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手仵作小说、素手仵作小说无广告

珠沙华 穿越重生 2020-11-21 11:08:35 0 0

素手仵作

素手仵作小说、素手仵作小说无广告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2-20 15:09

字数: 960,212

状态: 已完结 444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SOS书屋(www.sossw.com)

素手仵作小说简介:现代法医穿越到古代化身仵作,

女扮男装验尸,却被某位爷看上了。

素手仵作小说预览

第一章“你……”徐夫人气的脸通红,却不知道该如何回。

这时一旁的徐荣昌温和虚伪的声音响起:“瑾姑娘说笑了,先前我等在镇上小住几日,便是为了等令尊归来。如今听闻他不幸身亡,在下代表徐家前来吊唁一番。”

呵呵……吊唁,说的比唱的好听。怕是来个下马威吧,这红脸白脸唱的真是生动啊……

“吊唁就不必了,既然家父不幸身亡,这婚事无人主持,徐家想退便退吧。”

瑾华淡淡地开口,似是一点都不在意。

“哼,算你识相!昌儿,我们可以走了。这么寒酸的地方,本夫人可是一刻都不想多待!”

说完,便拉着徐荣昌要转身。

“且慢!”

清冽的声音响起,是瑾华发出的。

“怎么?想后悔也不可能!”

“自是不会,小女见徐夫人衣着考究,想问问徐夫人一年吃穿用度是多少,徐家倒是供得起夫人挥霍。小女自幼便住的寒酸,哪里见过夫人这般贵人,一时倾慕,问问罢了,也让小女瞻仰一番。”

“哼,告诉你也无妨,让你涨涨见识。本夫人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戴的首饰也是非金就玉,一年的用度,五百两银子罢了。”

瑾华点点头,惋惜道:“不愧是大户人家,想来徐公子与徐老爷定然也与夫人差不多了。”

“那是自然。”

突然,瑾华话锋一转, “这婚事取消便取消,但是徐家欠下的账是否要算清楚?”

瑾华冷冷地直视徐荣昌,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还是说,徐家想欠债不还?这恐怕有损徐家的名誉吧……是吗?徐公子?”

徐荣昌虚伪的笑容微凝,随即又笑了。当年瑾老头散尽家财助徐老爷进京赶考,这件事知道的人也不少,账是赖不掉的。不过,一个穷酸的贱籍再怎么散尽家财,对如今的徐家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不足挂齿。花钱来解决名声,自然是方便的。

“哪里哪里,那瑾姑娘说说,徐家欠下了多少呢?”

看到徐荣昌变化的表情,瑾华心里清楚他想的是什么。不由得心下冷笑。

呵呵……九牛一毛……

瑾华微微一笑,“当年家父散尽家财,更是将我瑾家祖传的宝贝炎铃针当了,才换得五十两银子供徐老爷进京赶考。徐公子,小女说得可对?”

哼,不过五十两而已。

“不错。”

“这样吧,我们利息这样算。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第一年的利息就算五百文,往后每年的利息是前一年的一倍,如何?”

利息才这么点,徐荣昌点点头。“好。”

“当年家父散尽家财后我瑾家生活困苦,饥寒交迫,直到五年后才堪堪过好。这五年来我瑾家受过的苦可是因你徐家而起,如此一来,徐家补贴瑾家五年的吃穿用度的钱是否该算?”

徐荣昌暗想,不过五年而已。“是该算,五年而已。”

“瑾家毕竟是徐家的救命恩人,如此,徐家对待恩人的吃穿用度恐怕不会太吝啬吧。”瑾华带有几分嘲讽的语气,“也不需要太多,就按照徐老爷、徐夫人、徐公子每年的用度来算便差不多了。对待恩人,自然是有福同享,不过五年罢了。还是说徐家五年的吃穿用度都不肯给恩人?”

瑾华特意加重了后面一句话,逼得徐荣昌只能讪讪点头。

“如此一来,补偿瑾家的吃穿用度一年就是一千五百两银子,五年就是七千五百两。对吧徐公子?”

“对,没错。”

“既然如此,那我们立字据为证。”

“好。”

呵呵……鱼儿上钩了……

双方立下字据后,确认没有问题,便开始算账了。

“已经算好的补偿加上本金一共是七千五百五十两银子,利息嘛……第一年五百文,第二年一两,第三年二两,第四年四两,第五年八两,第六年十六两,第七年三十二两,第八年六十四两,第九年一百二十八两,第十年二百五十六两……第十五年八千一百九十二两”

本来听着前面的数,徐荣昌还觉得没什么,只是越听到后面,脸色越黑……他终于明白这死丫头在挖个坑给自己跳,偏偏他还中招了……

只是,这字据白底黑字写着,上面还签着他的名字,印着徐府的印章……

这一次,他只能认栽……

而徐夫人在听到每年单独的利息就到了这么庞大的金额,这要加起来……

瞬间两腿一软,跌倒在地。

这时瑾华手上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竹条,在地上计算着……

嘿嘿,这种二的几次方的问题,用来坑坑这个没脑的古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所以呢,利息总共一万六千三百八十三两五百文,加上七千五百五十两,总共两万三千九百三十三两五百文。”

“看在大家相识一场的份上,这五百文的零头就不必算了。”

“徐公子,你看可好?”

