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惑宫闱小说、卿惑宫闱小说在线阅读

念伊人 穿越重生 2020-10-23 17:03:30 0 0

卿惑宫闱

卿惑宫闱小说、卿惑宫闱小说免费阅读

上架时间: 上架时间: 2019-07-02 11:29

字数: 2,567,654

状态: 连载中 1237

推荐星级:★★★★★★★

小说导读:{@站点名称}({@站点域名})

卿惑宫闱小说简介:宋倾倾重生之后,发誓要改变之前的轨迹,在改变的过程中,遇到宠她无极限的男主,两人开始了一段曲折的感情。

卿惑宫闱小说预览

第一章“这么严重啊?”柳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宋倾倾觉得自己必须把事情说的严重一些,不然依着柳氏的态度,她必然不会警醒。

柳氏吓得脸色变得苍白,一双眼睛里面满是惊慌之色,她颤声道:“现在停药还来的及吗?”

宋倾倾握住她的有些冰冷的手说道:“仔细用食物温补一些时日再看看!”

柳氏无措的点了点头,怪不得她怎么都没有办法再怀孕,就算是看遍名医都束手无措,原来竟是因为这药的缘故。

宋倾倾眼眸沉冷,这寒雪肯定是不能留了,但是要怎么把她理所当然的弄走,是一个很大的难题,若是明着赶走,势必引起大夫人的猜忌,此举不可行,若是暗着吗?她脸色沉了沉,一个念头在她的脑子里面成形。

只是她这个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当夜宋青山就回来了。

柳氏很是高兴带了宋倾倾去二门那里迎他,却看到他满脸的忧愁之色。

“夫君?这是遇到什么难事了?”柳氏体贴的询问他。

宋青山看了她一眼道:“回屋再说!”

低头看到乖巧跟在妻子身边的宋倾倾,他便放柔了声音说道:“倾倾你的身体可好些了?”

“嗯!多谢爹爹挂念!”宋倾倾甜甜的开口。

宋青山愣了愣神,她这女儿竟是懂事了?从前都是有事闯祸之后才会来见他,如今竟是跟了柳氏一起来接他了。

“倾倾,你受委屈了,以后可不许再胡闹!”宋青山蹲下身体叮嘱她道。

“嗯,我都已经跟祖母说清楚了,我没有拿小姑姑的玉佩!”宋倾倾脆声声的回答。

“好女儿!”宋青山一把将她抱起,牵着柳氏的手就往院内走去。

此时柳氏额角挂了一抹羞涩,夫君竟是许久都没有在外人面前牵她的手了。

路上遇到了寒雪,她看到宋青山牵着柳氏的手,眼底寒芒闪过,连忙低眉顺眼的附身行礼“:老爷回来了?”

“是呀,寒雪快些弄些热水过来,老爷要洗洗身上的风尘!”柳氏笑吟吟的说道。

“是!”寒雪应了一声便快步走了下去。

宋倾倾看着她的背影,脸上冷意闪过。

她又不瞎,怎能看不出寒雪在看到自己爹爹时候那满眼的热切,也只有自己那慢半拍的娘亲看不出来罢了。

一家人来到了房间里面,宋青山便放下了宋倾倾,忧心忡忡的说道:“本该是早两天回来的,可是兵营里面突然出事了!这才耽搁了一些!”

“出了什么事情啊?”柳氏一边替他解下衣服,一边询问道。

“是太子受了重伤!”宋青山低声说道。

宋倾倾呼吸一紧,这太子,不就是未来的皇上,也就是娶了宋颖当皇后的吗?他这时怎么会受了重伤呢?

果然,只听柳氏问道:“好端端的怎么受了重伤?”

宋青山先是叹息一声,接着说道:“我说与你听,你也只是听听罢了,切记不要外面说,原本父亲与他一起去军营巡视防务,结果遇到贼人袭杀,护卫拼死相护,虽救下了性命,但是却后背挨了一刀,那伤口长的吓人,连着两日了都没有合口,鲜血不停的往外流,就连御医都束手无策!爹更是一夜之间愁白了头发,这太子出事,咱们整个宋家恐怕都会跟着遭殃啊!”

