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鸿印雪落无痕小说、妃鸿印雪落无痕小说在线阅读

念清风 穿越重生 2020-11-24 11:16:00 0 0

妃鸿印雪落无痕

妃鸿印雪落无痕小说、妃鸿印雪落无痕小说在线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1-03 19:00

字数: 614,070

状态: 已完结 186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妃鸿印雪落无痕小说简介: 帝都祭神,他们遥遥相望。沉回忆,无果!

集七泪石,他们每每相遇。情微动,缘定!

奈何天意弄人,为救她,他身中泪沥水,与伴她多年的花泠水,相生相克!

为了彼此,唯有转身。

梨花树下,七弦泠泠声响,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当他想不顾一切的拥她入怀时,却被她一句“活下去”,将他们置于永远都跨不过的彼岸。

后来七星阵变,她再度消失,叶落无痕……带走的,是他无法割断的思念。

午夜梦回,哀寻子归!

妃鸿印雪落无痕小说预览

第一章天劫尚未弥散到锦城,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绝入耳的吆喝声,一片繁荣景象。

“是夙王府的马车!”

忽然传出一个细小的声音,人群像被施法定在了原地,下一秒齐齐跪下来,然后低下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顿时,喧哗的街道变戏法似的肃静下来,给前方那辆马车让出了一条宽敞大道。

夙暮痕隔着车帘瞥见那瞬间整齐的人群,习惯性的摆弄着一个通透无暇的白玉。嘴唇懒懒的动了动:“夙则,本王很吓人吗?”

声音很小,但他的侍卫都是经过严酷训练,内力深厚,所以自然能听见。尤其是夙则,更是天佑大陆排的上名号的高手。

“不,那是他们尊重您!”

夙暮痕纤长的手指一下两下的点着马车上的书案,赞同的说:“我也这样觉得。”

马车渐渐远离街道,人们的心也慢慢松下来。心里默默感叹:这尊大佛终于走了!

锦城风景最优美的地段,坐落着一座华丽如皇宫般的府邸。正红朱漆大门前立着两座貔貅石雕,顶端悬着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写着‘夙王府’三个大字,给人扑面而来的庄严肃穆。

此刻门前站满了人,管家,侍卫,家丁,丫鬟……

马车缓缓停下,夙则站在马车外,恭敬的拱手:“王爷,到了!”

四月的风儿尚凉,微微卷起车帘,未见车内夙暮痕的身影,他已稳稳的落在地上。墨发飞扬,露出如玉雕刻的容颜。而迎面而来的,却是专属于‘狠王’的煞气。

他的出现,让侍卫家丁直感觉到阵阵紧张压抑。下一秒,就已经跪了一地,异口同声:“见过王爷!”

夙暮痕径直走进王府,后面跟着没有一丝温度,像是透明人的夙则。

刚踏进门,一个看起来像是管家的老人大步走过来,行了一礼道:

“王爷,皇上念您远去帝都出席祭神仪式,一路舟马劳顿,着实辛苦,所以不必急着回宫复命。长公主心疼王爷,早早就备好了宴席,为你接风洗尘,也好叙……叙旧……”

老管家颤颤巍巍的传话,额头上布满了汗水,不知是一路跑过来热的,还是被夙暮痕周围的冷气压吓得。

夙暮痕淡淡瞥了他一眼,没有回话继续走。

夙府的老管家在夙叶大变时,拼命护送生命垂危的他到师父那里。最后,他成功活了下来,老管家却走了……

而这个管家何伯……是皇上安插到夙府的眼线,府外以皇上为主,府内以那个女人为主。碍于夙府与皇室的关系,这才没有清理了他。

见夙暮痕不理他走了,何伯连忙小跑的准备跟上去,夙则长臂一伸,泛着冷芒的长剑直直的挡在他面前。

何伯的脚步硬生生的停下来,小心的推开离自己脖子不到一公分的长剑,双腿不停的打颤。但想到自己背后的人,顿时又有底气了,如果忽略仍然不变的口齿不清呢话。

“王爷,长公主她……”

可惜的是,他刚刚提起的一点勇气,就被夙暮痕毫无留情的打断了。

“没空!”

看见夙暮痕加快了步子,夙则也没空再理何伯了,收起剑就跟了上去。

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后,何伯心有余悸的大口呼气,劫后余生一样抚上不停跳动的心脏。过了很久,他才平复下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到了长公主那里,肯定又少不了一顿痛骂。

然后,就又忧又虑的回宁园复命了。

宁园是夙王府最特殊的院子,因为在这偌大的夙王府没,只有这里有女眷。而这里的主人,便是已逝的夙老王爷的平妻,北楚皇上的胞姐楚敏长公主。

华丽的宫殿里,一个华贵的妇人慵懒的半躺在软塌上,旁边几个丫鬟小心的服侍着她。

妇人正玩弄着手指甲,见何伯进来,便缓缓坐了起来,接过小丫鬟端了很久的茶问:“怎么样了?”

楚敏发问了,何伯随即畏畏缩缩的回答:

“回长公主,王爷事务繁忙,说没有时间来,陪您叙……”

话未说完,就听见‘啪’的一声,精致的茶杯碎了一地,茶水溅的满地都是,好像在喧嚣主人的愤怒。

何伯连忙跪下,其他的丫鬟也相继跪了一地。

好像不解气似的,楚敏又狠狠地怒挥了一把雍容华贵的衣袖,把桌子上价格不菲的花瓶摔得七零八落。一屋子人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喘。

“好啊,一个个都有本事了,都不把本宫看在眼里啦!果真如他那个不懂礼仪的娘一样不知好歹!”

楚敏说的咬牙切齿,心中更是满腔怒火。

她乃先当今皇帝的胞姐德敏长公主,然而身份高贵的她,在夙老王爷还在世时,却只是一个夙王平妃!

最可恨的是,当时的夙王正妃,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为了她那卑微的爱情,她甘愿下嫁给夙苍擎做平妃,还是皇兄用她喜欢的那个贱人的命逼他娶的。

没想到成亲后,夙苍擎竟然让她一国公主住在这个偏僻的宁园,还她一直独守空房。

终于,那个贱人死了,可恨的是,夙苍擎竟随之抑郁而终。即便这样,膝下无子的她还是拒绝了皇弟再嫁的建议,独自生活在这宁园。

现在好了,连他的儿子也不给她好脸色看。

过了好大一会,楚敏才堪堪平复了怒火,对旁边吓得一动不动的婢女说:

“香儿,你去把式微给我叫过来。”

“是!”

香儿连忙应了一声,以最快的速度退了出去。

楚敏紧紧握拳,眼中露出像被毒水浸过的狠厉。

夙暮痕,‘狠王’又怎么样!你再狠,也狠不过本宫的王牌!

另一边的紫竹园的书房里,夙暮痕小心的擦着手中的木剑,面前的桌子上还放着两把,其中一个好像没有用过的痕迹。

夙则像木雕一样,一动不动的守在旁边,随时等候差遣。

书房里檀香袅袅,熏染着淡淡的书香,安静的只剩下夙暮痕擦拭木剑的声音。

“王爷,今日是否入宫?”

夙暮痕反问:“为什么入宫?”

“您为圣盒受命去帝都,而圣盒是空的。您……”

夙暮痕理所当然的打断他:“本王累了,那皇上若是真的想知道,让他自己来!”