瑾华嘴角一勾,瞥了眼脸色极差,再也维持不住笑脸的徐荣昌,内心冷笑。

她爹去了徐家催促婚事,如今却变成枯骨,要说徐家没参与点什么,她还真不信。

这些,便是小小敬意……而已。

“好……好得很!”

徐荣昌咬牙切齿地开口。

两万多两银子,饶是他徐家再有钱也不可能无动于衷。更何况,徐家毕竟是官家,名下虽然有经商的份子在,但那都是私下捞利,为他官场铺路的。一下子掏出这么多来,这几乎是把徐家的现银都捞空了!

这个女人倒真是本事了得!是他小瞧了!

“如此,明日我便要看到徐家的信誉了。徐公子,这不算晚吧?”

“不晚……”很好!竟敢威胁他!走着瞧!

“徐公子慢走不送~”

……

暗处,孙宸轩看着小院门口发生的一切,心中对瑾华不由得更加赞叹。

孙家是江南第一富商,作为一个商人,看到有人用这样的方式滚利息,感到新鲜不已的同时,又坚定了与瑾华合作的想法。

“主子,瑾老头的死果然与徐家有关。不过徐家也露出了些许马脚,或许可以趁此机会顺藤摸瓜,找到背后之人。”

一个青衣男子在一旁开口道。

“呵呵,明德,先不急。”孙宸轩抬手制止了孙明德,“爷先拿捏一下把柄,合作,总是要有筹码的。” 第二章“是。”

……

夜晚悄然降临,夏夜的蝉鸣十分清脆,夜风将大树吹得发出簌簌的响声。

徐家书房,却灯火通明。

“啪!……”

一阵清脆的破裂声响起,上好的青釉龙泉瓷杯便破碎不堪,滚烫的茶水洒了一地。

一个怒火中烧的嗓门响起:“你说什么!那个瑾家的丫头真的敢这么干?!”

只见一个蓄着胡子的中年男子,眉目凌厉,细看之下与徐荣昌有三分相像,只不过比他更加有威仪,不愧是混迹官场这么久的人,浑身的气势在怒火中倾泻而出,弥漫在整个书房。

徐荣昌此时恭敬地站在下首,拱手说道:

“回父亲大人的话,这是字据。那女人甚是狡诈,孩儿被她蒙骗过去,如今反悔也是不可能的了啊……”

“这!……”徐老爷看到字据,想到方才叫账房先生算的那笔账,果然与那臭丫头说得一样。

那该死的瑾家!

随即又想到什么,急忙开口问道:“你说瑾老头的尸首被送到的官府?”

“是的,父亲。不过仵作说是死于意外,让瑾家的人带了回去。怎么了父亲?这尸首有什么问题么?”

不过说来也巧,他正打算向那瑾老头下手,他手下的人至今还没收到回复,不过瑾老头是真的死了。而且死相凄惨,完全不可能留有什么证据。

他还奇怪到底是何人下的手呢,居然比他先行一步。

难道瑾家还有什么仇人?

“没……没什么,死了便死了。”

徐老爷想到那个人的吩咐,便不欲多说。“你去账房那里,明天把银票交给瑾家。”

徐荣昌听闻皱眉,当真要这么便宜瑾家?

正要张口问:“父亲……”

“什么都别说了,瑾家的事先别管,来日方长,明日把钱交给瑾家。这段日子,也别去理会瑾家,赶紧想想怎么去京城打点一番,这次进京赴职的机会不能错过。也多亏了那位贵人,才能让你有这个机会到天子脚下,你可千万要抓紧机会,我徐家光耀门楣的事可要靠你了!”

“是,父亲。”

“这次虽然要给出这么多钱,但来日方长,徐家门下的那几处商铺可要好好打理,那些都是要为徐家铺路的。孰轻孰重你要掂量好。”似是看懂的徐荣昌的不甘,徐老爷开口道。

“好了,退下吧。”

“是。”

徐荣昌缓缓退出书房,徐老爷才揉揉眉心。

说得轻巧,这么多钱可是捞走了徐家大半的资产,便宜瑾家,他当然也不甘!

