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为媒:侍君枕侧不日欢》全文免费阅读-《江山为媒:侍君枕侧不日欢》小说最新章节

犬马 穿越重生 2019-02-18 06:31:39 0 0

《江山为媒:侍君枕侧不日欢》全文免费阅读-《江山为媒:侍君枕侧不日欢》小说最新章节,《江山为媒:侍君枕侧不日欢》这是一本已完结的穿越重生小说,江山为媒:侍君枕侧不日欢小说全文一共 249 章。江山为媒:侍君枕侧不日欢小说讲述了:一朝重生,她带着滔天的仇恨回到崔府,她发誓绝不再为人鱼肉!步步为营,在阴谋诡计的崔府艰难的存活——

斗姨娘,惩庶妹,如今轮到你们拿命来了!

江山为媒:侍君枕侧不日欢小说试读:

微风从床前吹了进来,烟青色的床幔随着风轻轻摆动,花梨木的大床上,锦被中昏睡着一个楚楚可人的少女。

床上的人儿手指微微一动,睫毛悠悠的整了开来,慕灵只觉得喉咙干疼,眼睛也干涩无比,身上痛的像被马车碾过一样。这是怎么回事,痛觉怎么这么清晰,她不是被崔含烟害死了么?怎么还会如此清醒,怎么还会痛的这么真实。

伸手掀开薄被,慕灵吃力的坐了起来,打量着四周,梳妆台,八角圆桌,烟青色的幔子,桌子上用纸镇押着的画纸,以及若有若无的香味,这……这是自己的闺房啊。

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她没有死,又回了崔府?

门口突然出来一声惊呼:“大小姐,你终于醒了!”

慕灵抬头望去,秦嬷嬷端着个白玉药盏儿冲了进来,连忙将碗放在了桌子上,奔了过来:“哎呦我的小祖宗,谢天谢地,可算是醒了,小姐身子可觉得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慕灵呆呆的望着秦嬷嬷,这?秦嬷嬷?秦嬷嬷不是被崔含烟下令乱棍打死了么,看着眼前慈爱的秦嬷嬷,慕灵更觉得对不起她,鼻头一酸,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秦嬷嬷看见她哭了,连忙上前将她揽进怀里安慰:“不哭了,不哭了,我知道姐儿是为了要进门的那个姨娘伤心,可是这老爷执意要这样做,谁也劝不了,夫人常年礼佛,也不管姐儿,真是!哎!莫再哭了,哭坏了身子可怎得了。”

“小姐怎么又哭了”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慕灵身子一僵,银花和银翘端着些点心走了进来:“小姐,你可是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再请大夫来瞧瞧啊?”

银翘!银花!

慕灵泪眼朦胧的望着她们,“银花……”忍不住的伏在秦嬷嬷怀里痛哭流涕。

银花和银翘见她哭的这样伤心,只当她是因为弟弟刚刚过世,父亲就要娶新姨娘进府之事,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安慰,只能现在一旁看着秦嬷嬷怀里的慕灵痛哭。

哭够了,慕灵看着眼前这真实的一切,越发觉得这不像是一场梦,她仔细的看着秦嬷嬷,是了,秦嬷嬷年轻了好多,鬓发都没有变白。她又看向银花和银翘,两人不过是孩童装扮。

她有些晃不过神来:“银花,快,将镜子取来给我。”

银花银翘疑惑的看了彼此一眼,这小姐刚醒就要铜镜作甚?银花还是取了铜镜上前递给了她。

慕灵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苍白的小脸上还挂着点点泪痕,圆溜溜的眼睛,红红的嘴唇,两个可爱的圆髻顶在头上,脸上还带着点点婴儿肥。

手里的镜子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吓了秦嬷嬷和银花银翘一跳,是了,这镜子里的人,是她没错,可是……这分明是三年前的她啊!

慕灵怔在了原地,心里却泛起了滔天巨浪,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连忙抬头再次审视周围,是了,这熟悉的摆设,还有这淡淡的香味,这是娘亲亲手为她制的香。

她抓手秦嬷嬷的手:“奶娘,今年是什么年啊。”

秦嬷嬷有些意外的看着她:“神武三年啊,姐儿这是真糊涂了?”

慕灵彻底愣了,神武三年,弟弟突遭意外而亡,父亲以娘亲看管嫡子不当的罪名,突然接回了外面庄子养着的姨娘进了府,还带来了比她小一岁的崔含烟。

同样是在这一年,苏姨娘进府不久,她就在进香的路上被山贼掳走,虽然及时得救,也什么都没发生,可这却成了她心里永远阴暗的一角,让她抬不起头来。

毕竟,人言可畏。

出了这件事后,父亲虽然没有雷霆之怒,却明显对她更加冷淡,慕灵心里难过万分,便不愿再抛头露面,只日日躲在自己院子里绣花读书,与外界完全隔绝。

想当初她被山贼劫走,苏姨娘不顾父亲阻拦,亲自上山将她赎了回来,更是悉心照料,她才愿意打开心扉,接受她们。

这一年无疑是她人生的转折点,原以为是命运使然,如今看来,怕是没那么简单了。

慕灵坐在床上细细的回想,为什么苏姨娘偏偏要在自己的弟弟过世后才带着崔含烟进府呢?为什么那时她被劫走,父亲出动了军队都没找到她,而苏姨娘却花了不到两天时间就将她救回来了?

慕灵越细想下去,越发觉得这些事情背后隐藏着可怕的阴谋。

那时的她,偏偏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以为父亲疼爱自己,苏姨娘也是真心对待自己,若不是自己死了这一回,她怕是又要将那场洞房里的惨死当做一场梦了。

可如今,她清醒的很,或者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清醒,彻骨的疼痛与恨意让她记得惨死的每一个细节。

好在老天有眼,不忍她枉死,让她重生一世,那便是让她逆转乾坤,报仇雪恨!

既然一切都回到了原点,那么,就让一切再从这里出发,重新来过!血债血偿!

慕灵回过神来,转了转眼眸,将被子重新扯过来盖在身上,转身吩咐银翘:“去,派人告诉爹爹,我醒了。”

银翘抬头吃惊的望着她,她就是觉得,这小姐一醒,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

小姐一直都心地善良,天真无邪,自己的亲弟弟突然没了,也只是整日里以泪洗面,不吃不喝好几天,老爷开始还来看望大小姐,久而久之就厌烦了。

如今明明还在丧期,老爷却偏偏这时就要急着迎姨娘进门,也太不近人情了些。为了这事,小姐前几日就与老爷争吵了起来,这才急火攻心病倒了,把她和秦嬷嬷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转。

银花和她,巴巴的守着小姐,寸步不离,就是怕小姐再一个想不开出点什么事,如今,大夫请来看过了,小姐也醒了,她们也松了一口气,可她就是觉得,小姐醒来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哪里不一样她却又说不上来。

没了前几日那般无助的哭泣了,她从没见过慕灵这般冷静,眼里也再没一丝一毫的惊慌失措,乌黑的眼眸里深不见底,却又让人莫名的心安。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书名【江山为媒:侍君枕侧不日欢】即可进行在线阅读!