“竟是这般严重?皇上可知道了吗?”柳氏着急的问道。

“知道了,已经派人发了悬赏令,若是谁能处理了太子的伤口,便可求任一赏赐!”宋青山摇头道:“怕是民间也没人敢接,伤口实在是太吓人了!”

在一旁自己玩的宋倾倾脑袋里面飞速运转,她在回忆前世的时候太子是不是也有此一劫,但是当时她尚在水深火热当中,就算是有,她怕是也不记得了。

当宋青山说任一赏赐的时候,她的心突然就动了,如果能为娘亲争得诰命夫人回来,在这个宋家还有谁敢欺负她?

此时寒雪也端了热水进来,她竟是亲自拿了温帕子伺候宋青山擦脸,而柳氏竟然也觉得没什么不妥。

她皱了皱眉心,便凑到寒雪的身边说道:“我要给爹爹擦脸!”她那软软甜甜的语调惹得宋青山心情一阵愉悦。

“小姐,还是让奴婢来吧,这等粗活,你做不了!”寒雪直接说道。

“凭什么我做不得?女儿伺候爹爹擦脸,不是应该的吗?”说着,她还嘟着小嘴巴,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

宋青山到底是疼女儿的,他便笑道:“既然倾倾要来,就让她来吧!你下去吧!”

“是!”寒雪嫉恨的咬了咬唇瓣,转身走了出去。

宋倾倾利索的帮着宋青山擦脸,一整套程序,她竟是做的有模有样。

“哎吆,我的倾倾可真是长大了,是不是娘亲教导有方啊?”宋青山挑眉看向一旁的柳氏。

柳氏也很震惊,自己这女儿什么时候把伺候人的活计做的如此驾轻就熟了?

“都是娘教的好呀!”宋倾倾往柳氏脸上贴金。

“是!你娘真是厉害!”宋青山忍不住赞道。

柳氏原本就是个脸皮薄的,此时听到夫君如此夸赞,便也红了脸。

擦完之后,宋倾倾便说道:“爹?刚刚你说太子伤势严重是不是?”

“嗯!”宋青山原本也没打算瞒她,便点了点头。

宋倾倾犹豫道:“那女儿能不能试试给他处理伤口呢?”

宋青山愣了愣神,良久才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傻丫头,处理伤口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然宫内的御医怎么都束手无策呢?可见伤势是极为凶险的!”

宋倾倾着急的握住他的手说道:“爹,我真的能行,我若是救了太子,不就是救了咱们整个宋家了吗?”

宋青山这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看到女儿着急的小脸,不像是说谎,可是她还那么小,又没有学过医术,她怎么能逞这个能?

“倾倾!你别胡闹!”宋青山板着脸训斥她。

“爹,你信我,我真的会医术,你不信问娘亲!”情急之下,宋倾倾直接搬出了柳氏。 第二章“额?”柳氏察觉到夫君投过来的怀疑眼神,只得硬着头皮说道:“之前倾倾说有一次出去玩的时候,遇到了一名药石老人,教给她一些药理本事!”

宋青山松了一口气道:“不过是学了一些药理本事而已,怎么能夸大其词说能救太子呢?时辰不早了,你快去歇了吧!”

宋倾倾坚持道:“爹,我发誓,我真的能处理那个伤口,反正现在还没人接这个活是吗?你就让我试试行不行?”

宋青山的面上闪过了一抹挣扎,女儿才十岁,真的能成吗?

“爹,太子的伤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不治而亡,你也说了,到时候咱们整个宋家都要受连累的!”宋倾倾忍不住提醒他。

宋青山额上青筋爆出,用力的攥紧了拳头。

宋倾倾能看的出来,他是因为太过于紧张了,才会这样,不过这也说明,他这个爹爹是很在乎她的不是吗?