只是瑾老头的尸体为何会突然出现?这个人明明应该完完全全消失在这个世间,连一点渣都发现不了的,怎么会还有尸首?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自己在那人面前的地位……

若是那人知道了自己没有办好这个差事,恐怕徐家要有大祸啊……

希望那个尸首不会露出什么破绽才好……

为今之计,徐家还是要步步小心,不能妄动瑾家,以免引来那人的猜测。

另一边,守在灵前的瑾华却是在细细想这些天发生的事。

大半月前爹以出外差为由去了临县,他们兴盛镇虽然不归属临县,但距离临县还是很近的,走路要走一天,坐车的话三个时辰便到了。

当时有个案子发生在临县,请爹过去,最多也就花掉七天。去请徐家履行婚约也不过一天,那之后几天她爹去了哪里?这中间又发生了什么事?

徐家上门退婚的时候她爹还没出事,从尸体死亡世间来判断,是她见到尸体的前一天才出的事。

而徐荣昌那天听到爹不在的消息眼中一闪而逝的意外说明她爹早就离开了徐府。

那么徐荣昌肯定以为爹已经早早地回来了,如此一来,爹之后的失踪是否与徐家有关?

爹到底后来去了什么地方?

最重要的是,背后的人既然要杀人灭口,定然会把尸体解决好,不留痕迹。那么究竟是谁把她爹送到官府的?

此人……是敌是友?

这么多的疑问兜兜转转,看似线索很多,仔细想来,却还是无法理清。

瑾华取出那枚唯一可以找出问题的玉扳指,不管怎么看,只是成色上好,刻着一个图腾而已。

唉……

第二日,瑾华收拾一番上街买菜,正走在路上,突然从边上走出来一个青衣男子,拦住了她的去路。

“瑾姑娘,我家主子有话要与你说。”

瑾华打量了一下,见对方虽然气势不凡但并没有任何轻视,心中添了几分好感。疑惑道:

“你家主子是谁?我并不认识。”

“姑娘来了便知。”

瑾华心中带有几分警惕,点头后便跟着这名男子上了对面的茶楼。

二楼雅间内,雾气缭绕,一锦衣公子正优雅地泡着茶,动作行云流水,十分赏心悦目。

“主子,人来了。”孙明德拱手说道。

“进来吧。”

孙宸轩头也不抬,继续手上的事。悬壶高冲、重洗仙颜……

瑾华一进门,见到的便是一优雅的男子在烟雾缭绕中做着如诗如画的事。

径直走向窗边,坐在了男子对面。

慢慢的欣赏。

对茶的研究在瑾华看来实在不懂。在她看来茶的味道不错,当饮料喝喝罢了。真让她品什么,还是算了。

不过坐在这里,倒是可以清楚地看到眼前这个人的脸。

俊朗丰神,面如冠玉,美髯凤目,鼻如刀削……当真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瑾华眼中一闪而逝的惊艳后,便恢复了沉静。

美色,更多的是罂粟罢了。眼前这个人,不简单。

终于,一盏清茶摆在自己身前,男子才结束了泡茶的过程。

“请……”

端起茶盏,清抿一口,纵使对茶没什么了解,也知道这个人茶艺精湛。喝起来的感觉跟自己随便泡的简直天差地别。

放下茶盏,瑾华开门见山道:“不知公子找小女有何事?”

“呵呵……爷是来找你合作的。”

从瑾华进门到现在,虽然没有抬头看她,但她的举动逃不过他的眼。

很好,不卑不亢,不惊不诧,懂进退,睿智。

最重要的是……不花痴,识大体。

结合前几天的表现来看,这个合作对象很合他意。

瑾华眉头一挑,盯着孙宸轩看,静静地不说话。

许久,才开口:“我爹的尸首是你的人送到官府的。”

不是疑问,是肯定。 第三章孙宸轩嘴角一扬,“你说呢?”

不承认,也没否认。却让瑾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怎么合作?小女不过是寻常人罢了,恐怕帮不上公子什么。”

“帮我验尸,查明死因。如何?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验尸?瑾华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报酬嘛……徐家的几处商号如何?”

瑾华双眼微眯,眼前这个人到底是谁?破坏徐家的几处商号说得如此轻巧,仿佛不甚在意。

“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么得罪江南孙家的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孙宸轩品着手中的茶,不咸不淡地决定着。

“你威胁我!”瑾华咬牙。她最讨厌别人威胁了,眼前这个人!……

江南孙家!哪怕她这样的小小百姓也知道,孙家是江南首富,传说富可敌国。大周国内有句说法,朝苏商孙江湖阁。

意思是朝堂上不可得罪苏家,商场上不可得罪孙家,江湖上不可得罪鬼阁。

孙家!

“哼,堂堂孙家怎么可能找不到优秀的仵作,来找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呢?……”

瑾华略带嘲讽地说道。

“瑾姑娘的本领自然是爷信得过的,何况合作对你来说也并不吃亏不是么?”

孙宸轩笑道。

哼,不吃亏当然不吃亏。就是这种被人威胁的感觉该死的难受!还有那个人看起来翩翩君子的样子,商人果然奸诈狡猾!表里不一!

