王爷的眼神还在怔忪,赭黄侍卫的呵斥声,已由远及近:“潇阳王谋逆犯上,抓住他们!”

“哗。”刀兵出鞘,潇阳王的下属森然回头。

两军对峙,杀气立现。

风七七双足一点,于半空中飞跃而上,一步踩上了潇阳王的坐骑。

乌黑的骏马,被她踩着脑袋顶,竟未曾抗议。

潇阳王抬起了头。

他的面容妖异清濯,与这风雪格外相衬。

他的面容冷沉淡定,可那淡定中分明透出一丝难掩的惊愕。

怎能不惊愕?

十香软筋散,九曲丹,哪一样不是当世炙手可热的催命毒药。

偏偏,竟被她轻松化解。

她凌空掠来,蹁跹若仙,美艳不可方物。

连他的坐骑黑风,也对她不能抵挡。

而她,不过是一介任人宰割的哑女,怎能如此?

怎能,设这样一个杀他的局?

风七七双眸闪烁,心知眼前的他早已痴傻,不由勾唇一笑。

凉薄的笑,绽放在她冰冷的面容之上,惊得那飘飘洒洒的雪花,愈发细密起来。

寒风呼啸,吹皱一城风雪,吹得人心如惶。

潇阳王双目愕然,望着她如花笑靥,霎时间阴沉了脸,紧蹙了眉。

“谋逆。”风七七涂着殷红膏脂的唇轻启,清晰地吐出二个字,优雅地拂了拂宽大的袖摆,抬起眼帘。

“祝你好运。”

一语毕,她空空如也的白皙手掌之中,忽然蹿出一柄锋利的匕首,直直刺向他印堂。

潇阳王目光一怔,翻身避开,广袖大拂,拂过匕首致命一击,倏地坐直了身体。

风七七已然不在。

长街上,只余一件艳色的霓裳,飘荡于漫天风雪之中。

大夏国武威三十二年冬月初九,皇宫乾中门外,潇阳王谋逆犯上,指使玉国妃嫔风七七,借进宫求见武威大帝之机,行刺太子夏泽。

幸得太子敏锐矫捷,避过一劫。

若不然,大夏的储君之位将要易主。

而潇阳王大抵是九州天下,最乐意见大夏储君易主之人。

传,太子当场大怒,下令抓捕潇阳王与其下属,并将一干人等打入死牢。

玉国妃嫔风七七在逃,太子手令,全城搜捕。

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听闻太子一只手臂重伤,或留下后遗之症,于江山社稷难免有损。

百姓听得,唏嘘不已。

……

穿了件不算干净的黑衣裳,抓了把黑灰抹脸,风七七行走在繁华热闹的流火城中。

四面楼宇鳞次栉比,绵延开去不见尽头。

长街宽余百米,其上车马奔行,人潮如织。

两旁商铺金碧辉煌,装饰一新,买卖声不断,香气如云。

偶有艳妆女子覆着透额罗,自璀璨的商铺中走出,一眼见风七七灰黑的脸,灰黑的衣,掩口轻笑而去。

这里是九州大陆最繁盛的大夏国,是九州大陆最奢华的流火城。

这里包罗万象,这里开放开明。

这里,住着九州最强盛的皇族,夏氏一脉。

这里,是天下人景仰的帝国之都。

风七七站在商铺廊檐下,站在冬雪初停的街道边,望着眼前衣衫各异、肤色各异的喧嚣人流,微微眯起了眼睛。

谁说古人的生活简朴而单调,谁说古人的城池简陋而穷困。

一见流火城,方知那个“谁”认识的肤浅。

这个时空的九州大陆,透着盛世帝国的奢靡和繁荣。

像是烟花三月的绚丽风景,美好的那么不真实。

她垂下眼帘,盯住铺着金砖的路面,缓缓握住了袖中的匕首。

在得知父亲风六郎被潇阳王斩杀的消息时,她便决定回去玉国,收殓风六郎的尸首。

最好,再寻到母亲风夫人的陵寝,将夫妻二人合葬。

她毕竟不是真正的风七七,生生死死这些事,冥冥中自有天定,她无法更改。

但,她占用了风七七的身体,总应该回报一点什么。

比如,安葬“风七七”的双亲。

既然上天垂怜,令她重活一世,她不愿再如从前一般,将性命悬于他人手掌。

至少,她希冀能跟随自己的心,重新再活一次。

一队赭黄兵卫,风驰电掣般掠过长街,一面纵马扬鞭,一面高声呵斥。

“潇阳王指使刺客谋逆犯上,已于乾中门拿下。玉国妃嫔风七七在逃,若有谁见到陌生的美貌女子,即刻往兵马司举报。”

街上行人纷纷驻足,试图听清楚御林军的命令。

“潇阳王谋逆?”