“爹!我肯定可以的,你就信我一次可以吗?”肉肉的小手放到了他的大掌里面,让他的心像是被烫过了那般。

他用力握住了她的小手,冰凉的掌心里面,竟是满满的冷汗。

“好倾倾,爹答应你!”宋青山重重的点了点头。

夜幕中,宋青山骑马带着娇小的女儿疾奔在夜路上,直到翻过了一个山头,看到那一座座营帐,他才慢慢的停下来。

“爹?怎么了?”被包裹在斗篷里面的宋倾倾小声询问他。

宋青山拍着她的肩膀说道:“倾倾,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不后悔!”宋倾倾沉声回答。

她的尾音被冷风吹散,让宋青山有着瞬间的恍惚,这是个十岁孩子的声音吗?那么冷寂,那么的沉凝。

“爹,快走吧!”宋倾倾催促的声音传来。

“嗯!”宋青山应了一声,便直奔松山大营。

宋青山原本打算带着她去找自己的父亲,这么大的事情,总该先让他知道,但是他还走近营帐,就看到许多的人端着铜盆来回奔走着,鲜红的水晃荡着,令人看了心惊胆战。

“这是怎么回事?”他急忙拽住一名小兵紧张的询问。

“太子的伤势又厉害了!”那人脸色惶恐的回答。

“倾倾快!”宋青山牢牢的牵住了她的手,直接进了营帐。

刺鼻的鲜血味带着恶臭传来,让宋倾倾有着瞬间的眩晕,但是片刻之后,她的一双眼眸开始灿亮起来,就好像是猎物看到了猎手那般,她那双拿惯了手术刀的手,开始蠢蠢欲动。

为什么会这么多人?他明明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在他身边围满了人,这是生怕他死的慢吗?

“出去!都出去!”她的一声脆喝惊着了众人,也惊着了面色正焦急的宋尚书。

他红着眼睛回头,看到宋青山怀里面护着的小孩,脸色大变。

“你怎么把她带来了?”宋尚书冲到了两人的面前就往外推。

“爹!倾倾是来给殿下治伤的!”宋青山忙说道。

“她?”宋尚书的脸上阴晴不定。

宋倾倾却是眼眸冷厉道:“屋里面这么多人怎么行?细菌太多了,会加速溃烂他的伤口!”

宋尚书连连眨了眨眼睛,迟疑的问道:“她是倾倾吧?”

宋青山被他的反应弄的哭笑不得:“是啊,爹,她就是倾倾!”

“那你胡闹什么?倾倾什么时候懂医术了?你是不是脑子坏了?”宋尚书直接毫不留情的喝骂道。

宋青山皱了皱眉心,他是家里的老三,也是最没能的一个,只能在军营当中做个副统领,不像是大哥二哥都在朝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可他也有自尊心的好吗?

“快点滚出去,别在这里碍事!”宋尚书不耐的说道。

宋青山还没说话,宋倾倾却绷着小脸说道:“太子就是完全被你们这些人给害死的!”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宋尚书勃然变色。

那些围着太子的御医个个满头大汗的回头,脸上满是愤怒之色。

“这是打哪里来的口无遮拦的黄毛小儿?”有人呵斥道。

宋尚书忙陪着笑道:“小孩子不懂事,大家见谅!”

说着,他就上前去扯宋倾倾的手。

宋倾倾却直接挣脱他的钳制,冲进最里面,看到精壮的脊背上面一道长长的口子,皮肉往外翻卷着,鲜血淋漓,还不断有恶臭的气味往外飘散出来。

“你们就是这样给病人治伤的?”宋倾倾几乎是气的红了眼睛,上面不断倒上去的金疮药,此时已经半点止血作用都没有了。

“我们……”被一个小孩子质问,一名老御医已经脸色苍白,脚步虚软。

“给我一把消过毒的刀子快!”宋倾倾沉声催促道。

“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的命令,老御医直接就应了一声,然后转头命令下面的人去准备。

“所有的人都推出去!只留下老御医帮忙!”宋倾倾又说道。

老御医的嘴角抽了抽,他是朝廷圣医堂的首席医师好吗?留下给这个小鬼帮忙?有没有搞错?