看着瑾华气呼呼的样子,孙宸轩突然觉得有些有趣。几日观察下来,他发现这个女人睿智果敢,沉着不惊。哪怕面对她爹的死讯,也很快理清了头脑。

难得看到她这样吃瘪的场景,不由得笑出了声。

听到笑声的瑾华脸色越发难看。有什么好笑的!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还有条件,帮我查出我爹死前跟谁打交道。”

“成交。今晚子时随我出发。”

“子时?”干嘛挑这个点?

“对。在家等着,有人来接你。”

“知道了。”

瑾华回到家 ,正巧遇上徐家的人上门还钱。

这一次来的是徐家的管家,看来徐荣昌是气的来都不想来了。

只不过徐家这么痛快地给钱,没有一点刁难讽刺什么的,让瑾华有点奇怪,觉得太顺利了。

好歹钱也到手了,婚事也不用愁了。总算了却了一件事。

其他的一切等今晚帮孙家验完尸后再说。

到了晚上,瑾华准备好验尸的器具后,便见到房里多出了一个人,正是白天见到的青衣男子。

孙明德一声“得罪了”

便抱着瑾华一路施展轻功。瑾华也是第一次真正感受到飞檐走壁的感觉,一路风声在耳边刮过,周围的景物不断后退。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瑾华站在了一处小道上,边上停着一辆马车。

“上来。”

马车内响起好听的声音,正是白日见过的孙宸轩。

瑾华一步爬上马车,进了车内,才发现小小的马车内别有洞天。

案几、毯子、坐垫、凳子、书架……简直是一个移动的小房间!

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不愧是孙家。

孙宸轩正坐在正中间,手中捧着一本账本。

瑾华将仵作箱放下,再找了一处靠近车门的角落坐下。

一路无言……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瑾华下车后才发现这是一处寺庙。只不过有些破旧,看起来平时应该香火稀少。

此时还是半夜时分,寺庙的门却开着,门口处站着一名老僧,看样子是一直在等来人。

跟着孙宸轩走进寺庙,瑾华四处张望一番,寺庙虽然小,但是打扫整洁,颇有一股红尘外的宁静。

“施主,这边请……”

孙宸轩颔首,瑾华一声不发地跟在后面。

终于,在一间禅房外停了下来。

“施主请进……老僧便不打扰了。”

“多谢方丈……”孙宸轩客气地说完,那个老僧摇了摇头,说了声“阿弥陀佛”便走了。

瑾华默不作声,她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心情有些沉重,虽然没有明显的表露出来,但是细心如她,还是发觉了一丝不正常。

想来要验的尸应该对他来说很不寻常吧……

门“吱呀”一声开了,瑾华跟着孙宸轩走进了房间。

这是一间普通至极的禅房,走进内间,一张约两米长的冰床出现在瑾华眼前,而冰床上躺着一名妇人。

“你验吧,找出她的死因。”平静的声音响起,淡得仿佛要消失在云间。

“是。”

瑾华走上前,从仵作箱内取出白布手套带上。

先翻了一下死者的眼皮,再是耳后,鼻腔,又从仵作箱内取出一个竹片,打开死者的嘴,探入口中……

“灯……”

孙宸轩取来一盏灯,靠近瑾华。

只见瑾华轻轻在齿缝刮了几下,取出一些残留物用草纸包好。递到一边的案上。

再解开衣物,“脖颈处有轻微於痕,生前疑似被人掐过,力道看,是个男人。”

“左右肩膀处有指痕,腹部有绳子勒痕,疑似死后拖尸形成。”

“左手手指骨头断裂,微曲。生前被人踩住并且碾过……”

“右手……”

突然瑾华的声音一顿,转身问孙宸轩:“在哪里发现的死者?死者当时穿的衣物在哪?”

听闻,孙宸轩脸色不好。但过了一会儿,还是缓缓开口:“发现时正赤.裸着,在……在青楼的床上。”

无怪乎孙宸轩不想提及,这个妇人正是他母亲。

赤.裸……这摆明是一场羞辱。

凶手必定与死者有很大的仇怨。

“可能找到第一现场?也许会有线索。”

孙宸轩皱眉,“如何得知?”第一现场,他也知道最有可能有线索的就是第一现场,可是找了这么久都没有任何发现。

“你看这里……”说罢,瑾华将死者的左手抬起,“这个妇人生前保养得很好,指甲也是十分爱护。”

又将右手抬起,“中指和小指指缝里有脱落的漆皮”

瑾华小心地将指缝里的漆皮取出,道:“这漆是红色的,妇人恰好涂着红色的指甲,不细看发现不了。”

又道:“这三个指甲有轻微磨损,指甲上的豆蔻也有些脱落。”

“再看大拇指,指甲左半侧与右半侧不对称,左侧磨损严重,右侧圆滑饱满。死者生前应该用指甲刻下了线索。”

如此细致的变化,他都没发现,果然没有看错人。 第四章“死者发现时身上首饰可在?”