夙则不敢再说什么,低头拱手:“属下明白了!”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安静,又一次只剩下细细的摩擦声。

终于,夙暮痕擦好了第三把木剑,轻轻的放在桌子上,有些疲惫的靠在宽大的椅子上。墨眸盯着那并排的三把木剑好久,神色莫名。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夙则小心给夙暮痕盖上一条毯子,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木剑,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接着就走了出去,轻轻关上门,然后如石像般一动不动守在门口。

夜晚,大风刮的嗖嗖响,粗壮的枝干也有吹折之势。地上斑驳的树影随着风起而不断变化着,煞是吓人。

这个阴沉的树林,正是北楚的皇室禁地—狸山。

传闻在北楚乾帝还是太子的时候,在皇位争夺战中遭到暗算,奄奄一息逃到的被世人说为鬼山的狸山,出来时身体已完全恢复。回宫后力挽狂澜,成功继位。做上皇位发的第一道圣旨,便是严禁任何人出入狸山。

老百姓本就对鬼山避之而不及,又因为禁令连狸山附近都不敢去,本来就被称作鬼山的狸山,更加荒无人烟。

但这只是表面,在狸山深处一个千年古树的后面,隐隐约约可看见一座巍峨的宫殿。

一个带着鬼面具的红衣男子熟练的穿过密布的荆棘丛,来到一个不亚于皇宫雄伟的宫殿面前。

凉风拂过,男子冷冽的气息顿然一变邪魅,面具下性感的薄唇勾起鬼魅的笑容,周围的气息随着笑容变得愈加诡异危险。

在夜色朦胧的渲染下,如同一个来自地狱的暗夜修罗,只为索命而来。

他轻轻打开门‘飘’进去,随后门便自动关住了。

门前的立着一个石碑,上面赫然有三个仿佛用鲜血印上去的字——鬼影门!

随着红衣男子的入内,空旷的大厅突然凭空出现许多身影,密密麻麻,阴阴沉沉……

红衣男子随意的穿过人群,‘踏踏’的脚步声格外清晰,走到最前面的高台,俯瞰下面。

“鬼主”

黑压压的人群恭敬的跪下,死寂的气息,没有一点人气。

男子如君王般俯视着下面的人,只是一眨眼,他的身子就懒懒的半躺在奢华的上座上,露出利牙的骷髅头。

“起来吧!”

男子随意的挥了挥手,人群便恭敬的起身站好,等待男子发号施令。

“查的怎么样了?”

慵散而不失威严的声音落地,一个只露出凶狠的双眼的黑衣男子上前一步,道:“回鬼主,查出来了。”

“说说看。”红衣男子眼底有一丝异色闪过。

“夙暮痕,北楚夙王,性格暴戾无常,人称狠王。其母蓝漪清,也是当时的夙王妃,实为三大隐世家族之一蓝氏的嫡系继承人,隐姓埋名嫁入夙王府。十年前在狸山附近无故失踪,当天,其弟夙暮辰和其妹夙暮雪也无故消失。夙老王爷夙苍擎不久便抑郁而亡。夙王府现在只剩下他和夙老王爷的平妃德敏长公主。另外,他与七杀门有往来。”

“夙暮雪也消失了?七杀门……”红衣男子懒散的语气中有些疑惑,夙暮辰和蓝漪清消失他是知道的,但夙月翎怎么也失踪了?

“情报上是这样的。”黑衣男子说。

“我知道了。都退下吧!”红衣男子再度摆摆手。众人行了一礼之后,就像来时一样无声无迹的消失了。

“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男子脸上带着勾人魂魄的笑容。 第二章狭小偏僻的小巷里,一前一后两个身影你追我赶,眨眼间就到了死口。

看着前面死角,蓝衣女子心里暗骂自己大意,竟小看了他!……亦或者,是她高估自己的轻功。

“转过来。”

后面传来的声音,冷冽的让人心寒,如同天降巨雷,直击人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

蓝衣女子心猛地一沉,纠结的要不要转身。

如果转身,就会落入这‘狠王’手上,凭她的手腕能力,顺她这条藤,肯定很快就会查出当年的真相。自己的下场肯定会很惨这毫无疑问,最重要的是,姑姑之前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但如果不转身,就夙王这暴戾杀伐的性子,恐怕自己会更惨。

在夙暮痕耐心消耗殆尽之前,蓝衣女子心一横,反正都是一死,不如拼一拼!

沉重的戴好面纱,只露出一双冰冷的双眸。正准备转身拼死一搏,小巷里突然出现另一种气息。

显然,夙暮痕也感觉到了这陌生的气息,毫不留情的对前方挥了一掌,来人堪堪接住了他强大的内力。

两人功力相差无几,死死僵持着。趁这个空隙,蓝衣女子用尽全身的力气跑了。

夙暮痕也没有追去,既然知道这是假的,那么他迟早会查出真相。不过,这个外表柔柔弱弱的女子竟有如此高深的功力,这倒是挺对他胃口的。

而且,如果他没错的话,她应该就是祭神时茶肆里的那个女子,与那个冒牌货一同出现的话……

夙暮痕看着叶零落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看来,比起那个冒牌货,他更有必要查清楚这个神秘女子!

“叶姑娘,又见面了。”

叶零落只看了一眼夙暮痕便低下头,掩去皱着的眉头。心中隐隐感觉不对劲,那个蓝衣女子虽与清姨的外表相差无几,甚至气质都如出一辙,但她没有清姨身上那无法言语的忧伤。

如今看来,那应该是个假的。

叶零落想通之后,用一贯淡然止水的眼神看向夙暮痕,用不咸不淡的声音回应:“是啊,又见面了。”

平静的外表下,是满脑子的问号。

他们看起来是功力相仿,但叶零落知道,若论实战,自己远远不如他。

她的内力是在她来到这个时空的第一天,莫名出现的。但夙暮痕的不一样,他完全是靠自己修炼出来的。

所以,刚才那一掌,按理说不在他承受范围之内,但是,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化解了夙暮痕的攻击……

夙暮痕自然也感觉到了奇怪之处,看向叶零落的眼神时夹带了一起微不可查的疑惑。

“叶姑娘好像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呢!”夙暮痕一步一步靠近叶零落。

“夙王想多了,我……”

叶零落话没说完,突然感觉体内的花泠水躁动,她甚至能感觉到花泠水毒素的蔓延。所过之处,无不疼痛!

这时,她看见自己手上有一丝微弱的红光快速闪过。再次看向夙暮痕时,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惊讶,以及喜悦……

子归石,在他身上!

分神之际,夙暮痕就已经走进她,露出一个毫无温度的笑容:“你们一伙的?”

说话的同时,夙暮痕也在打量着叶零落。

她淡然的站在那里,不施粉黛的脸足以倾国倾城,浑身散发着清冷的气息,一袭白衣在夕阳的照耀下俨然一个不食人间烟火仙女,清丽脱俗。心里有一个角落,好像微微动了一下。

不过夙暮痕是谁?

四国出了名的冷血无情,女子在他眼里都是障碍。不管这个女子再怎么优秀,就凭她触犯了他这一点,就该死!

“不是。”

叶零落压下心中的喜悦,淡然的接受他审视的视线。兴奋的同时,也有些困扰。

这‘狠王’果真不简单!

话说回来,上天还真是宠爱他,给他如此天人之貌。细细看来,好像与阿影……有几分相似!

不过,他为什么要追那个女子?难道他也认识清姨?不对,他一个古人怎么会认识二十一世纪的清姨呢?

正思考着,夙暮痕来自暗黑地狱的声音再次响起在耳畔。

“本王很欣赏你的胆量,所以……”夙暮痕说到这里,微微停顿了下,凑近叶零落,她瞬间防备的神情尽收眼底。

见此,夙暮痕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了,声音也染上了一丝愉悦,便好心情的继续道:“可以不杀你……”

闻言,叶零落抬眸迎上夙暮痕挑衅的视线,看着他一副‘我很大度’的样子,简直在挑战人脾气的极限。

到底,叶零落也没有让情绪支配理智。她退后一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有意无意的转动拇指上扳指,额前的碎发遮住了她幽暗不明的眼神,声音飘渺而空灵:

“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

语气中夹杂的讽刺,夙暮痕自然能听的出来。不过这次,他意外的没有生气,反而好脾气的摆摆手:

“这倒不必了,本王一向很好说话的。”

虽然表情依旧狂傲不羁,但语气明显有所缓和。这让叶零落松了一口气。

他的功力与阿影有一拼,若真的硬拼的话,以她现在这个情况,绝对不是他对手!

既然找到了子归石,那么来日方长……

想到这里,叶零落心情顿时好了,也不吝啬的给夙暮痕一个倾国倾城的笑容:“既然夙王这么好说话……”

夙暮痕微微挑眉,兴致满满等着叶零落说下去。

叶零落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了,眸光中跳跃中似有若无的狡黠:“原话还给你,后会有期!”