众人不敢动弹,纷纷看着她跟老御医。

此时一道虚弱且嘶哑的声音响起:“你们都出去!听她的吩咐!”

宋倾倾想要看清楚他的脸色,但是因为他背对着她,却看不到他的任何表情。

“是!”众人应了一声这才退了出去。

有人递了刀子过来,宋倾倾接过,直接清理起伤口上的腐肉来。

看到腐肉一层层的被利索的刮下来,老御医渐渐眼睛变亮,好利索的刀法,既干净又麻利,这小鬼果然是有点真本事的。

宋尚书自然是不肯走的,开什么玩笑,里面留的可是他的小孙女,就算是再不受宠,也是他宋家的人,万一有个差错,那还了得。

哪成想,宋倾倾根本就不领情,直接头也不抬的说道:“除了老御医,一个不留!”

宋尚书登时脸色涨红,忿忿的瞪她一眼。

老御医便走过去说道:“宋尚书,你也出去吧!外面等消息!”

宋尚书自然要给老御医面子,只得说道:“好!她是小孩子不懂事,你多迁就着她!”

老御医蹙了蹙眉心,这真是小孩子吗?看她拿刀的手法,甚至比他圣医堂里面学了几年的医师都要沉稳呢。

营帐里面恢复了宁静,但是却也无形中增加了莫大的压力。

太子的伤口很长,处理起来相当的麻烦,再加上延误了诊治,里面的腐肉都开始往外流浓水了。 第三章“我处理起来的时候,会很疼!”她直接开口说道,但是下一秒她听到太子的反应,直接感觉到自己真是多嘴!

“哼!”一道冷哼传来,似乎带了隐隐的不屑。

宋倾倾再不废话,低头仔细的将伤口清理出来,直到足足半个时辰之后,她才沉声道:“消了毒的银针,以及丝线!”

老御医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伤口,只见已经完全处理干净了,鲜血流了出来,再没有那种难闻的臭味。

“还愣着干什么?”宋倾倾蹙眉瞪了他一眼。

“是!”老御医急忙拿了银针跟丝线双手呈给她。

宋倾倾毫不犹豫的穿针引线,当银针刺穿皮肤的那一刻起,她都忍不住愉悦的眯起了眼睛,这种享受简直是太爽了。

不过她也能明显感觉到,针下的肌肤此时已经遍布了细汗,以肉眼可见的样子,竟是微微抖动着。

不是不怕疼吗?她忍不住调皮的上扬了唇角,像是在报复前世他没有阻拦宋颖的恶行,她下手毫不留情,飞针走线,好不干脆。

缝人皮的感觉真是比那绣花要好上百倍千倍了,她曾经在做军医的时候,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处理伤口的本事,每次由她缝合的伤口,阵脚极小,几近完美,就连一名大领导人胳膊受伤的时候,也请了她过去给处理。

不过片刻的功夫,她就开始收针,而原本张着大口吓人的伤处,此时却只留下了一趟密密麻麻的细线。

“这…。这就好了啊?”老御医连连眨了眨几下眼睛,只见伤处缝合完美,再没有鲜血流出来了。

“是啊,已经好了!”宋倾倾将自己用过的东西仔细的清理干净,然后将一双细嫩的小手放在铜盆里面认真的清洗着。

还是力气太小了些,缝合完伤口之后,她只觉得自己胳膊酸酸的,若是放在从前,这都不是个事儿,宋倾倾一边洗手,一边心里暗暗嘀咕。

老御医围着太子转了一大圈,看到他气息悠长,这才松了一口气出来。

“殿下?你可还好?”他忍不住忐忑的低声询问。

“嗯!”一道沉闷的声音传来,引得宋倾倾垂着眼角闷笑。她是救了他没错,但是那过程却应该让他也痛的不得了吧?能好才有鬼!