“仍在。”

如此一来就更加说明,凶手是为了羞辱死者,才脱光衣物,但并没有取走首饰。

“这名死者看起来非富即贵,身上的首饰价值也不菲,这说明凶手并不稀罕这些财物。”

“但是……死者是否常年佩戴扳指?”

“的确。”那枚扳指是孙宸轩的娘最珍视的。

“扳指是否还在?”

“没有,发现时就没有了扳指。”

“那枚扳指可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此时孙宸轩陷入了沉思……说实话那扳指他并不知道有何作用,可是从小就记得她娘珍视着它,也不告诉她来历。

从小他便没有了爹,娘是一位商人的遗孀。他自小与娘相依为命,大家都看到孙家能有今天的地位,但只有他知道那是他娘用瘦弱的肩膀扛起来的,他娘几乎白手起家,靠着惊人的魄力才成就了如今的孙家。

但是,他一直不知道他爹究竟是谁。哪怕如今孙宸轩的势力广布整个大周,也依然查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母亲只告诉他,那枚扳指是关系到他爹的,那是父亲留给母亲的遗物……

难道,是因为他爹的身份,才引来人夺这枚扳指?

那么,他父亲究竟是谁?杀母仇人,不共戴天……

“此事爷自会查,你只管把你验出来的结果说出来。”

瑾华点点头,这种权贵之间的纠葛,她才不想牵扯太多。要知道,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命越短……

“死者是自杀的。”

瑾华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什么?!孙宸轩有些难以接受,他母亲这么坚韧的女人,怎么会……

“你确定?”

孙宸轩此时不由得怀疑瑾华的判断。

“没错。”

“身上虽然有伤,但都是非致命的。真正致命的不是伤,是毒。”

说罢,瑾华将方才取出的残渣递给孙宸轩,“我只能判断这是一种毒,死者生前虽然受伤,但脸部没有任何强迫服毒的痕迹。”

“死者身上的尸斑也能看出一二,并不是寻常的青紫色,而是青色。至于是哪种毒药,抱歉,小女判断不出。”

古代寻常的毒药她还能接触一二,那种稀奇古怪的毒,她是仵作,不是大夫。在这里她跟本没有这么多精力和金钱学药毒,懂得不精。

听到这里,孙宸轩心下已经相信了瑾华的说法。接下来查明线索的问题,就是他的事了。

“检查已经结束了。”瑾华一边开口,一边整理着妇人的衣物。

这个妇人年龄与她娘一般大小,却不幸离世。瑾华心中有些小小的难过。

见过了太多的死者,却并不会因此感到漠然。

瑾华记得当初选择当法医的理由,是因为不想让死者枉死,让死去的怨魂能够安息……

了解自己母亲的死因的孙宸轩沉默地看着瑾华收拾着。

这个女子,睿智聪明,胆大心细。寻常女子见到尸体都会害怕,而她却能成为一名仵作,甚至验尸本领让他都不禁有些叹服。

素净的脸庞透露出的是宁静、平和。

竟然让此时毫无头绪的孙宸轩内心渐渐平静下来。

果然是一个不寻常的女子。

收拾完毕后,瑾华随着孙宸轩离开了寺庙。走之前,孙宸轩吩咐了好好安顿他母亲的遗体,几日后孙家要举办丧礼。

至于大张旗鼓地举办丧礼的背后是什么,就不是瑾华能猜测的了。

她只管眼前的事就好。

临别前,孙宸轩开口道:“调查结果天亮后会交给你。”

瑾华回到家中,已经快天亮了。走到井前打水,清洗一番后让自己清醒一点。

坐在房间的床上沉默着。

她还有一些发现没有跟孙宸轩说,那名妇人身上有被验过尸的痕迹。很细微,但瑾华还是发现了。

而且那种手法……似乎是她瑾家独有的验尸方法……

她怀疑她爹的死与这名妇人有关。

因为妇人右手留下的扳指痕,与她之前从她爹腹中取出的那枚大小、形状都很吻合。

而那枚扳指……从孙宸轩的神情来看,它的来历很不普通。

她爹……究竟生前发现了什么,才会将这枚扳指吞下?

