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倾心亦倾世》大结局在线阅读 《医妃倾心亦倾世》大结局完整版资源

恋梦红尘 穿越重生 2019-05-23 09:16:57 0 0

《医妃倾心亦倾世》大结局在线阅读 《医妃倾心亦倾世》大结局完整版资源,今天小编要为大家提供医妃倾心亦倾世小说最新章节,章节非常精彩。医妃倾心亦倾世小说精选:小说讲述了:她是21世纪女法医,医剖双学,一把手术刀,治得了活人,验得了死人。

一朝穿成京都柳家不受宠的庶出大小姐。

她笑眯眯地问:“公子可是中药了?解吗?一次二百两,童叟无欺。”

他危险蹙眉。 手中银针翻飞,刺中他七处大穴,再玩味地盯着他:“看,我厉害吧。”

医妃倾心亦倾世小说试读:

“回大人,小人乃是李家村村长李平,小人要状告这来历不明之人,我李家村村民小娟,就是死于这歹人之手!”

“死人?”县太爷沉了沉眼,看向躺下被白布盖住的女尸:“那尸体就是小娟?”

“是。”

“掀开让本官看看。”

李平犹疑一下:“大人,小娟死状可怖,您,您真的要看?”

“放肆!本官断案,不看尸体怎么断!速速掀开!”

李平看县太爷执意,他该说的也都说了,只好一咬牙,闭着眼睛将尸体掀开。

顿时一片安静。

数秒钟后,离得最近的衙役突然恶心的冲出大堂。

接着,纷纷有人捂着嘴受不了的跑出去。

县太爷开始脸色苍白,师爷立刻大叫:“盖起来,赶紧给我盖起来!”

李平忙把尸体盖上。

县太爷勉强咽下一股气,声音也发虚了不少:“残忍至极,简直残忍至极!竟将人命凌虐至此!”说着,又看向柳蔚和柳小黎,想叫人将这两个凶手抓起来,押入大牢,但看了两眼,他又觉得不可思议。

这两人,一个清隽雅致的青年,一个水灵灵的小娃,怎么看都不像是杀人凶手吧。

县太爷又问向李平:“你说是他们杀了死者,可有证据?”

李平其实也不确定,但他还是说:“回大人,我们找到小娟尸体时,他们就在旁边,况且,他们又不是本县人。”

县太爷沉吟一下,又一拍惊堂木,瞪向柳蔚:“大胆嫌犯,还不速速坦白!你究竟姓甚名谁,家住何处,为何杀害死者!”

柳蔚面色平静,声色淡凉至极:“大人问的问题不对。”

县太爷皱眉:“本官如何不对?”

“大人问错了,我姓甚名谁,家住何处与这件案子没有任何关系,而我为何杀害死者,更是天方夜谭,我根本没杀害死者,何来为何。”

“你这是不认罪了?”县太爷冷笑,显然见多了这种顽固不化的恶贼。

“没做过怎么认。”柳蔚步履缓慢的往前走了两步,走到尸体边,蹲下来,一把掀开白布,

县太爷眼睛都快突出来了,那血红的尸体,破碎的内脏,看得他坐不住的摇摇欲坠,心口发闷。

师爷急忙把县太爷扶住,颤抖着声音吼:“你这贼子,你赶紧盖上尸体!”

堂上好不容易缓过劲儿的衙役急忙又往外面跑,一个个脸都白了。

就连一直保持平静的李平,这会儿也受不了。

小娟的尸体,的确是太恶心了……

柳蔚不理师爷的怒吼,只摊手,对自家儿子示意。

柳小黎机灵的从腰间的小包里掏出一副麻布做的手套,和一把袖珍小刀。

柳蔚戴上手套,拿着小刀,手在女尸的肚子里头找了找,找到了断裂的脏器,抽了出来。

而她原本白色的手套,也因这动作,眨眼就变红了。

县太爷受不了,捂着嘴,终于呕了出来。

柳蔚却开始淡定自若的讲解:“尸体的这部分脏器,是被人用蛮力扯断的,从断口可以看出,扯得很利落,一崩就断。大人认为,我这细胳膊细腿的,有力气将人的脏器,生生扯断?”

县太爷虚弱的靠在椅子上,嘴唇发白的抬抬手:“你先盖上!”

柳蔚没盖,她将那脏器拿出来,平摆在白布上,又把小脏器拿出来:“这上面的断口,跟刚才的一样,也是有人以同样的方式扯断。”

把小脏器摆好,又把尸体已经破裂的肾拿出来。

“左肾脏裂口较大,右肾脏完好,说明凶手谋杀死者后,手伸进死者的肚子时,是从左边伸进去的,凶手是左撇子,而在下是右撇子!”