随后脚尖轻点,如来时一般,飘然虚影,眨眼便消失了……

她的反应,是夙暮痕始料未及的,但并没有被挑衅的怒气,反而扬起一抹如同找到猎物的笑容,轻声重复着叶零落的话:

“后会有期……”

这时,夙则鬼一样突然出现,看着叶零落消失的方向,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说:

“爷,要不要属下……”

夙暮痕高深莫测的看着前方,不在意的说:“不用!”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查一下她的底细。”

夙则心中有些不解,但还是点头:“是。”

华王府

“裳儿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遇到危险了?”一个保养得当的妇人焦急的不停往外张望,温婉的脸上满满的担忧。

“别担心,一会就回来了!”华王问声安慰着一脸担忧的华王妃。

“佛珠保佑……”

“呜呜……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裳儿姐姐自己回去的!”华韶因忍不住哭了起来,语气中都是自责与后悔。

“因儿,别哭了!”楚垣心疼的把华韶因拥入怀抱,温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泪水,继续说:“不怪你,是华裳郡主坚持自己回去的!”

“三哥哥!”

华韶因生气推开楚垣,泪眼婆娑的小脸上有些怒意:“你怎么这么说呢?我明明知道裳儿姐姐对这里不熟,怎么能放心她自己一人回来呢?这就是我的错!”

楚垣微怔,他没有想到华韶因这么在乎那个华裳郡主!不过看着他心尖上的小姑娘第一次瞪着他,只能服软:

“好了,三哥哥说错了,华裳郡主一定会安全回来的。”

华韶因这才勉强原谅了他,继续着急。

楚垣安慰的揽住她的肩膀,心里非常疑惑,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真的是失踪多年的华裳郡主吗?

按照华王的上奏,是因为这个华裳郡主在外流落多年,落下一身病根。为了她能安心养病,所以才没有对外说她已归来。

可是……真的只有这么简单吗?

“行了!”

夏棠受不了了,烦躁的一声吼:“一边卿卿我我去,别在这碍老娘的眼!”

华韶因还是非常害怕夏棠的,便乖乖不再说话。楚垣则不善的看向夏棠:这个千寻阁主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不过,今天情况比较特殊,他不想再惹因儿生气,就不与她计较了。以后定要找个机会,新帐旧帐一起算!

夏棠吼完之后,继续焦急的来回踱步。一时间,空气中都洋溢着夏棠浓浓的火药味。

这时,一个有些尚未褪去稚嫩的声音响起:“哎呦,大婶,都说了说话要温柔,看你把人家吓成什么样了!”

“臭小子,你再敢说一句,老娘把你扔出去!”

夏棠怒气冲冲走到正在逗小狸玩的沉渊面前,轻而易举就把比她还高的沉渊提了起来。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臭小子,竟然是阁主和姑娘的师弟!

而且,他从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就处处和她不对盘。若不是看在阁主和姑娘的面子上,他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她杀!

小狐狸见主人被欺负了,小爪子径直挠向夏棠,无奈腿短够不到……

被提起来的沉渊对着杀气腾腾的夏棠没有一点惧意,反而学着叶零落曾经打趣夏棠的话摇头晃脑,像个得道老僧一样摇头晃脑:

“世界如此美好,你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你找死!”

夏棠再次忍不住了,举着拳头准备对着沉渊的俊脸砸下来。

在最后一刻,沉渊突然看着前面说:“阿姐回来了!”

闻言,夏棠的拳头在空中微微停了一下,继而又加大拳头的力道,欲重新砸下来:

“臭小子,竟然妄想骗老娘!”

“裳儿姐姐!”

这一次,夏棠直接把沉渊扔出去几米远,然后身形一闪,向着叶零落的方向迎了上去。

沉渊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哀嚎,小狐狸在它主人旁边着急的跳来跳去,像是在安慰。

华韶因看着痛叫的沉渊,后怕的缩了缩脖子,幸亏那天三哥哥及时来了,不然的话,华韶因看向那边的夏棠……

“姑娘,你去哪里了?有没有受伤?”

夏棠仔细的将叶零落看了一遍,看见她一根头发都没掉,悬着的心才落地。

“你这么多问题,我回答哪一个?”叶零落打趣完夏棠,有些错愕的看着门口聚集的人。

华韶因扶着华王妃走过来,华王妃温和的笑着说:“裳儿回来了。”

“恩。”

叶零落点点头,抱歉的说:“让叔父叔母担心了。”

华王妃温和的笑着回答:“没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随后,华王也笑着点点头。

“裳儿姐姐!”华韶因叫了一声。

叶零落看着华韶因眼角未干的泪珠,安慰的摸了摸她的头,说:“叔母,外面风大,我们进去吧!”

华王妃和蔼的说:“好,都听裳儿的。”

接着,叶零落便和华韶因一人一边,扶着华王妃进了王府。

没一会,华王府的门前便只剩下了门卫。不对,还有地上的沉渊。

沉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仰天长啸一声:“啊……”

完了之后,又对着门卫大喊:“还不过来扶小爷一把!”

门卫自然不敢怠慢,连忙过来小心的扶着沉渊。

沉渊满意的拍了拍门卫的头:“真上道,一会小爷请你喝酒!”然后一把把小狐狸捞到怀里,愤恨的看着夏棠离去的背影:

“走,我们找阿姐告状去!那个夏大婶,竟然摔小爷英俊的脸!天理不容!不可饶恕!” 第三章经过这件事,叶零落开始对这个华裳郡主,她所需要扮演的人好奇了。

明明是一个失踪多年的遗女,华王和华王妃却这么重视她。

这种血浓于水的感情,在普通人家很是常。但对于皇家贵族来说,血缘是远远比不上权利的。

可为什么?

这个华裳郡主,不仅让华王府重视,就连北楚皇,也同意为了她安心养病,而封锁她回来的消息。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回到梨园,刚进入,就看见早早在那里等候的沉渊。

梨花树下,沉渊悠闲的躺在叶零落的软塌上,一个小丫鬟端着食物侯在一边,还有几个为他按摩,可谓是不亦乐乎!

想到今天沉渊一遍又一遍的挑衅她,现在竟然在这里贪玩享乐!夏棠就一阵冲破大脑的火气。

沉渊丝毫没有感觉到空气中朝他而来的杀气,依然悠闲散漫的享受着服务。

夏棠阴森森的走过来,手指‘咔嚓咔嚓’响,在沉渊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一脚把他踹到地上。

小丫鬟吓得连忙退下,没有一人敢在夏棠杀人的眼神下把沉渊扶起来。

“哎呦,哎呦……那个不长眼的,胆敢踹小爷!”

沉渊艰难的站起来,心里一阵憋屈,今天果真不宜出行,都摔两次了。

小狐狸跳到它身上,非常人性化的用爪子挥去他头发上的树枝。

夏棠又一巴掌过去,挑衅的勾勾手指:

“老娘踹的!想报仇吗?来呀!叫我大婶?哼,今天定要把你那双昏花的老眼,挖出来喂小狸!”

闻言,沉渊不同意的据理以争。

“我的眼明亮亮的,哪里昏花了?大婶果然是大婶,年纪大了,眼神都不好使了……”

在夏棠越来越黑的脸色下,沉渊反驳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小的几乎听不见。

没有一点悬念,夏棠对沉渊又是一阵暴打。

沉渊一边逃命,一边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躺到软塌上休息的叶零落求救:

“阿姐,救命啊!大婶要杀人了!”

见叶零落依旧不为所动,沉渊一遍上窜下跳的躲着夏棠,一遍继续痛喊:

“阿姐,你可想清楚了,我要是被打死了,你从哪儿再找一个像小爷这样,既聪明又英俊,玉树临风,胸怀天下的弟弟啊!”

夏棠冷笑:“我呸!这脸皮,都能缠起来做盾牌了。”

“嫉妒,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臭小子,有本事,你给老娘站住!”

“大婶不仅眼神不好使,脑子也有问题了。你以为小爷傻,站住被你打啊!”

“臭小子,你再叫一句大婶试试!”

“我就不叫!气死你,气死你!”

两人打的正欢,叶零落突然有些疲惫的开口:“行了,别玩了!”