她……要不要将这枚扳指交给孙宸轩……

揉了揉眉心,不管是她爹,还是她,似乎被迫卷进了一场勾心斗角中。

果然,小人物的命运总是被操控的。生杀大权都在别人的手中。

“孙宸轩……我该不该信你呢?……”瑾华低声喃喃道。声音很快便消散在了空气中。

“华儿……你起了没?”宋良娥的声音从房间外传来,原来不知不觉中天已经大亮了。

“噢……来啦,娘……”

思虑被打断,瑾华干脆地站了起来,想再多也没用,该来的总会来。

凭她自己的能力,根本无法接触到上层社会,想要找出杀害爹的凶手,实在是难如登天。

既然孙宸轩在找那妇人临死前遇到的人,她也可以多提供一条线索,就是徐家。

虽然她与孙宸轩之前的合作条件是帮她查到她爹死前遇到的人,但查到归查到,她要报仇必须借助孙家的手。

对方既然秘密解决掉她爹,让她吃了这个哑巴亏。她想要对方得到报应,决不能让凶手过得太好。

无疑,孙宸轩是个合作对象。

等到了巳时,孙明德出现在了瑾华面前,将瑾华带到了上次那个茶楼。

“这么快就查好了?不愧是孙家。”

瑾华进门便直接坐了下来,倒一杯茶给自己喝。

“好茶。”

孙宸轩看着眼前行为举止落落大方的女子,开口道:

“你倒是毫不客气,不怕我下毒杀人灭口。”

瑾华似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缓缓放下茶杯,道:“孙家要想不动声色地消灭我一个小人物轻而易举,何必邀我出现。”

“那倒是。你是我见过第二个如此有胆识的女子。”第一个自然是他母亲,孙夫人。

“孙公子谬赞了。”听着孙宸轩的夸奖,瑾华不放在心上。谁说她不怕死,她当然怕他杀人灭口。怕有用么?人家想杀你,你一个没有自保能力的小人物能躲到哪里去?

只不过瑾华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她看得出来孙宸轩对她的赏识,也查了一下关于孙宸轩的资料。

知道这个人跟那些寻常的富二代不同,十六岁开始掌家,短短几年就把孙家经营的从原来只在江南小有名气而已的商贾之家,到现在大周商场无人比肩的首富。本事可不是一般的了得。

素手仵作小说预览

“你……”徐夫人气的脸通红,却不知道该如何回。

这时一旁的徐荣昌温和虚伪的声音响起:“瑾姑娘说笑了,先前我等在镇上小住几日,便是为了等令尊归来。如今听闻他不幸身亡,在下代表徐家前来吊唁一番。”

呵呵……吊唁,说的比唱的好听。怕是来个下马威吧,这红脸白脸唱的真是生动啊……

“吊唁就不必了,既然家父不幸身亡,这婚事无人主持,徐家想退便退吧。”

瑾华淡淡地开口,似是一点都不在意。

“哼,算你识相!昌儿,我们可以走了。这么寒酸的地方,本夫人可是一刻都不想多待!”

说完,便拉着徐荣昌要转身。

“且慢!”

清冽的声音响起,是瑾华发出的。

“怎么?想后悔也不可能!”

“自是不会,小女见徐夫人衣着考究,想问问徐夫人一年吃穿用度是多少,徐家倒是供得起夫人挥霍。小女自幼便住的寒酸,哪里见过夫人这般贵人,一时倾慕,问问罢了,也让小女瞻仰一番。”

“哼,告诉你也无妨,让你涨涨见识。本夫人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戴的首饰也是非金就玉,一年的用度,五百两银子罢了。”

瑾华点点头,惋惜道:“不愧是大户人家,想来徐公子与徐老爷定然也与夫人差不多了。”

“那是自然。”

突然,瑾华话锋一转, “这婚事取消便取消,但是徐家欠下的账是否要算清楚?”

瑾华冷冷地直视徐荣昌,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还是说,徐家想欠债不还?这恐怕有损徐家的名誉吧……是吗?徐公子?”

徐荣昌虚伪的笑容微凝,随即又笑了。当年瑾老头散尽家财助徐老爷进京赶考,这件事知道的人也不少,账是赖不掉的。不过,一个穷酸的贱籍再怎么散尽家财,对如今的徐家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不足挂齿。花钱来解决名声,自然是方便的。

“哪里哪里,那瑾姑娘说说,徐家欠下了多少呢?”

看到徐荣昌变化的表情,瑾华心里清楚他想的是什么。不由得心下冷笑。

呵呵……九牛一毛……

瑾华微微一笑,“当年家父散尽家财,更是将我瑾家祖传的宝贝炎铃针当了,才换得五十两银子供徐老爷进京赶考。徐公子,小女说得可对?”

哼,不过五十两而已。

“不错。”

“这样吧,我们利息这样算。一两银子等于一千文,第一年的利息就算五百文,往后每年的利息是前一年的一倍,如何?”

利息才这么点,徐荣昌点点头。“好。”

“当年家父散尽家财后我瑾家生活困苦,饥寒交迫,直到五年后才堪堪过好。这五年来我瑾家受过的苦可是因你徐家而起,如此一来,徐家补贴瑾家五年的吃穿用度的钱是否该算?”

徐荣昌暗想,不过五年而已。“是该算,五年而已。”

“瑾家毕竟是徐家的救命恩人,如此,徐家对待恩人的吃穿用度恐怕不会太吝啬吧。”瑾华带有几分嘲讽的语气,“也不需要太多,就按照徐老爷、徐夫人、徐公子每年的用度来算便差不多了。对待恩人,自然是有福同享,不过五年罢了。还是说徐家五年的吃穿用度都不肯给恩人?”