“不会罢,那样权倾天下、恩宠浩荡之人也会谋逆?”

“风七七竟是他的杀手,玉国第一美人不是个哑巴吗……”

廊下,几个年轻书生轻声议论,言语间颇为放肆。

她不期然转头,几人慌忙以扇面遮掩面容,不再多言。

书生意气,自古如是。

风七七目光冷淡,不欲掺言,垂首离去。

离去,宽余百米的长街那头,缓缓行来一队奢华矜贵的马车。

每一辆马车皆装饰鲜红绸花,张贴鲜红喜字,垂挂鲜红丝绦。

鲜红的车队迤逦,鲜红的旗幡招展,连冬月的寒风也似在这一刻变得鲜红而温柔。

车队之首,油光水滑的白马上,一位年轻男子穿着鲜红婚衣,戴着鲜红礼帽,含着鲜艳的笑意,驱马慢行。

他身量伟岸,肤色深棕,腰间悬着一柄明晃晃的宝刀,一观便知是军中之人。

风七七退后一步,避开他掠过来的视线。

长街两侧,却有许多行人驻足礼让,似乎对他很是敬畏。

热闹的长街,一时静寂,只听得舞乐班子吹吹奏奏的声音。

喜庆中透出一丝不可言说的压抑。

似乎,这喜庆也来得诡异。

“呸,什么东西。这一对通敌叛国的姐妹,真真是玉国之耻。”站在风七七背后的书生们,忍不住再次议论起来。

风七七目光一颤,垂首不言。

“一个嫁给左都尉林未安,做起了正儿八经的夫人,一个……伺候了玉国老皇帝又与潇阳王做奴妾,还行刺太子殿下。我呸。此等小人,怎配来到大夏!”

“贱人!”

几个书生显然气得不轻,骂起风氏姐妹,口无遮拦。

但,长街上的行人,显然并不完全赞同这几个百无一用的书生。

“一介亡国庶女,竟能做林都尉的夫人,哎呀……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有妇人忍不住艳羡,立时引得旁人附和。

“听说,这两姐妹都生得艳冠天下,也难怪林都尉和潇阳王都……”

“果真是那风七七艳冠天下,潇阳王岂会让她行刺太子。我看呀,她的妹妹才是有福之人。她呀……啧啧。”

“说的是,她们姐妹再美,还能美得过芜兰岛的暮容姑娘?暮容姑娘对……”

杂七杂八的议论声,暗暗传开,越扯越远。

风七七站在街角,看着眼前徐徐通过的车驾,一瞬蹙起了眉。

长长的车队,一眼望不到首尾。

长街这头,鲜红衣衫的新郎官已然拐出了街口。

长街那头,新娘子风月的嫁妆还只有一个开头。

谁家女子能有这般丰厚的嫁妆?

大约,只能是一国公主了。

可风月乃玉国五品文官儿风六郎的庶女,一个刚刚亡国家破的无依孤女,岂能有这许多奢华珍贵的嫁资?

众人无解。

紫檀木箱笼装着太多珍玩玉宝,压得那转动的车轱辘咯吱作响。

端坐马车中的新娘子,遮掩着鲜红盖头,一双莹润的素手交叠,教人窥不清面目。

风七七自半掩的鲜红车帘看进去,恰看见她一双素手上,戴着十来个色泽各异的宝石指环,每一枚都价值连城。

殷红璎珞流苏垂在她的耳畔,随着马车摇摇荡荡,晃出别样的弧度。

新嫁娘的马车过去,嫁妆车子接二连三的跟上来。

风月的陪嫁委实太多,马车装载不下,许多珍贵的大件,竟只能摆在簇新的板车之上。

一件一件,从街道中央走过,引得围观百姓唏嘘惊叹。

那汉白玉琴台温润清澈,晶莹通透,显然是异品,以鲜红绸缎装饰,喜庆到了极致。

那红珊瑚的摆件,足足二米多高,不说是使用,光是看一眼,已是毕生之福气。

那镂花红酸枝屏风,花鸟虫鱼精细到每一丝花蕊,每一根毛羽,每一条毫毛,每一只鳞片。栩栩如生的姿态,真如活物一般。

围观百姓爆发出巨大的溢美之声,车队中人皆露出傲然得意的笑。

风七七冷眼望着那琴台,忽然冰凉了双手。

古琴、珊瑚、屏风……

那些本属于风七七的东西,而今,尽随他人嫁入异国望门。 嫡女当道

嫡女当道

嫡女当道

嫡女当道

嫡女当道

嫡女当道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嫡女当道小说、嫡女当道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