看来这小家伙,还真是有点本事的。

“有啥注意事项没?”老御医询问她话的时候,连语气都变得柔和了起来。

“嗯,会高热,你仔细护理着就好了,另外,记得喂他喝一些盐水,他失血太多了!”宋倾倾交代道。

“好!我记下了!”老御医重重的点了点头。

处理完伤口之后,宋倾倾也该走了,她太累了,都觉得脚步都有些软了。

“我欠你一个人情!”一道嘶哑的声音猛然在她的背后传来,惊得她心头一跳。

“太子记着就好,我随时会向你讨回来的!”声音落下,她便疾步走了出去。

眼前的男人太过于危险,她不想过多的接触,两世为人,她深谙明哲保身的道理,若不是为了她的将来着想,所谓的宫廷内斗,她并不想过多的参与进去。

她一打开营帐,就看到外面明晃晃的太阳,这是在里面已经呆了一夜了吗?

她心里想着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扑倒在宋青山的怀里。

“倾倾?你怎么了?”宋青山紧张的将她抱住。

“嘘!爹,我好困,让我睡一会!”宋倾倾呢喃着说道。

“快送她回去!”宋尚书忙说道。

“是!”宋青山抱着她便飞奔上马。

等宋倾倾睁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宋青山和柳氏在她的身边守着,看到她睁开眼睛,脸色这才变得好看了一些。

“爹?娘?我是睡了多久了?我怎么觉得好饿啊?”宋倾倾难受的捧着肚子说道。

“快喝点稀粥!”宋青山连忙亲手拿了稀粥过来,一勺一勺的喂给她喝。

“你啊,昏睡了一天一夜,可把娘给吓坏了!”柳氏红着眼圈说道。

“嘿嘿!”宋倾倾呲牙笑了笑,一心沉浸在稀粥里面,真是饿的太久了,就连稀粥都觉得是世间的美味呢。

没一会,稀粥喝完,她擦了擦嘴角说道:“爹?皇上的恩赐下来没?”

宋青山愣了愣,惊讶的看着她道:“你笃定自己治好了太子的伤吗?”

“那可不!倾倾一出手,保管他好!”宋倾倾得意的笑。

“你这小丫头!”宋青山忍不住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柳氏看到眼前温馨互动的父女两人,忍不住眼圈泛红。

没过一会,便见老夫人院子里面来人请他们一家了。

宋倾倾已经隐约猜出肯定是因为封赏的事情,所以她特意的让柳氏选了一件很亮眼的衣服。

柳氏有些抗拒:“是去老夫人房里,又不是去参加宴会,不用穿的那么扎眼吧?”

“为什么不能穿?我娘最温柔,最好看!不要总穿这些沉闷的衣服,看上去就好像娘年纪很大了样!”宋倾倾不依道。

“是啊!倾倾说的对,去换一件吧!”宋青山也忍不住插口说道。

“那好吧!”柳氏耐不住自己夫君开口,只得重新换了一件枚红色的蜀锦裙子,这一走出来,只衬得一张小脸白的耀眼,一双眼眸亮的动人。

“这件行吗?”柳氏被两人直勾勾的眼睛,看的有些不知所措。

“好看诶!”宋倾倾扑到了她的怀里,得意的抱住了她的胳膊,她的娘亲本来就很美,但是却整天穿的老气横秋的,也忒沉闷了些。

“真的啊?”柳氏羞窘的目光落到了宋青山的脸上。

宋青山有些恍惚,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说道:“是真好看,就好像看到了从前的你!”说着,他在梳妆盒里面拿出了一支白玉的发簪,帮她插在头上说道:“配上这簪子会更加有韵味!”

“嗯!就听你的!”柳氏羞答答的开口。

出门的时候,宋倾倾真心觉得自己是最开心的小孩,左手牵着爹爹,右手牵着娘亲,她左看看,右看看,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别提有多灵动了。

站在暗处的寒雪看到一家三口去了吉祥苑,脸上满是无法抑制的嫉恨之色。

来到了吉祥苑里面,宋倾倾见到了从朝中回来的祖父,宋尚书。

宋老夫人一眼就看到了柳氏,穿了一件枚红色的裙子,这是要勾人吗?穿的这么鲜艳?她忍不住就不喜。

宋尚书看到他们一家进门,便说道:“你们都坐吧!”