瑾华特意加重了后面一句话,逼得徐荣昌只能讪讪点头。

“如此一来,补偿瑾家的吃穿用度一年就是一千五百两银子,五年就是七千五百两。对吧徐公子?”

“对,没错。”

“既然如此,那我们立字据为证。”

“好。”

呵呵……鱼儿上钩了……

双方立下字据后,确认没有问题,便开始算账了。

“已经算好的补偿加上本金一共是七千五百五十两银子,利息嘛……第一年五百文,第二年一两,第三年二两,第四年四两,第五年八两,第六年十六两,第七年三十二两,第八年六十四两,第九年一百二十八两,第十年二百五十六两……第十五年八千一百九十二两”

本来听着前面的数,徐荣昌还觉得没什么,只是越听到后面,脸色越黑……他终于明白这死丫头在挖个坑给自己跳,偏偏他还中招了……

只是,这字据白底黑字写着,上面还签着他的名字,印着徐府的印章……

这一次,他只能认栽……

而徐夫人在听到每年单独的利息就到了这么庞大的金额,这要加起来……

瞬间两腿一软,跌倒在地。

这时瑾华手上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竹条,在地上计算着……

嘿嘿,这种二的几次方的问题,用来坑坑这个没脑的古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所以呢,利息总共一万六千三百八十三两五百文,加上七千五百五十两,总共两万三千九百三十三两五百文。”

“看在大家相识一场的份上,这五百文的零头就不必算了。”

“徐公子,你看可好?”

瑾华嘴角一勾,瞥了眼脸色极差,再也维持不住笑脸的徐荣昌,内心冷笑。

她爹去了徐家催促婚事,如今却变成枯骨,要说徐家没参与点什么,她还真不信。

这些,便是小小敬意……而已。

“好……好得很!”

徐荣昌咬牙切齿地开口。

两万多两银子,饶是他徐家再有钱也不可能无动于衷。更何况,徐家毕竟是官家,名下虽然有经商的份子在,但那都是私下捞利,为他官场铺路的。一下子掏出这么多来,这几乎是把徐家的现银都捞空了!

这个女人倒真是本事了得!是他小瞧了!

“如此,明日我便要看到徐家的信誉了。徐公子,这不算晚吧?”

“不晚……”很好!竟敢威胁他!走着瞧!

“徐公子慢走不送~”

……

暗处,孙宸轩看着小院门口发生的一切,心中对瑾华不由得更加赞叹。

孙家是江南第一富商,作为一个商人,看到有人用这样的方式滚利息,感到新鲜不已的同时,又坚定了与瑾华合作的想法。

“主子,瑾老头的死果然与徐家有关。不过徐家也露出了些许马脚,或许可以趁此机会顺藤摸瓜,找到背后之人。”

一个青衣男子在一旁开口道。

“呵呵,明德,先不急。”孙宸轩抬手制止了孙明德,“爷先拿捏一下把柄,合作,总是要有筹码的。” “是。”

……

夜晚悄然降临,夏夜的蝉鸣十分清脆,夜风将大树吹得发出簌簌的响声。

徐家书房,却灯火通明。

“啪!……”

一阵清脆的破裂声响起,上好的青釉龙泉瓷杯便破碎不堪,滚烫的茶水洒了一地。

一个怒火中烧的嗓门响起:“你说什么!那个瑾家的丫头真的敢这么干?!”

只见一个蓄着胡子的中年男子,眉目凌厉,细看之下与徐荣昌有三分相像,只不过比他更加有威仪,不愧是混迹官场这么久的人,浑身的气势在怒火中倾泻而出,弥漫在整个书房。

徐荣昌此时恭敬地站在下首,拱手说道:

“回父亲大人的话,这是字据。那女人甚是狡诈,孩儿被她蒙骗过去,如今反悔也是不可能的了啊……”

“这!……”徐老爷看到字据,想到方才叫账房先生算的那笔账,果然与那臭丫头说得一样。

那该死的瑾家!

随即又想到什么,急忙开口问道:“你说瑾老头的尸首被送到的官府?”

“是的,父亲。不过仵作说是死于意外,让瑾家的人带了回去。怎么了父亲?这尸首有什么问题么?”

不过说来也巧,他正打算向那瑾老头下手,他手下的人至今还没收到回复,不过瑾老头是真的死了。而且死相凄惨,完全不可能留有什么证据。

他还奇怪到底是何人下的手呢,居然比他先行一步。

难道瑾家还有什么仇人?

“没……没什么,死了便死了。”

徐老爷想到那个人的吩咐,便不欲多说。“你去账房那里,明天把银票交给瑾家。”

徐荣昌听闻皱眉,当真要这么便宜瑾家?