听见叶零落疲惫的声音,两人终于停止了战争,梨园也终于恢复了安静。

夏棠停住了对沉渊的攻击,关心的看向叶零落说:

“姑娘可是累了?”

叶零落摇摇头说:“只是一时有些不习惯这个身份罢了。”

说完,叶零落就陷入了沉思。

来到北楚不过短短几天,按理说不过是苍茫一瞬。可因为华裳郡主这个身份枷锁,叶零落总感觉在这里度日如年。几天下来,像过了很久一样。

夏棠也没功夫理沉渊了,踱步走到另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手缓缓放在下巴上托住头,疑道:

“说起来挺奇怪的,阁主为什么要让姑娘冒充这个华裳郡主呢?这没理由啊?”

事实上,不止夏棠有疑问,叶零落对此亦是不解。

刚到北楚那一天,她拒绝了随华韶墨一同回华府的好意,和夏棠住进了叶凌影安排的住处。

第二天,华韶墨就找到了这里,还带着华府的人,激动的拿着一张时间久远的画像,上面画着一个温婉大气的女人,仔细看来,和叶零落的眉眼有些相似。

叶零落还没来得及疑惑这是谁,华韶墨就说她是前华王的遗女,也是他的堂妹,皇上御封的华裳郡主!

一开始,叶零落自然是不信的,但当她从华府的人群中,看到了有千寻阁标志的人,以及给她的手势时,她就有些拿不住注意了。

夏棠自然也是看见的。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读出了一个讯息:是叶凌影安排的!

之后,两人在一番‘商量’后,就随华韶墨回到了华府。经过一场声势浩大的认亲后,叶零落就被安排住进了梨园,还由此成了风云人物—华裳郡主!

如今看来,这个华裳郡主在华府,甚至整个北楚国,都有些不同寻常的地位。

凉风夹着淡淡的梨花香吹来,片片花瓣悄然而落,落在正在思考的叶零落,和夏棠身上。

若有画师在此,相信一定能描幕出仙娥入尘世的美景。

沉渊也好像在思考些什么,他将头放在小狐狸毛绒绒的身上蹭了蹭,小狐狸则傲娇的摇晃着尾巴,煞是可爱!

最后,还是沉渊打破了安静。

“想不通就别想了呗,人生在世,不过吃喝二字……”沉渊一本正经的说,颇有看透世间起伏的世外高人的模样。

夏棠毫不留情的拆穿他:“你说的那是猪。”

“啧啧啧……”沉渊扫视了一圈夏棠,同情的说道:“大婶的想法着实奇特,想来应该和人生经历有关系吧!”

言外之意,还是说夏棠年纪大,其实这也是事实。

夏棠和叶凌影同年,比叶零落大一岁。这样算来的话,夏棠比沉渊大了整整三岁。所以,沉渊才能以此一次又一次的激怒夏棠。

看见夏棠眼中正熊熊燃起的火焰,叶零落及时开口:“我累了!”

“姑娘累了?也是,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夏棠怒火一转抱怨:

“为什么要去那个什么宴会呢?也不等我回来陪你一起,不然有危险怎么办?”

沉渊撇嘴,不怕死的接道:“说的好像你比我阿姐厉害一样。”

“你……”

夏棠才压下去的怒气又腾腾起来,不过这次没有爆发。反而有些伤感的说:

“姑娘的功力的确比我高,可是,姑娘的身体……”

夏棠的话虽然没有说完,可在场的人都了然于心。叶零落功力与叶凌影相差无几,但因为花泠水的缘故,生生差了许多。尤其在毒发期时,功力被腐蚀的,甚至不如一个普通人。

沉默了好久,沉渊收起了玩世不恭,严肃而抱歉的对叶零落说:

“阿姐,其他三国都找过了,都没有子归石的消息。如果北楚国也没有的话,那……”

这次,夏棠没我再语言攻击沉渊,亦失望的低下头。

清风徐来,卷来淡淡梨花香。叶零落看着手上的梦回石,幽幽的说:“我找到了……”

“什么?”

夏棠与沉渊惊讶的异口同声。

“……子归石!”叶零落眼睛微眯,脑子里快速闪过夙暮痕的身影。

如果没猜错的话,现在,他应该在查自己的身份了……

相比叶零落的淡然,夏棠和沉渊就显得有些激动了。

“什么?”夏棠与沉渊惊讶的异口同声。

“姑娘,你说你找到子归石了?真的吗?”夏棠‘腾’的从木椅上站起来,惊讶神色溢于言表。

“淡定!”

沉渊鄙视的看着满脸激动与不可置信的夏棠,语气蓦然一转:

“阿姐,你真的找到了,在哪里?在谁手上?”

叶零落看着两人比她这个当事人还激动的面容,心里暖暖的。

上天对她也不是太吝啬,至少给了她这么多人真诚的关心。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子归石,在夙暮痕身上。而且,他好像还不知道梦回石的存在。”

她记得很清楚,当她没有因为他那一掌受伤时,夙暮痕是非常惊讶与疑惑的。

“夙暮痕,这个名字好熟悉……”

夏棠扶着下巴喃喃自语,眼神呈放空状态,好像在思考。

突然,夏棠猛的一拍脑门:“想起来了,那个‘狠王’就叫这个名字!”

说完,整个人就不好了:“夙王绝对不简单,我们怎么拿回子归石啊!”

叶零落不语,这的确是个严肃的问题,就他们今天的交战而言,就是她的身体处于巅峰状态,也不容易在他手上拿到子归石。

“我们打不过……”沉渊停顿一下,挑眉继续说:“还有我师兄啊!”

“阿影?”叶零落深思,若是阿影对上夙暮痕,谁更胜一筹呢?

“对了,差点忘了!”夏棠一拍桌子,发出重重的声响,吓得小狐狸一个激灵。

“阁主传回消息,说他大概这几日会到北楚。”

“阿影要回来了?阁里的事都处理完了吗?”

千寻阁是两年前崛起的,表面上阁主是千夜海棠,其实她只是阁主护法。真正的阁主,正是从未露过面的叶凌影,也是千寻阁的中流砥柱。

夏棠眸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阁里有听雪听雨就够了。”

叶零落点点头,听雪听雨是一对双生子,能力很强。有她们在,阿影也不用那么累。

气氛微微有些缓和,沉渊可怜兮兮凑到叶零落面前,眨巴着眼睛说:“阿姐,我都回来这么久了,你怎么都不关心我一下!”

叶零落伸手拍拍他的头,后知后觉的说了句:“回来了!”

然后接住朝她飞过来的小狐狸,之后便没有下句。

沉渊拉着脸看着争宠的小狐狸,心里愤愤然的想着:臭狐狸,竟然与小爷我争宠!

见沉渊一脸郁闷,夏棠也高兴了,心情愉悦的说着风凉话:

“有些人啊,还不如一只狐狸来的顺眼。”

啊!多么痛的领悟……

沉渊表示受到一万点伤害! 第四章自从知道子归石的消息后,夏棠和沉渊难得和平相处了几天,一同计划着如何智取子归石。和他们比起来,叶零落这个当事人,倒显得异常安闲,整天都呆着梨园内,不是吃就是睡。

这让沉渊一阵无奈,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皇上不急太监急?

听见沉渊这么说,夏棠第一个反对,维持不到两天的和谐又有破裂的痕迹:

“谁是太监,说你自己,别带上老娘!”

沉渊撇撇嘴:“一个比喻而已。”说罢又看向小狐狸:

“小狸啊,你要是成精了,小爷一定为你找个先生,不要像某人,人话都听不懂!没内涵……”

正在与叶零落一同埋首美食的小狐狸,茫然的抬起头,呆呆的看着沉渊:主人在和它说话吗?

夏棠频临发怒,可当看到一直在吃的叶零落时,怒气一变无奈,抢过叶零落正准备送向口中的梨花酥,苦口婆心道

“姑娘,梨花酥虽然不在饮食禁止范围内,但你也不能吃太多,会积食的!”

叶零落貌似不在意的耸耸肩,却在夏棠不注意的时候,快速拿了一个苹果啃了起来。

见此,夏棠愈加无奈,只能拿出叶凌影威胁到:“姑娘,你这么不顾自己身体吃,阁主知道了会生气的。算算时间,差不多明日,阁主应该就到了!我觉得……”

“停!”