然后把肾脏摆好,再把心脏拿出来。

“心脏整体破碎,并且伤痕属于尖锐物所致,也就是说,即便尸体外观已经看不出致命伤,但显然,她是被人先用利器刺穿心脏而亡,随后又被开膛破腹,实际上这只是凶手在掩盖事实。”她说着,又举起自己的袖珍小刀:“在下 身上,最长的刀就是这把,与死者心脏的破口,不吻合,大人若是不信,可让人来核对核对。”

将心脏摆好,她又打算去拿肺。

师爷却倏地大叫一声:“来人,快请大夫,大人他晕过去了!”柳蔚停下动作,看向前方,见那县太爷果然已经翻了白眼,整个人歪在椅子上。

她有些不耐烦了。

这样耽误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吃饭?

她起身,走向案堂。

师爷吓得哆嗦:“你要干什么?衙役,快把她抓住!”

可惜衙役已经吐得没劲儿了,一个个的头晕眼花,站都站不稳。

柳蔚神色淡然地走上去,握住县太爷瘫软的手,在他虎口位置上狠狠一按。

师爷以为她要行刺,吓得不得了,正想冲出去叫人来捉拿刺客,却看县太爷整个人一颤,倏地睁开了眼。

柳蔚松开他的手,走回尸体边。

师爷又惊又喜,搀住县太爷:“大人,大人您好些了吗?”

县太爷没力气的点点头,又感觉自己的手湿哒哒的,抬起来一看,却看到手上全是血,还有一股难闻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这这这……”县太爷一句话没说完,又厥了过去。

柳小黎看在眼里,小小的手掌,盖住自己的脸。

他这一辈子,还没见过这么胆小的县太爷。

柳蔚也很不满意,她觉得,今天可能会加班,别说早饭了,午饭能不能吃上都是个问题。

李平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眼前的男子,又低眼,看了看惨不忍睹的小娟尸体,浑身都在颤抖。

一炷香的功夫后,大夫终于来了。

县太爷在闻了什么草药后,终于又醒了过来,但他已经没力气了,现在只想退堂,回房好好躺躺。

偏偏堂下的人,不让他走。

“大人,是否已经相信在下的清白了?”

怎么可能相信!在场谁看到尸体都怕,只有你不怕,你说这合理吗?显然你就是那个凶手!所以才能如此镇定自若!

但县太爷没说,他现在很累,只摆摆手,吩咐:“此案容后再议,来人,将尸体安置在天井,将嫌犯暂时押入大牢。”

“大人这是不相信在下?”柳蔚挑了挑眉,又蹲在尸体边,开始掏器官:“没关系,在下可以慢慢与大人解释。”

县太爷都快疯了!

“本官说了容后再议!衙役,将他押下去!”

“大人哪里不信?是不信死者的心脏的伤口长度,还是不信死者脏器是被扯断的?”柳蔚一手拿着心脏,一手拿着脏器,走向县太爷。

县太爷连连后退,走到师爷背后,师爷又走到大夫背后,大夫被硬生生推到最前面,看着那越来越近,还带着血的器官,又看看那满手鲜血的俊雅男子,倏地一愣。

“阁下可是,柳先生?”

柳蔚脚步一停。

那大夫精神一震:“您真的是柳先生,曲江府的柳先生?我曾经见过您一面,在曲江府的府衙里,您当场剖尸,为林家寡妇破腹取子的过程我都看到了。”

师爷一听,猛地一凛:“曲江府的柳先生?那位曲江府的活神医?”

“就是他,就是他。”大夫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抓住师爷的手,兴奋极了:“这位柳先生可是曲江府的活菩萨,不止治得一手好患,还验得一手好尸,他是曲江府的大仵作,受朝廷册封,八品正官,你们说柳先生杀人,那绝不可能,柳先生医剖双绝,能治人,能剖人,却从没听说他杀人。”

师爷显然也听说曲江府的不少传奇,看柳蔚的目光顿时带着古怪,曲江府的人,怎么跑到富平县来了?

倒是县太爷沉吟一下,看向柳蔚,却不敢看她的手,只敢看她的脸,询问:“你是柳先生?”

柳蔚没想到隔着曲江府这么远的江南,竟然有她的粉丝!但是有人给她做人格证明,她何乐不为。

“是。”她应了一声。

“本官收到曲江府的公函,说有流窜的悍匪,杀人越货,无恶不作,在曲江府谋害数人,正被朝廷全力追捕,莫非……”

柳蔚见他竟是识情人,也不怕承认:“没错,我正是为追捕那恶贼而来,而堂下死者小娟,若我没看错,也是那贼人所杀。”

……

因为朝廷官员的身份,柳蔚的嫌疑不说洗脱,但至少不用蹲牢房。

内室里,县太爷叫了点心,柳小黎一看那花花绿绿的糕点,想吃,却偷偷瞥了自己“爹”一眼,不敢妄动。

柳蔚虚虚点了一下头。

柳小黎立刻乐的抱住糕点啃。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医妃倾心亦倾世】即可进行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