正要张口问:“父亲……”

“什么都别说了,瑾家的事先别管,来日方长,明日把钱交给瑾家。这段日子,也别去理会瑾家,赶紧想想怎么去京城打点一番,这次进京赴职的机会不能错过。也多亏了那位贵人,才能让你有这个机会到天子脚下,你可千万要抓紧机会,我徐家光耀门楣的事可要靠你了!”

“是,父亲。”

“这次虽然要给出这么多钱,但来日方长,徐家门下的那几处商铺可要好好打理,那些都是要为徐家铺路的。孰轻孰重你要掂量好。”似是看懂的徐荣昌的不甘,徐老爷开口道。

“好了,退下吧。”

“是。”

徐荣昌缓缓退出书房,徐老爷才揉揉眉心。

说得轻巧,这么多钱可是捞走了徐家大半的资产,便宜瑾家,他当然也不甘!

只是瑾老头的尸体为何会突然出现?这个人明明应该完完全全消失在这个世间,连一点渣都发现不了的,怎么会还有尸首?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自己在那人面前的地位……

若是那人知道了自己没有办好这个差事,恐怕徐家要有大祸啊……

希望那个尸首不会露出什么破绽才好……

为今之计,徐家还是要步步小心,不能妄动瑾家,以免引来那人的猜测。

另一边,守在灵前的瑾华却是在细细想这些天发生的事。

大半月前爹以出外差为由去了临县,他们兴盛镇虽然不归属临县,但距离临县还是很近的,走路要走一天,坐车的话三个时辰便到了。

当时有个案子发生在临县,请爹过去,最多也就花掉七天。去请徐家履行婚约也不过一天,那之后几天她爹去了哪里?这中间又发生了什么事?

徐家上门退婚的时候她爹还没出事,从尸体死亡世间来判断,是她见到尸体的前一天才出的事。

而徐荣昌那天听到爹不在的消息眼中一闪而逝的意外说明她爹早就离开了徐府。

那么徐荣昌肯定以为爹已经早早地回来了,如此一来,爹之后的失踪是否与徐家有关?

爹到底后来去了什么地方?

最重要的是,背后的人既然要杀人灭口,定然会把尸体解决好,不留痕迹。那么究竟是谁把她爹送到官府的?

此人……是敌是友?

这么多的疑问兜兜转转,看似线索很多,仔细想来,却还是无法理清。

瑾华取出那枚唯一可以找出问题的玉扳指,不管怎么看,只是成色上好,刻着一个图腾而已。

唉……

第二日,瑾华收拾一番上街买菜,正走在路上,突然从边上走出来一个青衣男子,拦住了她的去路。

“瑾姑娘,我家主子有话要与你说。”

瑾华打量了一下,见对方虽然气势不凡但并没有任何轻视,心中添了几分好感。疑惑道:

“你家主子是谁?我并不认识。”

“姑娘来了便知。”

瑾华心中带有几分警惕,点头后便跟着这名男子上了对面的茶楼。

二楼雅间内,雾气缭绕,一锦衣公子正优雅地泡着茶,动作行云流水,十分赏心悦目。

“主子,人来了。”孙明德拱手说道。

“进来吧。”

孙宸轩头也不抬,继续手上的事。悬壶高冲、重洗仙颜……

瑾华一进门,见到的便是一优雅的男子在烟雾缭绕中做着如诗如画的事。

径直走向窗边,坐在了男子对面。

慢慢的欣赏。

对茶的研究在瑾华看来实在不懂。在她看来茶的味道不错,当饮料喝喝罢了。真让她品什么,还是算了。

不过坐在这里,倒是可以清楚地看到眼前这个人的脸。

俊朗丰神,面如冠玉,美髯凤目,鼻如刀削……当真是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瑾华眼中一闪而逝的惊艳后,便恢复了沉静。

美色,更多的是罂粟罢了。眼前这个人,不简单。

终于,一盏清茶摆在自己身前,男子才结束了泡茶的过程。

“请……”

端起茶盏,清抿一口,纵使对茶没什么了解,也知道这个人茶艺精湛。喝起来的感觉跟自己随便泡的简直天差地别。

放下茶盏,瑾华开门见山道:“不知公子找小女有何事?”

“呵呵……爷是来找你合作的。”

从瑾华进门到现在,虽然没有抬头看她,但她的举动逃不过他的眼。

很好,不卑不亢,不惊不诧,懂进退,睿智。

最重要的是……不花痴,识大体。

结合前几天的表现来看,这个合作对象很合他意。

瑾华眉头一挑,盯着孙宸轩看,静静地不说话。

许久,才开口:“我爹的尸首是你的人送到官府的。”

不是疑问,是肯定。 素手仵作

素手仵作

素手仵作

素手仵作

素手仵作

素手仵作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素手仵作小说、素手仵作小说无广告】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