叶零落制止了夏棠接下来的话,很自觉的放下苹果。心里有些愤愤然,每次都搬出阿影,夏棠的威胁也太没有新意了。

夏棠满意的笑了笑,果然只有阁主能治住姑娘!突然又想起什么,抱怨道

“上次与韶因郡主赴宴,姑娘肯定又吃了很多吧!说了多少次,姑娘不能吃太多,你的体质很容易积食的,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

叶零落想了想,好像那天吃的却是挺多的!于是诚实的点头。

“唉……”夏棠叹了一口气,又不满的说:“那个韶因郡主也是的,华公子难道没有告诉她,姑娘需要控制饮食吗?”

嘟囔完后,夏棠好像突然想到什么,正色道:“姑娘,你不是不喜欢那种场合吗?怎么……”

“既然用了这个招眼的身份,总应该露个面!”叶零落若有所思的晃动着手中的梨花茶,荡起一片涟漪。

“真啰嗦!”沉渊突然不耐烦的掏掏耳朵说:“阿姐,你上次怎么说大婶来着?”

“更年期。”叶零落好心的提醒。

“对对对,就是更年期!”

沉渊激动的拍手,随机面带遗憾的看着脸色愈来愈黑的夏棠,感慨道:“岁月不饶人啊\'”

瞬间,幽美的梨园又弥漫了火药味,还没有爆发,就被一个小丫鬟及时的出现制止了。

“郡主!”小丫鬟瑟瑟发抖的行了一个礼,都不敢抬头看正在进行眼神大战的沉渊与夏棠。

叶零落收起笑意,温柔的问:“什么事?”

“王妃让您去前厅。”小丫鬟看着叶零落的笑容,觉得华裳郡主真平易近人,同时对她的好感一路飙升。

“好,我知道了!”

小丫鬟走后,夏棠也停止了战斗,问:“姑娘,王妃突然找你,会不会……”怀疑你的真实身份。

“不会的”

叶零落打断了夏棠的话,想了想说:“应该有事吧!”

“那我陪你去。”

叶零落看着夏棠,微笑的点头。

沉渊也接话:“我也去!”

“你去什么去,凑什么热闹!一边玩去!”

夏棠看着沉渊的眼神愈加不善了,这个臭小子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非要说姑娘是他阿姐,姑娘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留下了他。最不可置信的是,连阁主也承认了他,还允许他叫自己师兄!她可不认为,像阁主那么厉害的人,会有沉渊这种一点武功都没有的师弟。

“沉渊,你留下来陪小狸玩吧!”

叶零落都开口了,沉渊自然不再见此,不情愿的点头:“好吧!”

见沉渊可怜兮兮的摸样,叶零落忍不住拍了拍他的头,又摸了摸他怀里的小狸,径直走出梨园。

夏棠得意的对他笑了笑,也跟着出了梨园。

到了大厅,叶零落让夏棠在外面等着,自己进去。

直觉告诉她,有些事,要发生了!

“叔父,叔母”

叶零落给上座的华王华王妃行了一个简单的礼后,对着旁边的华韶因和华韶墨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看着气氛这么严肃,果真不安定了。

“裳儿来了,来,快坐!”华王妃对着她招手。

叶零落坐在华韶因旁边,看见华韶因异常的沉默,有些疑惑的问:“叔父叔母,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话落,叶零落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又严肃了许多。

许久,华王严肃的开口,打破了沉默:“皇上下旨……”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不忍心的看了一眼华韶因苍白的脸色,继续道:“为因儿订亲。”

“订亲?这不是好事吗?”

叶零落更加疑惑了,韶因与楚垣本就有姻缘,而且,韶因从小就住在皇宫,以皇妃的礼仪教习大的。怎么圣旨来了,大家这么肃穆?

“对象是…西容国的大将军之子杜蘅!”华韶墨愤恨的接过话。

“不是三皇子吗?”

叶零落说:“怎么变成联姻了?”

华韶因突然站起来,跪在地上,眸中含泪,坚定的说:

“爹爹,娘,我不要嫁到西容国!”

“说什么胡话!”华王怒拍桌案:“圣旨都都下来了,难不成抗旨吗?”

华王妃连忙拉住华王,温和的声音中带着哭意:“你对因儿生什么气,不知道女儿很伤心吗?”

华王愤愤的坐下,不语!

华王妃把华韶因扶起来,温柔的擦去她的泪,安慰道:“因儿不哭,不哭啊!”

“娘……”华韶因猛地抱住华王妃,哭的更凶了:“我不要嫁给杜蘅,我要嫁给三哥哥,我只嫁给三哥哥!呜呜……”

“好好,因儿不哭了!”华王妃也不禁落泪了。

叶零落总算看清楚怎么回事了,心里腹徘,皇宫果然水很深!

“没有其他办法吗?”

华王摇摇头,无奈的说:“当年,夙叶两家助楚氏建立北楚,影响力仅次于帝族,若不是守护族,如今统一四国的就是楚氏了。北楚归属帝族,北楚不甘,帝族忌惮。如今天劫自帝都辛城卷土重来,皇朝实力重创,他们自然坐不住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华韶墨接过话:“碍于守护族,他们不好轻举妄动,两国联结,是他们取胜的关键!”

说到这里,华韶墨冷笑:

“攘外必先安内!当年,夙、叶助楚氏建立北楚,楚氏世代为皇,夙叶世代为王。树大招风,皇家早就把我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而夙府有德敏长公主,还有让帝上都忌惮的夙王,皇上自然不会与夙府闹僵!所以,拿实力不比以前的华府作为棋子,与西容国联姻,可真是一举两得的好计谋啊!”

华韶墨的语气很是讽刺。华府对北楚皇室尽心尽力,别无二心,终究还是成了皇室的一颗棋子。

华王接过华韶墨的话,语气加强了些:“皇上想要的,不只是一个附属国这么简单,为了达到目的,拿实力不比以前的华府开刀,再合适不过!”

华韶墨疑惑:“可为什么非要因儿联姻呢?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华府总归还是有北楚三分之一的兵权,这么与我们起明面冲突,对他们也是有弊无利的。”

华王深思,眸中神色不明:“怕只怕,是更大的阴谋!”

大厅正是肃穆时候,侍卫来报:“王爷,高公公来访!”

华王还没有说话,华韶因激动的站起来:“他又来干什么,让他走!我们华府不欢迎他!”

就是这个高公公,宣读了订亲圣旨!

华王重声呵道:“因儿,大呼小叫成何体统!坐下!”

华韶因委屈的吸了吸鼻子,不情愿的坐下。华王妃连忙抱住她,给予她无声的安慰。

随后,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听的人很不舒服。

所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应该就是如此吧!

“呦,都在呢!”

高公公笑意满满的曲了一下身子,很不走心的行了一个礼:“给王爷,王妃请安!”

“高公公来了!来人,赐座!”华王回之笑容,只是眼底,是无尽的凉意。

“多谢王爷!不过,杂家是奉皇后娘娘之命……”说到这里,高公公看了一眼华韶因,继续说:“收回赤玉链的!”

话落,除不明事由的叶零落外,其他人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赤玉链,是代表三皇子妃的手链,华韶因很小的时候,皇上就赏赐给了她。也算是默认了她三皇子妃的身份。

如今要收回赤玉链,看来皇上是铁了心要取消华韶因与楚垣的婚约,与西容国联姻了。

华韶因护宝贝一样攥着赤玉链,眼睛通红:“为什么要收回我的赤玉链,这是皇上赏我的,你凭什么收走?”

“呵呵,韶因郡主又说笑了,您要与西容国联姻,怎么能带着象征三皇子妃的手链呢?”

高公公一脸‘你说笑了’的表情,对基本不会管理表情的华韶因无疑又是一阵刺激,便扯着声音喊道:“我不嫁,我不嫁!”

“因儿!”华王严肃的警告,眼底却是痛心。他又怎么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幸福,可是,皇命难违啊!

在华王妃和叶零落的安抚下,华韶因瞪着高公公重新坐下。

“既然韶因郡主不配合,杂家又不好违命,对不住了,郡主……”高公公好像刻意的拉长尾音,听得人一阵心烦。

随后,高公公对外挥手,一群宫女进了大厅。

“帮韶因郡主取下赤玉链!”