“是!”三人应了一声,便坐在了下人们早就安置好的绣墩上。

宋尚书一双探究的眼睛落到了宋倾倾的身上,只见她眸间带着笑意,灵秀动人,倒是与其他的小孩并没有多大的不同。

可是一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就心里打鼓,怎么就像是变了个人似得?

思衬良久,他才霍然开口道:“倾倾,你处理伤口的本事是从哪里学来的?” 第四章该来的总要来了,宋倾倾早就想到了他会问,反正自己身怀医术已经是事实,早让他们知道,晚让他们知道,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宋倾倾端正身子回道:“之前上街玩耍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药石老人,他教给我的!”

宋尚书皱紧了眉心,这个回答,有些牵强,但是却似乎又没什么不妥。

宋老夫人插口道:“不管她是怎么学会的,反正她现在是为咱们家挣了一份功劳就是了!”

宋倾倾心里冷笑,这老夫人就是这脾气秉性,只要对宋家有利,她可不管是怎么得来的。

宋尚书看了她一眼道:“皇上已经交代下来了,倾倾救了太子殿下,问她想要求什么赏赐?”

“为什么要问她?不应该是问咱们宋家吗?”宋老夫人忍不住说道。

看到宋尚书沉默着,她便又说道:“横竖都是咱们宋家的人,而且她还是个小孩子,她知道求什么啊?这事你不用问她,咱们说了就算!你们回去吧,没事了!”说着已经开始往往外赶人了。

宋倾倾却说道:“祖父,麻烦你告诉皇上,我要求他封娘亲为一品诰命夫人!”

“什么?”宋尚书还没反应,宋老夫人却已经惊声大呼。

“你娘凭什么要做一品诰命夫人?”宋老夫人直接就怒声大喝。

“因为我有功啊!”宋倾倾忍不住反驳道。

“倾倾?怎么跟你祖母说话的?”宋尚书忍不住训斥她。

宋老夫人白着脸说道“:老爷,这绝对不行,我都不是一品诰命夫人,她若是受封,那我岂不是天天要给她行礼吗?”

宋尚书也皱着眉心说道:“倾倾,这的确是不行,你再换一个!”

宋倾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祖父,倾倾只求这一个赏赐,还请祖父成全!”说着,便拜倒在地上,行了端端正正的大礼。

“宋倾倾!你这是非要跟祖母对着干是不是?”宋老夫人忍不住怒声喝道。

“孙女只是心疼娘亲,娘亲为了孙女操劳,孙女想给她一个回报!”宋倾倾认真的说道。

宋老夫人没办法反驳,人家是孝顺自己的娘亲,这有什么错?就是走到哪里去,都也占个理啊!

可是,一想到破落户的女儿飞上枝头,她就心塞塞的,捂住心口,她就委顿在了地上。

“夫人!娘!”屋内响起一阵着急的呼喊声。

宋倾倾跪在那里,看着满屋子的混乱,一张小脸上满是讥诮。

当请了郎中过来,将宋老夫人救醒,她就冷着一张脸,直接呵斥柳氏:“滚!你给我滚出去!”

柳氏脸色白了白,众目睽睽之下,便哭着跑出了吉祥苑。

当柳氏来看宋倾倾的时候,她已经睡下,如今看到娘亲眼圈红红的走了进来,便已经猜出她必然是受了委屈。

“倾倾?咱们能不能换一个赏赐,我知道你心疼娘,孝顺娘,你都不知道,当你说出要为娘亲求封的时候,娘亲都不敢相信,眼泪都盈满了眼眶,你知道吗?”柳氏用力握住她的手说道。

“嗯!”宋倾倾点了点头。

柳氏擦了擦眼泪,又叹息道:“可是,你不知道,在这个家里,娘宁愿低到尘埃里面去,就是为了守着你和你爹!娘不争不抢,宁愿散些钱财,也希望这个家能和和美美,平平安安!”