“是!”宫女齐应一声,便走向一脸惊恐的华韶因。

“郡主,奴婢逾越了!”

说着就把手伸向不断往后退的华韶因,这是,一个清亮的声音制止了她们。

“等等!”

众人望去声音发源处,是叶零落!

叶零落好似无意的瞥了一眼高公公,将他在听见自己说话时的精笑收入眼底。

也许,是她的出现连累了华府!更准确的说,是华裳郡主!

“呦,敢问可是华裳郡主?”高公公‘和蔼’的看着淡然的叶零落,混浊的双眼满满的精明。

叶零落自动忽略了这个讨厌的声音,清凉的眸子扫了一眼华韶因周围的宫女,那些宫女直感觉心寒,不知不觉的退了一步。

见此,华韶因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拉着叶零落的衣袖,泪眼朦胧:“裳儿姐姐,赤玉链是我的,我才是三哥哥的皇妃,我不要……”

叶零落伸手擦去她的泪水,有魔力般的声音渐渐安抚着华韶因的情绪

“一个链子,决定不了什么的,给他们吧!”

然后,华韶因就含泪点头,小心的摘下赤玉链,凝视了许久,好像在缅怀什么,又好像,在送别什么。

华韶因递出赤玉链后,一个宫女上前接过来,在叶零落面前一闪而过。迎着明耀的日光,折射出一缕更耀眼的红光,另大厅里的人唏嘘不已。

赤玉链,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的珍宝。

当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向赤玉链时,唯有叶零落,思绪渐渐飘远…这红光,好像在哪里见过……

七星链,隐者现……

对了,是梦回石!

想到这里,叶零落心猛的一震,惊喜铺天盖地的袭来。

好大一会儿,叶零落才恢复淡然的神情,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淡然的抬起头。

见华韶因仍然很悲伤,却又拼命忍者泪水不留下的可怜模样。叶零落握住她的手,在她耳边轻轻说:“放心,我会帮你的!”

闻言,华韶因抬头看着一脸坚定的叶零落,愣愣的点点头。

不知为何,裳儿姐姐总让她很安心。

看到华韶因的情绪逐渐安稳下来,华王华王妃,还有华韶墨都松了一口气。还好有裳儿,不然可麻烦了!

这个高公公,虽是只是一个宦官,却是北楚人人敬仰的国师身边的人。华韶因如果与他杠上,就是华府和三皇子,也不见得能保下她!

被叶零落忽视的高公公,拿着赤玉链对华韶因欣慰的笑了笑:“郡主,早这样不就好了吗!我们就都不为难了!”又看向叶零落,声音依旧是温和的尖锐:

“是吗?华裳郡主?”

听见高公公一遍又一遍的把话题扯向叶零落,其他人都有些紧张的看向叶零落。这个高公公,到底想干什么?

许久,叶零落才慢悠悠的突出一个字:“恩。”

那事不关己的表情,完全没把高公公放在眼里。这不禁让华王华王妃又担心了许多,高公公不会因此记恨裳儿吧?

反而华韶墨,就很淡定了。有那个人在,裳儿能怕谁!

不过,另所有人都惊讶的是,高公公并没有因为叶零落的态度而不高兴,笑意不减的说:“如此,王爷,王妃,既然赤玉链拿到了,那杂家就回去复命了。”

华王早就想轰他走了,听他说要走,马上点头:“好,那本王就不送了!公公走好。”

高公公笑着点头,又看了一眼叶零落,慢慢出了大厅。

妃鸿印雪落无痕小说预览

天劫尚未弥散到锦城,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绝入耳的吆喝声,一片繁荣景象。

“是夙王府的马车!”

忽然传出一个细小的声音,人群像被施法定在了原地,下一秒齐齐跪下来,然后低下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顿时,喧哗的街道变戏法似的肃静下来,给前方那辆马车让出了一条宽敞大道。

夙暮痕隔着车帘瞥见那瞬间整齐的人群,习惯性的摆弄着一个通透无暇的白玉。嘴唇懒懒的动了动:“夙则,本王很吓人吗?”

声音很小,但他的侍卫都是经过严酷训练,内力深厚,所以自然能听见。尤其是夙则,更是天佑大陆排的上名号的高手。

“不,那是他们尊重您!”

夙暮痕纤长的手指一下两下的点着马车上的书案,赞同的说:“我也这样觉得。”

马车渐渐远离街道,人们的心也慢慢松下来。心里默默感叹:这尊大佛终于走了!

锦城风景最优美的地段,坐落着一座华丽如皇宫般的府邸。正红朱漆大门前立着两座貔貅石雕,顶端悬着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写着‘夙王府’三个大字,给人扑面而来的庄严肃穆。

此刻门前站满了人,管家,侍卫,家丁,丫鬟……

马车缓缓停下,夙则站在马车外,恭敬的拱手:“王爷,到了!”

四月的风儿尚凉,微微卷起车帘,未见车内夙暮痕的身影,他已稳稳的落在地上。墨发飞扬,露出如玉雕刻的容颜。而迎面而来的,却是专属于‘狠王’的煞气。

他的出现,让侍卫家丁直感觉到阵阵紧张压抑。下一秒,就已经跪了一地,异口同声:“见过王爷!”

夙暮痕径直走进王府,后面跟着没有一丝温度,像是透明人的夙则。

刚踏进门,一个看起来像是管家的老人大步走过来,行了一礼道:

“王爷,皇上念您远去帝都出席祭神仪式,一路舟马劳顿,着实辛苦,所以不必急着回宫复命。长公主心疼王爷,早早就备好了宴席,为你接风洗尘,也好叙……叙旧……”

老管家颤颤巍巍的传话,额头上布满了汗水,不知是一路跑过来热的,还是被夙暮痕周围的冷气压吓得。

夙暮痕淡淡瞥了他一眼,没有回话继续走。

夙府的老管家在夙叶大变时,拼命护送生命垂危的他到师父那里。最后,他成功活了下来,老管家却走了……

而这个管家何伯……是皇上安插到夙府的眼线,府外以皇上为主,府内以那个女人为主。碍于夙府与皇室的关系,这才没有清理了他。

见夙暮痕不理他走了,何伯连忙小跑的准备跟上去,夙则长臂一伸,泛着冷芒的长剑直直的挡在他面前。

何伯的脚步硬生生的停下来,小心的推开离自己脖子不到一公分的长剑,双腿不停的打颤。但想到自己背后的人,顿时又有底气了,如果忽略仍然不变的口齿不清呢话。

“王爷,长公主她……”

可惜的是,他刚刚提起的一点勇气,就被夙暮痕毫无留情的打断了。

“没空!”

看见夙暮痕加快了步子,夙则也没空再理何伯了,收起剑就跟了上去。

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后,何伯心有余悸的大口呼气,劫后余生一样抚上不停跳动的心脏。过了很久,他才平复下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到了长公主那里,肯定又少不了一顿痛骂。

然后,就又忧又虑的回宁园复命了。

宁园是夙王府最特殊的院子,因为在这偌大的夙王府没,只有这里有女眷。而这里的主人,便是已逝的夙老王爷的平妻,北楚皇上的胞姐楚敏长公主。

华丽的宫殿里,一个华贵的妇人慵懒的半躺在软塌上,旁边几个丫鬟小心的服侍着她。

妇人正玩弄着手指甲,见何伯进来,便缓缓坐了起来,接过小丫鬟端了很久的茶问:“怎么样了?”

楚敏发问了,何伯随即畏畏缩缩的回答:

“回长公主,王爷事务繁忙,说没有时间来,陪您叙……”

话未说完,就听见‘啪’的一声,精致的茶杯碎了一地,茶水溅的满地都是,好像在喧嚣主人的愤怒。

何伯连忙跪下,其他的丫鬟也相继跪了一地。

好像不解气似的,楚敏又狠狠地怒挥了一把雍容华贵的衣袖,把桌子上价格不菲的花瓶摔得七零八落。一屋子人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喘。

“好啊,一个个都有本事了,都不把本宫看在眼里啦!果真如他那个不懂礼仪的娘一样不知好歹!”

楚敏说的咬牙切齿,心中更是满腔怒火。

她乃先当今皇帝的胞姐德敏长公主,然而身份高贵的她,在夙老王爷还在世时,却只是一个夙王平妃!

最可恨的是,当时的夙王正妃,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为了她那卑微的爱情,她甘愿下嫁给夙苍擎做平妃,还是皇兄用她喜欢的那个贱人的命逼他娶的。

没想到成亲后,夙苍擎竟然让她一国公主住在这个偏僻的宁园,还她一直独守空房。

终于,那个贱人死了,可恨的是,夙苍擎竟随之抑郁而终。即便这样,膝下无子的她还是拒绝了皇弟再嫁的建议,独自生活在这宁园。

现在好了,连他的儿子也不给她好脸色看。

过了好大一会,楚敏才堪堪平复了怒火,对旁边吓得一动不动的婢女说:

“香儿,你去把式微给我叫过来。”

“是!”

香儿连忙应了一声,以最快的速度退了出去。

楚敏紧紧握拳,眼中露出像被毒水浸过的狠厉。

夙暮痕,‘狠王’又怎么样!你再狠,也狠不过本宫的王牌!

另一边的紫竹园的书房里,夙暮痕小心的擦着手中的木剑,面前的桌子上还放着两把,其中一个好像没有用过的痕迹。

夙则像木雕一样,一动不动的守在旁边,随时等候差遣。

书房里檀香袅袅,熏染着淡淡的书香,安静的只剩下夙暮痕擦拭木剑的声音。

“王爷,今日是否入宫?”

夙暮痕反问:“为什么入宫?”

“您为圣盒受命去帝都,而圣盒是空的。您……”

夙暮痕理所当然的打断他:“本王累了,那皇上若是真的想知道,让他自己来!”

夙则不敢再说什么,低头拱手:“属下明白了!”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安静,又一次只剩下细细的摩擦声。

终于,夙暮痕擦好了第三把木剑,轻轻的放在桌子上,有些疲惫的靠在宽大的椅子上。墨眸盯着那并排的三把木剑好久,神色莫名。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夙则小心给夙暮痕盖上一条毯子,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木剑,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接着就走了出去,轻轻关上门,然后如石像般一动不动守在门口。

夜晚,大风刮的嗖嗖响,粗壮的枝干也有吹折之势。地上斑驳的树影随着风起而不断变化着,煞是吓人。

这个阴沉的树林,正是北楚的皇室禁地—狸山。

传闻在北楚乾帝还是太子的时候,在皇位争夺战中遭到暗算,奄奄一息逃到的被世人说为鬼山的狸山,出来时身体已完全恢复。回宫后力挽狂澜,成功继位。做上皇位发的第一道圣旨,便是严禁任何人出入狸山。

老百姓本就对鬼山避之而不及,又因为禁令连狸山附近都不敢去,本来就被称作鬼山的狸山,更加荒无人烟。

但这只是表面,在狸山深处一个千年古树的后面,隐隐约约可看见一座巍峨的宫殿。

一个带着鬼面具的红衣男子熟练的穿过密布的荆棘丛,来到一个不亚于皇宫雄伟的宫殿面前。

凉风拂过,男子冷冽的气息顿然一变邪魅,面具下性感的薄唇勾起鬼魅的笑容,周围的气息随着笑容变得愈加诡异危险。

在夜色朦胧的渲染下,如同一个来自地狱的暗夜修罗,只为索命而来。

他轻轻打开门‘飘’进去,随后门便自动关住了。

门前的立着一个石碑,上面赫然有三个仿佛用鲜血印上去的字——鬼影门!

随着红衣男子的入内,空旷的大厅突然凭空出现许多身影,密密麻麻,阴阴沉沉……

红衣男子随意的穿过人群,‘踏踏’的脚步声格外清晰,走到最前面的高台,俯瞰下面。

“鬼主”

黑压压的人群恭敬的跪下,死寂的气息,没有一点人气。

男子如君王般俯视着下面的人,只是一眨眼,他的身子就懒懒的半躺在奢华的上座上,露出利牙的骷髅头。

“起来吧!”

男子随意的挥了挥手,人群便恭敬的起身站好,等待男子发号施令。

“查的怎么样了?”

慵散而不失威严的声音落地,一个只露出凶狠的双眼的黑衣男子上前一步,道:“回鬼主,查出来了。”

“说说看。”红衣男子眼底有一丝异色闪过。

“夙暮痕,北楚夙王,性格暴戾无常,人称狠王。其母蓝漪清,也是当时的夙王妃,实为三大隐世家族之一蓝氏的嫡系继承人,隐姓埋名嫁入夙王府。十年前在狸山附近无故失踪,当天,其弟夙暮辰和其妹夙暮雪也无故消失。夙老王爷夙苍擎不久便抑郁而亡。夙王府现在只剩下他和夙老王爷的平妃德敏长公主。另外,他与七杀门有往来。”

“夙暮雪也消失了?七杀门……”红衣男子懒散的语气中有些疑惑,夙暮辰和蓝漪清消失他是知道的,但夙月翎怎么也失踪了?

“情报上是这样的。”黑衣男子说。

“我知道了。都退下吧!”红衣男子再度摆摆手。众人行了一礼之后,就像来时一样无声无迹的消失了。

“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男子脸上带着勾人魂魄的笑容。 狭小偏僻的小巷里,一前一后两个身影你追我赶,眨眼间就到了死口。

看着前面死角,蓝衣女子心里暗骂自己大意,竟小看了他!……亦或者,是她高估自己的轻功。

“转过来。”

后面传来的声音,冷冽的让人心寒,如同天降巨雷,直击人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

蓝衣女子心猛地一沉,纠结的要不要转身。

如果转身,就会落入这‘狠王’手上,凭她的手腕能力,顺她这条藤,肯定很快就会查出当年的真相。自己的下场肯定会很惨这毫无疑问,最重要的是,姑姑之前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但如果不转身,就夙王这暴戾杀伐的性子,恐怕自己会更惨。

在夙暮痕耐心消耗殆尽之前,蓝衣女子心一横,反正都是一死,不如拼一拼!

沉重的戴好面纱,只露出一双冰冷的双眸。正准备转身拼死一搏,小巷里突然出现另一种气息。

显然,夙暮痕也感觉到了这陌生的气息,毫不留情的对前方挥了一掌,来人堪堪接住了他强大的内力。

两人功力相差无几,死死僵持着。趁这个空隙,蓝衣女子用尽全身的力气跑了。

夙暮痕也没有追去,既然知道这是假的,那么他迟早会查出真相。不过,这个外表柔柔弱弱的女子竟有如此高深的功力,这倒是挺对他胃口的。

而且,如果他没错的话,她应该就是祭神时茶肆里的那个女子,与那个冒牌货一同出现的话……

夙暮痕看着叶零落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看来,比起那个冒牌货,他更有必要查清楚这个神秘女子!

“叶姑娘,又见面了。”

叶零落只看了一眼夙暮痕便低下头,掩去皱着的眉头。心中隐隐感觉不对劲,那个蓝衣女子虽与清姨的外表相差无几,甚至气质都如出一辙,但她没有清姨身上那无法言语的忧伤。

如今看来,那应该是个假的。

叶零落想通之后,用一贯淡然止水的眼神看向夙暮痕,用不咸不淡的声音回应:“是啊,又见面了。”

平静的外表下,是满脑子的问号。

他们看起来是功力相仿,但叶零落知道,若论实战,自己远远不如他。

她的内力是在她来到这个时空的第一天,莫名出现的。但夙暮痕的不一样,他完全是靠自己修炼出来的。

所以,刚才那一掌,按理说不在他承受范围之内,但是,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化解了夙暮痕的攻击……

夙暮痕自然也感觉到了奇怪之处,看向叶零落的眼神时夹带了一起微不可查的疑惑。

“叶姑娘好像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呢!”夙暮痕一步一步靠近叶零落。

“夙王想多了,我……”

叶零落话没说完,突然感觉体内的花泠水躁动,她甚至能感觉到花泠水毒素的蔓延。所过之处,无不疼痛!