若是宋倾倾没有两世为人,她必然就被柳氏给说动了,她必然就会更改主意了。

可是她很清楚这个一品诰命的身份对柳氏多重要,对她来说又有多么的重要,所以,她不能退,因为她没有后路可退。

“娘,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有些事情,就是宿命,没办法更改的,现在你也许会怪我破坏了家里的平衡,可是你都不知道,她们将来对你耍起狠来的,你都没有办法反抗她们的!”宋倾倾红着眼圈说道。

柳氏看到泪流满面的女儿顿时被吓住,她急忙抱住她说道:“倾倾别哭,都是娘的错,都是娘的错,娘不该惹你伤心!”

宋倾倾扑在柳氏怀里面说道:“娘你要了这个一品诰命的身份,是护我!护我们的将来知道吗?”

“娘知道了!娘知道了!”柳氏连连点头。

待柳氏回去自己院子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冷寂的风吹在自己的身上,她只觉得浑身冰冷。

进了门,便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宋青山,他脸色灰白的坐在那里。

骤然看到她,他眼睛一亮,忙道:“你跟倾倾谈了吗?倾倾怎么说?”

柳氏疲累的按了按额角说道:“谈过了,她不同意更改!”

宋青山愣住,良久才说道:“倾倾是没错,她是为了你,为了我们这个家,这么多年来,你为这个家做的隐忍,我都看在眼里!这次实在是娘做的太不对了,真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别的人家不是也有这种儿媳比婆婆诰命高的吗?怎么别人家觉得是殊荣,就她受不了呢?”

柳氏感动的眼泪纵横,她竟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夫君竟然是帮着她跟女儿的。

“你快别哭了,你们母女哭成这样,我这心里也是煎熬!原本就是好事一桩,竟然变成了坏事,这怎么就全埋怨你们呢?”宋青山心疼的将她抱在了怀里面。

“明日我再亲自去母亲谈谈!”宋青山沉声说道。

一夜无话,天刚蒙蒙亮,宋青山就进了吉祥苑。

屋里面满是药草的香味,宋老夫人躺在床榻上,死气沉沉。

“娘?你觉得好些了吗?”宋青山低声开口询问。

宋老夫人冷冷的看他一眼道:“是你家媳妇让你看看我咽气了没有是不是?你回去告诉她,我命硬的很,还死不了!”

宋青山急道:“娘,你怎么这么说月儿呢?她明明心里担心你的紧,早起都为你熬了药膳!”

“那你娘我可真不敢喝,我怕毒死我!”宋老夫人没好气的骂道。

宋青山脸色僵了僵,耐着性子劝道:“娘,月儿这些年对这个家怎样,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念吗?”

“念她?念她要当个一品诰命夫人,让我老婆子天天起来跟她磕头下拜吗?我呸!横竖不过是破落户的女儿,以为自己多大的本事呢?”宋老夫人大声骂道。

“娘!你小点声,外面都有人听着呢!”宋青山忍不住开口。

“你们敢做,不敢让人听吗?老三,你娘今天告诉你,如果想让你娘痛快的活着,就马上更改主意,不然,我非闹出大天来不可!”宋老夫人恨声道。

“娘,你这不是难为儿子吗?”宋青山皱眉。

“难为你?你们还难为我老婆子呢!真没想到啊,养了个儿子,到头来,让我这老婆子去给他媳妇磕头行礼,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宋青山,我就问你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啊?”宋老夫人愤怒的指着他的胸口大骂。

宋青山白着脸,他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真想摔门离去,可是一个孝字,却让他备受煎熬。

宋尚书从外面推门进来,沉声道:“吵什么呢?从书房里面都听到你们在吵,这么大的声音!”

宋青山连忙侧身行礼,而宋老夫人则冷哼一声,背过脸去。

“青山,怎么样?问过倾倾没?她如何说的?”宋尚书看向宋青山道。

卿惑宫闱小说预览

卿惑宫闱

卿惑宫闱

卿惑宫闱

卿惑宫闱

卿惑宫闱

卿惑宫闱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卿惑宫闱小说、卿惑宫闱小说在线阅读】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