这时,她看见自己手上有一丝微弱的红光快速闪过。再次看向夙暮痕时,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惊讶,以及喜悦……

子归石,在他身上!

分神之际,夙暮痕就已经走进她,露出一个毫无温度的笑容:“你们一伙的?”

说话的同时,夙暮痕也在打量着叶零落。

她淡然的站在那里,不施粉黛的脸足以倾国倾城,浑身散发着清冷的气息,一袭白衣在夕阳的照耀下俨然一个不食人间烟火仙女,清丽脱俗。心里有一个角落,好像微微动了一下。

不过夙暮痕是谁?

四国出了名的冷血无情,女子在他眼里都是障碍。不管这个女子再怎么优秀,就凭她触犯了他这一点,就该死!

“不是。”

叶零落压下心中的喜悦,淡然的接受他审视的视线。兴奋的同时,也有些困扰。

这‘狠王’果真不简单!

话说回来,上天还真是宠爱他,给他如此天人之貌。细细看来,好像与阿影……有几分相似!

不过,他为什么要追那个女子?难道他也认识清姨?不对,他一个古人怎么会认识二十一世纪的清姨呢?

正思考着,夙暮痕来自暗黑地狱的声音再次响起在耳畔。

“本王很欣赏你的胆量,所以……”夙暮痕说到这里,微微停顿了下,凑近叶零落,她瞬间防备的神情尽收眼底。

见此,夙暮痕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了,声音也染上了一丝愉悦,便好心情的继续道:“可以不杀你……”

闻言,叶零落抬眸迎上夙暮痕挑衅的视线,看着他一副‘我很大度’的样子,简直在挑战人脾气的极限。

到底,叶零落也没有让情绪支配理智。她退后一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有意无意的转动拇指上扳指,额前的碎发遮住了她幽暗不明的眼神,声音飘渺而空灵:

“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

语气中夹杂的讽刺,夙暮痕自然能听的出来。不过这次,他意外的没有生气,反而好脾气的摆摆手:

“这倒不必了,本王一向很好说话的。”

虽然表情依旧狂傲不羁,但语气明显有所缓和。这让叶零落松了一口气。

他的功力与阿影有一拼,若真的硬拼的话,以她现在这个情况,绝对不是他对手!

既然找到了子归石,那么来日方长……

想到这里,叶零落心情顿时好了,也不吝啬的给夙暮痕一个倾国倾城的笑容:“既然夙王这么好说话……”

夙暮痕微微挑眉,兴致满满等着叶零落说下去。

叶零落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了,眸光中跳跃中似有若无的狡黠:“原话还给你,后会有期!”

随后脚尖轻点,如来时一般,飘然虚影,眨眼便消失了……

她的反应,是夙暮痕始料未及的,但并没有被挑衅的怒气,反而扬起一抹如同找到猎物的笑容,轻声重复着叶零落的话:

“后会有期……”

这时,夙则鬼一样突然出现,看着叶零落消失的方向,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说:

“爷,要不要属下……”

夙暮痕高深莫测的看着前方,不在意的说:“不用!”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查一下她的底细。”

夙则心中有些不解,但还是点头:“是。”

华王府

“裳儿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遇到危险了?”一个保养得当的妇人焦急的不停往外张望,温婉的脸上满满的担忧。

“别担心,一会就回来了!”华王问声安慰着一脸担忧的华王妃。

“佛珠保佑……”

“呜呜……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裳儿姐姐自己回去的!”华韶因忍不住哭了起来,语气中都是自责与后悔。

“因儿,别哭了!”楚垣心疼的把华韶因拥入怀抱,温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泪水,继续说:“不怪你,是华裳郡主坚持自己回去的!”

“三哥哥!”

华韶因生气推开楚垣,泪眼婆娑的小脸上有些怒意:“你怎么这么说呢?我明明知道裳儿姐姐对这里不熟,怎么能放心她自己一人回来呢?这就是我的错!”

楚垣微怔,他没有想到华韶因这么在乎那个华裳郡主!不过看着他心尖上的小姑娘第一次瞪着他,只能服软:

“好了,三哥哥说错了,华裳郡主一定会安全回来的。”

华韶因这才勉强原谅了他,继续着急。

楚垣安慰的揽住她的肩膀,心里非常疑惑,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真的是失踪多年的华裳郡主吗?

按照华王的上奏,是因为这个华裳郡主在外流落多年,落下一身病根。为了她能安心养病,所以才没有对外说她已归来。

可是……真的只有这么简单吗?

“行了!”

夏棠受不了了,烦躁的一声吼:“一边卿卿我我去,别在这碍老娘的眼!”

华韶因还是非常害怕夏棠的,便乖乖不再说话。楚垣则不善的看向夏棠:这个千寻阁主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不过,今天情况比较特殊,他不想再惹因儿生气,就不与她计较了。以后定要找个机会,新帐旧帐一起算!

夏棠吼完之后,继续焦急的来回踱步。一时间,空气中都洋溢着夏棠浓浓的火药味。

这时,一个有些尚未褪去稚嫩的声音响起:“哎呦,大婶,都说了说话要温柔,看你把人家吓成什么样了!”

“臭小子,你再敢说一句,老娘把你扔出去!”

夏棠怒气冲冲走到正在逗小狸玩的沉渊面前,轻而易举就把比她还高的沉渊提了起来。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臭小子,竟然是阁主和姑娘的师弟!

而且,他从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就处处和她不对盘。若不是看在阁主和姑娘的面子上,他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她杀!

小狐狸见主人被欺负了,小爪子径直挠向夏棠,无奈腿短够不到……

被提起来的沉渊对着杀气腾腾的夏棠没有一点惧意,反而学着叶零落曾经打趣夏棠的话摇头晃脑,像个得道老僧一样摇头晃脑:

“世界如此美好,你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你找死!”

夏棠再次忍不住了,举着拳头准备对着沉渊的俊脸砸下来。

在最后一刻,沉渊突然看着前面说:“阿姐回来了!”

闻言,夏棠的拳头在空中微微停了一下,继而又加大拳头的力道,欲重新砸下来:

“臭小子,竟然妄想骗老娘!”

“裳儿姐姐!”

这一次,夏棠直接把沉渊扔出去几米远,然后身形一闪,向着叶零落的方向迎了上去。

沉渊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哀嚎,小狐狸在它主人旁边着急的跳来跳去,像是在安慰。

华韶因看着痛叫的沉渊,后怕的缩了缩脖子,幸亏那天三哥哥及时来了,不然的话,华韶因看向那边的夏棠……

“姑娘,你去哪里了?有没有受伤?”

夏棠仔细的将叶零落看了一遍,看见她一根头发都没掉,悬着的心才落地。

“你这么多问题,我回答哪一个?”叶零落打趣完夏棠,有些错愕的看着门口聚集的人。

华韶因扶着华王妃走过来,华王妃温和的笑着说:“裳儿回来了。”

“恩。”

叶零落点点头,抱歉的说:“让叔父叔母担心了。”

华王妃温和的笑着回答:“没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随后,华王也笑着点点头。

“裳儿姐姐!”华韶因叫了一声。

叶零落看着华韶因眼角未干的泪珠,安慰的摸了摸她的头,说:“叔母,外面风大,我们进去吧!”

华王妃和蔼的说:“好,都听裳儿的。”

接着,叶零落便和华韶因一人一边,扶着华王妃进了王府。

没一会,华王府的门前便只剩下了门卫。不对,还有地上的沉渊。

沉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仰天长啸一声:“啊……”

完了之后,又对着门卫大喊:“还不过来扶小爷一把!”

门卫自然不敢怠慢,连忙过来小心的扶着沉渊。

沉渊满意的拍了拍门卫的头:“真上道,一会小爷请你喝酒!”然后一把把小狐狸捞到怀里,愤恨的看着夏棠离去的背影:

“走,我们找阿姐告状去!那个夏大婶,竟然摔小爷英俊的脸!天理不容!不可饶恕!” 妃鸿印雪落无痕

妃鸿印雪落无痕

妃鸿印雪落无痕

妃鸿印雪落无痕

妃鸿印雪落无痕

妃鸿印雪落无痕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妃鸿印雪落无痕小说、妃鸿印雪落无痕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